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栎树菩提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3151 2013-03-29 13:22:25

  范老师上午打过电话,他们一家出国旅游,给自己放了假,从暑假开学一直到现在,自己一直像个陀螺转个不停,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下,还是七天的长假,不可能每天都学习。

出门旅游?

报个美术班?

学大提琴?

好好休息?

……

肖遥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小人在脑海里各抒己见唇枪舌战。

最后肖遥捂着脑袋睁开眼睛,算了,不想了。

打开手机给瑾萱打电话:“喂,瑾萱?”

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是我,怎么了?”

“你十一长假有什么打算?”

“我哥去欧洲考察,我赖着他去德国逛一圈,嘻嘻……你呢?”

肖遥有些郁闷,怎么一个个都出国了:“哎,不知道呢。”

“不如你和我们一起?”

“算了,你哥是去工作的,有你就够烦的,我就不添乱了。”

“什么呀,我这次出国是有职位的,我哥的助理。”

助理?

肖遥更偏向孔瑾皓是瑾萱的奶爸。

挂了电话,肖遥回到房间无力的躺在床上,不知怎么回事,最近老是感觉都点力不从心,肚子还时不时有点痛。

肖遥刚想从床上坐起来,腹部一阵刺痛让她闷哼一声重新躺会床上,没一会一股暖流从下身流出,肖遥反应过来跑向卫生间。

脱下裤子,看着已染上血迹的内裤,肖遥不觉有些头大。

家里没有卫生巾!

肖遥换了内裤,又从旁边抽出一堆卫生纸,草草折起来先垫着,简单收拾了下衣服,拿上钱包就出门,这里是居民区,靠近大门那座楼就有个小卖铺,应该就有卖的。

肖遥匆匆下楼走了过去,但当看到大门紧锁上面贴着“因国庆节出游,停业一周”的字样时,肖遥顿感无语,站在小区门口,向右是去N大附中的路,向左肖遥没去过,一眼看过去都是居民区。

向右N大附中有商店,但下午放假之后估计都关门了,再往右是N大,校内学生有很多外省的,放假也不会回家,所以那里的商店应该还开着。

肖遥迈开脚,向N大走去,没走一步,都能感到自己的血液从身体流出,浸染着那不怎么厚实的卫生纸。

肖遥现在不怕血液流尽而亡,而是怕自己设置的防线一旦突破,血液会进一步浸染自己的裤子。

那么……

还是让自己流血而死吧。

进入N大校园,按照上次的模糊记忆,终于十五分钟后看到一家百货商店。

肖遥像抢劫者一样冲进去,简单看了看包装就抱着四五袋去结账。

还好结账的是个女生,还体贴的用黑色塑料袋装起来。

肖遥感激的对那女生笑了笑,探头低声问:“你知道最近的女生宿舍在哪吗?”

那女生立马会意,指着门口的男生宿舍,低声回答:“从这个数,第四栋楼是女生宿舍楼。”

“谢谢你。”

肖遥提着黑色塑料袋出来商店继续往前赶,突然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遥遥?”

今天真是黑色星期五,以前来怎么就没碰到他,怎么就这次碰到了。肖遥没敢停住腿,她感觉那条防线已经岌岌可危,只回头对肖侃说:“哥,好巧……你等会。”然后又不管不顾的向前走。

终于进了女生宿舍楼,大学生的宿舍楼都是每层公用两个卫生间,还没待拐进走廊,门厅的楼管把她叫住:“那个短头发的,你站住,你不是这个楼的学生吧,这是女生宿舍。”

肖遥无语问苍天:“阿姨,我是女生,我内急,能不能先让我上个厕所。”

那位阿姨两双眼睛紧紧盯着肖遥,仿佛只要肖遥露出一点蛛丝马迹都不可能逃出她的火眼金睛。

肖遥最后没办法只好打开手中的塑料袋,将卫生巾露出来给她看:“阿姨,我就上一下厕所,你不信就跟我一起进去。”

那位阿姨看着肖遥满脸急色,脸色终于松动了些:“我在厕所门口等你,你上完就赶紧出来。”

“好好。”就算那阿姨现在让自己签字画押,估计自己马上就能咬破手指以血画押。

肖遥跟在阿姨身后走到厕所门口,阿姨停住,肖遥立马冲了进去,开门锁门脱裤子一气呵成,看着已经被染透血色的卫生纸,肖遥一阵庆幸,还好,还好,终于保住裤子。

肖遥整理完毕后从厕所走出来,那位阿姨还真站在厕所门口,肖遥走过去:“阿姨,我好了。”

那阿姨上下打量了肖遥几眼:“嗯,走吧。”

说完先一步往回走,肖遥跟着她走回宿舍楼门口,虽然这个阿姨有些恼人但肖遥还是礼貌的说了声:“阿姨,麻烦了。”

