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包厢聚餐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2369 2013-03-29 13:22:25

  一群西装革履的男男女女正陆陆续续地从屏风后面走出上了二楼,而君子昊停在中间过道。

他们定的金象饭店?这么巧?

没待肖遥反应,纨绔男却先一步走过去,礼貌地点头:“姐。”

没想到这男的还是个演技派,毕恭毕敬的和之前判若两人,

肖遥转过视线,看到君子昊旁边站的美女,也就是纨绔男的姐,竟是给君子昊送饭的大眼美女。

这世界真小!

遥遥走到君子昊旁边,对大眼美女礼貌地点点头,“姐姐好”。

“小妹妹真漂亮”,大眼美女转头含情脉脉地询问君子昊:“这是你家的妹妹?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不等君子昊回答,肖遥接过话:“姐姐,咱们之前见过面,今天中午”,怕她还不明白,肖遥又加了句:“在君哥哥的休息室”。

成功看到大眼美女尴尬表情,肖遥一阵暗爽,谁让她是纨绔男的姐姐,更可气地是还想染指自己的男友。

“这是肖遥,肖侃的妹妹”君子昊打破尴尬介绍两个人,“这是赵梓西,我同学”。

“你就是肖侃的妹妹呀,不愧是一家人,都是俊男靓女。”赵梓西趁机拉过他弟弟给君子昊介绍:“这是我弟弟,赵梓湖”,接着含笑询问肖遥:“你们刚刚是不是有误会?”

如果可以肖遥真想冷笑,真当我小孩,竟然先问我,好啊,那就别怪我了。

“姐姐,我们闹着玩,没事。”

听到后,赵梓西笑的更甜了:“没事就好,小孩子打打闹闹正常的。”

小孩子?自己不到14岁,还可以是小孩子,她弟弟至少也有16岁,还算小孩?一句话撇的真干净。

“姐姐,刚才梓湖哥哥说杭州是你们的地盘,是不是真的?”肖遥一脸好奇无辜地问。

这里是金象饭店,不算是杭州最豪华奢侈的地方,也算是顶底饭店之一,在这里传出的一言一行,都能占据报纸的一整块版面。

赵梓西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朝赵梓湖瞪了一眼,又转头哄肖遥:“怎么会呢,他吓唬你的”。

“哦”,肖遥懂事地点点头,但眼中狡黠一闪,继续说:“姐姐,梓湖哥哥的宝贝怎么不过来?”

赵梓西懵了,什么宝贝?

肖遥瞥了眼正怒瞪自己的赵梓湖,小样,让你喊我丫头!

丫头可只有一个人能叫!

“就是那边那个身穿豹纹的姐姐呀。”肖遥伸手指给赵梓西看,进一步添油加醋:“刚才那位姐姐喊梓湖哥哥亲亲,他们刚才好恩爱,梓西姐姐,我是不是快有喜糖吃了?”

赵梓西顺着肖遥的手指望去,原本强撑的笑容终于有了裂缝,伸手给了赵梓湖一巴掌,而后转头对君子昊说:“子昊,让你见笑了,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今晚就不替你送行了。”

君子昊无表情地点点头,拉着有些蒙了的肖遥上了二楼。

肖遥抬头:“她怎么反应那么大?”

自己只是想气气他们,但赵梓西的反应也太夸张了吧,上去就一巴掌。

君子昊没有回答,而是开口询问:“你怎么知道那个女生会引起赵梓西的怒气?”

“啊,哦,那个女生身穿暴露,食指指甲开始泛黄,应该有段烟龄,感觉不太像……”良家妇女,肖遥没好意思说出来,但君子昊应该能懂,“更重要的是从你们出现,她就低头在那坐着,不敢过来。”

有钱人家虽太不介意孩子拈花惹草,但也不会容忍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唧唧我我,只是也不至于上去就一巴掌还直接带回家吧?

君子昊看肖遥仍在困惑,替她解疑:“那个女的吸毒。”

肖遥了然,“那赵梓湖知道吗?”

“这个问题,可能也是赵梓西想知道的。”

所以就直接称病告退了?

但还有个问题,“你怎么知道,你也是刚来杭州没多久吧?”

君子昊没回答她,直接推门进了包间。

包厢里的人见君子昊进来,全都起身相迎,万众瞩目众星捧月,肖遥看这架势就有种无力感。

肖遥紧挨着君子昊坐下后,才意识到:“我是不是也应该告退?”

“不用。”

他的话就是圣旨,肖遥心安理得地拿起临时添的筷子,不知是不是君子昊坐在身边,肖遥原本烦躁的情绪消失的灰飞烟灭,胃口大开,只是这龙虾怎么那么难剥!

吃到第三只,肖遥有些不耐烦,掰虾头时用力过猛,酱汁四溅,最后只得傻眼的看着君子昊衣袖上一串黄色的油点。

肖遥忙抽纸巾,但已经于事无补,擦了半天,油污不仅没变小,反而印染的越来越大。

“怎么办?”肖遥可怜兮兮地望着君子昊。

君子昊早就转头看肖遥在旁边手忙脚乱,自己虽有些洁癖,但望着那张胜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的样貌,又怎么可能会生气。

伸手将肖遥手中的纸巾抽出扔掉,又拿起她碟子里的半个虾身开始剥皮,抽出黑线后将白嫩嫩的虾肉放回肖遥的碟子。

肖遥愣愣地忘着君子昊,给自己的?

而君子昊又从餐桌上重新夹了龙虾开始剥,剥好后又放到肖遥的碟子,肖遥一时间受宠若惊,有些不可思议。

但见君子昊又接二连三地渐渐将所有的龙虾都剥好给了自己,肖遥的眼眶感到一丝丝炙热,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君子昊低头在肖遥耳语:“还要我喂你?”

肖遥脸颊一下子火辣起来,转头看了眼正和同事说话脸色正常的君子昊,真怀疑自己听错了。

酒过三巡,一些醉醺醺的女同事开始大起胆子同君子昊聊天:“君总,你现在还在上学吗?感觉你工作能力很强,我们……我们都很佩服你。”

佩服?

怎么感觉说的是爱慕?

肖遥用力嚼着虾肉,恨恨地想。

“嗯,入公司6年了,可能比你们中的有些人工龄还大。”

“这么久了呀,好厉害,君总真是年轻有为。”

年轻有为?是年轻帅气又多金吧,一群花痴。

肖遥望着那群拜倒在君子昊西装裤下的她们,愤愤不平,显然忘了自己也算她们中的一员。

实在受不了她们一副渴望一场艳遇的表情,肖遥伸手拉拉君子昊衣袖,双眼微合,打着哈欠:“君哥哥,我好困。”

君子昊轻轻抚了抚肖遥的头发,对同事道别:“我家丫头困了,我们今天就到这吧。”

为了将睡意表演逼真,肖遥一直赖在君子昊怀里,半扶半抱地走到酒店门口,保安早已将车候在门口,肖遥上车后仍闭着眼睛,直到君子昊同同事们告别完上车,肖遥才睁开眼睛松了口气。

“睡醒了?”君子昊发动汽车,戏谑地问。

肖遥明白君子昊知道自己是装的,“你也烦了不是吗?”

“哦?”

“问你的问题,你只回答自己想说的,她们夸你,你也不回应。”

君子昊转头和肖遥对视,眼眸中华光流转:“你很细心。”

“你也很贴心。”

“我是不是该说,谢谢夸奖!”

“那我该说,承让!承让!”

说完半天后,两人终忍不住笑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