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金象饭店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2254 2013-03-29 13:22:25

  “能不能打个商量?”肖遥实在不想回别墅。

君子昊看向肖遥。

“你说服我哥,让我住我那套公寓里,我自己会做饭,而且还可以练钢琴。”

“你不想回你家别墅?”

被发现了。

“行不行?”

“不行,你一个人不安全。”

“你不让我一个人住,那我跟你住。”没有别的办法了。

“和你爸妈闹别扭了?”

肖遥无力地摇摇头,能闹得着别扭也说能他们心疼自己,但就是一点别扭都没有,自己在他们面前就是空气。

“你想跟我回君家住?”

“算了,我还是回家住吧。”刚才也是昏了头胡乱说的,自己有家有父母,没道理过年住别人家。

君子昊望着肖遥走出门的背影,想起小时候听到的一些风言风语。

肖遥回到休息室,没了心思学习,就把书本收拾了收拾,出了门。晚上有君子昊的告别聚餐,自己没不想去,无非就是喝酒献媚,无聊。

出租车围着西湖慢慢地前行,肖遥漫无头绪地望着窗外,金象饭店一闪而过。

“师傅,停车。”

出租车缓缓停下,肖遥付钱后下车,走回装修传统文化特色的金象,望了眼金字匾牌推门进去。

迎进门是一个青砖墙面的小门厅,迎面是一扇红木书画屏风,右侧是一架缅甸鸡翅木根雕弥勒像,左侧是4扇老式铜环台门。转过屏风,就是五开间的大厅,一色的青砖墙面,人字屋顶,方柱肩梁,檩椽托瓦,东面壁上是一幅立体的“西湖荷花”铜雕画,北面立柱上是四块苏东坡的“淡妆浓抹总相宜”金字诗匾。这画和诗,和门外的西湖作了令人心领神会的呼应。

“欢迎光临,请问几位?”身穿红色制服的服务员迎了过来。

“一位。”

肖遥随服务员走到一处较偏僻的位置坐下。

打开菜单,肖遥看着上面的报价,还真是对得起饭店“金”的名字。不过现在心情不好,懒得挑,直接翻到特色菜,随意选了五菜一汤,点了壶雨前龙井。

服务员殷勤地收起菜单,没想到来了个金主。

看了看时间,竟然6点了,刚出门的时候忘记告诉君子昊,但现在他竟然也不问自己一句,这男朋友当是不是不太称职?

大堂内开始乱哄哄的,接近年关,该放假的都放假,该请客的请客,该送礼的送礼。二十分钟内,竟然座无虚设。肖遥大体望了望每个桌子,都有个正襟危坐的主角,几个赔笑的陪客,还有助兴的女人。

原本有些差的心情,更加烦躁。

后悔了,不该来这里的,这里不是饭店,而是个生意场和官场,利害纠葛,尔虞我诈。

但一盘接一盘的饭菜上来,肖遥无奈抽出筷子,付了钱总不能饿肚子回去吧。

“小姐,你好,有两位客人没有位置,请问能不能和您拼个桌?”刚迎进来的那位服务员明显有些心虚的问。

拼桌?

看了眼跟在服务员后面的一对十六七岁的情侣,来这里吃饭的非富即贵,肖遥不想惹事。

见肖遥点头,服务员明显地松了口气,忙把对面的椅子拉开给那位身穿豹纹紧身短裙的女子坐,另一个男子也不客气地将钥匙往餐桌上一扔,拉开凳子坐下。

太没礼貌了,也不说声谢谢。

肖遥瞥了眼差点碰到自己餐具的钥匙,原来是辆法拉利,怪不得这么猖狂。

肖遥低着头不再理会他们,吃完饭快点走人,和他们在一起相当影响食欲。

“哎呀,这里的西湖醋鱼怎么便宜这么多?”对面嗲嗲的,略带嘲笑的声音响起。

“嗯,那换个,宝贝”,对面那男的显然是个纨绔子弟,一副助纣为虐的语气。

“不要嘛,人家就喜欢吃酸酸的鱼肉,怎么办?”

“换家?”

“你真好,不过现在估计都没位子了吧……”

“没位子算什么,我可是黄金VIP,没位子,他也得给我腾。”

“亲亲,你太帅了。”

“宝贝,亲个……”说着伸手将那豹纹女搂进怀里,嘴巴伸了上去,手也开始不老实,伸到豹纹女的裙子里面。

“不要嘛……好多人……”豹纹女欲拒还迎,满脸桃花。

豹纹裙本就短,不经意间抬头就看到豹纹女黑色丝袜的尽头连着一件黑色蕾丝内裤,肖遥差一点将嘴里的虾仁喷出去。

大庭广众的,他们也太开放了吧,更何况,开放的太猥琐了。

肖遥故意大声咳嗽了两声,还让不让人吃饭!

不知是两人的亲热到了一个段落,还是听到肖遥的咳嗽声,豹纹女离开怀抱坐到自己的位子,重新开始点菜。

“亲亲,你想吃点什么?”

“宝贝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哎呀,亲亲想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宝贝对我真好。”

“当然啦,你是我的亲亲嘛。”

豹纹女这次变被动为主动,直接亲了纨绔男一口,纨绔男热情回吻,两人在肖遥面前竟开始激吻,还时不时发出忘情的呻吟声,坐在附近的人都开始纷纷侧目。

肖遥终于没了胃口,“啪”的一声将筷子排在桌子上,惊醒了那对鸳鸯。

“两位,多少钱一场,表演的很精彩呀。”肖遥不打算吃了,将背靠在椅子上双臂抱胸盯着他们。

豹纹女脸色红了又白,声势却也不减:“我们来吃饭,哪碍着你了?”

“吃饭?我还以为自己来了怡红院,耽误了两位的春宵一刻。”

“怎么说话呢你!”

“这里是公共场合,两位还知道什么叫礼义廉耻吗?如果不知道赶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好好学学,别在这里丢脸。”

纨绔男一听,直接掀椅起身,指着肖遥喊道:“别猖狂,这一片可是我家地盘,想找事也要看着地方!”

“你家地盘?吓唬谁呢!你以为你爸是李刚?”

“你找打是不是!”说着纨绔男作势挽袖子,豹纹女假惺惺地劝架,但望向肖遥的眼神却满是轻蔑。

“怎么地,说不过我就开始动手了?”肖遥好笑地看着那个瘦得像麻杆似的纨绔男。

“臭丫头,在我发怒之前赶紧滚!”

肖遥怒了,丫头?丫头是你叫的?!

起身,转了两圈手腕,活动下肩膀的关节,自己以前琴棋书画样样都不行,惟独除了一样,就是散打,当然自己的水平不高,但看着面前弱不禁风的纨绔男,对付他,足够了。

侧身,双拳紧握,拳眼斜朝上,右腿前左腿后,屈腿开立步,下颚微收,闭嘴合齿。如果有时间,肖遥很想伸出中指先向那纨绔男鄙视一番,然后再伸出食指向他挑衅。

但随着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肖遥瞬间收起姿势立正站好,仿似刚才气势冲天的人不是她。

“遥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