拎着黑色袋子,肖遥捂着肚子走出宿舍楼,这是月经第一天还是第一次,还真是有点痛,刚才心里急,没顾上,现在那种钝钝的疼痛一寸一寸蹂躏着自己的腹部,越想越痛,越注意越痛。

最终没走几步,肖遥终于无力地停下脚步,头上开始冒出冷汗。

“遥遥……”远远地肖侃从远处跑来。

肖遥抬头看着跑过来的肖侃,如沐清风地微笑起来,有个人关心自己真好。

“哥。”

肖侃看着额头浸出汗水的肖遥,一手扶住她:“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我没事,就是肚子有些痛。”

“我带你去医院。”

肖遥看着一身西装,一手拿着厚厚文件夹的肖侃:“哥,我没事,你去忙吧,我出门打出租车回去就好了。”

“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你等会。”

说着,肖侃拿出手机转身迈出两步打电话。

肖遥看着肖侃的背影,难道他要找人送自己?

但肖侃打完一个又一个。

肖侃回来对肖遥说:“别人都没在,等会君子昊送你回去。”

肖遥听后心里一动,努力维持脸上的平静。

两分钟后,君子昊从前面的楼里出来,刚好看到他们。

肖遥想起自己自己手中还拿着一袋子的卫生巾,有些后知后觉地想把袋子藏到身后,刚一动又想起,外面套着黑袋子,他们看不到。

只是微微的动作还是引得两人注意,两人反射性的瞄了一眼,而后肖遥发现肖侃的耳朵都有些发红,而君子昊面如明镜,毫无波澜。

难道肖侃有透视眼?

肖遥低头一看,顿感后背一阵冷汗。

是套着黑色袋子没错。

只是……

黑色的塑料袋什么时候破了个口子。

卫生巾特有的粉蓝色包装,在那个破洞里露出自己娇羞的容颜。

肖遥顿感大脑充血,这么说他们都看到了?

肖遥红着脸,将黑色塑料袋抱在怀里后,低头对自己一遍遍催眠: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不是我能控制的……而且谁知道这破袋子怎么就破了呢,观世音如来佛,谁来给我一棍,让我晕死过去吧。

肖遥在一旁暗自催眠,而另一边完成交接仪式。

君子昊陪着肖遥慢慢往回走。

此时夕阳渐渐西下,黄昏下的N大校园仿似披上一层薄薄的金纱,肖遥借着越发昏暗朦胧的光线,偷偷看着旁边君子昊,简洁的格子衬衣外面套了一件浅色针织衫,咖啡色休闲裤卡其色英伦皮鞋,肖遥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温和的状态。

“子昊哥,你喜欢什么植物?”

“栎树。”

“为什么?”

“有价值……”

“木材可做抗腐用材,也可烧制木材,栎叶可养蚕,果实可制橡酒淀粉和橡油”,肖遥抢过话:“此外栎树还可以培养食用菌,对吗?”

君子昊诧异地看着肖遥,没想到她会知道这么多。

“你说的都对,此外还有它适宜大面积栽培。”

“我也喜欢栎树,但不是这些原因。”

君子昊眼睛一亮,示意她往下讲。

“古希腊神话的众神之王宙斯,有一天带着他的儿子化人下界,前来考察人的友好度。他们敲过一家又一家的大门,请求住宿一晚,但人们却十分自私残忍,一次次拒绝他们,终于他们来到村子尽头,这里有一栋盖着稻草和芦苇的小草房,可是贫穷的屋子里住着一对幸福的夫妇,正直的菲利门和他妻子巴乌希斯。

他们相依为命,厮守着一起度过了愉快的青春,又在一起步入了幸福的晚年。虽然生活贫困,膝下荒凉,没有子女,但他们诚挚的爱情却永不衰竭,小屋里却市场传出他们欢乐的笑声。

这对夫妻拿出家里最好的食物和最周到的热情隆重地招待客人,宙斯为他们的慷慨和忠实所感动,在惩罚自私的村民,将村子变为汪洋大海后,惟独留下他们的小草屋,并把它变为一座华丽的庙宇,门口耸立着粗大的石柱,金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发着艳丽的色彩,地面上铺着光洁如璧的大理石。

最后宙斯问他们可有什么愿望?

两位老人商量后回答:“我们互相厮守着过一辈子,所以也希望将来死在同一时刻。”

最后,他们的愿望实现了,在感受到自己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两个人双双站在庙门口的台阶上,巴乌希斯看着菲利门,菲利门看着巴乌希斯。然后,他们身上都长出了碧绿的树叶。丈夫变成了一棵栎树,妻子成为菩提树。两棵树互相对望着,厮守着,就想生前一样永不分离。”

肖遥轻轻地讲述着这个曾感动过她数次的故事,这也是她所向往的情感。

若有人成为她的栎树,她亦愿成为菩提,从此生生相视,世世相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