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寒假私逃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2671 2013-03-29 13:22:25

  之后的十一长假,肖遥就在家休养,手里天天捧着红糖水和暖宝宝。开始两天一日三餐是肖遥动手,肖侃负责买菜,后来肖侃觉得自己是哥哥应该照顾妹妹,就把做饭的活也揽了过去。

但问题是肖侃真的连酱油和醋都分不清,每次都是肖遥站在厨房门口口述,然后肖侃按指示做饭。

肖遥尝了尝已经连吃三天的炒白菜,对肖侃发挥厨艺的稳定性由衷敬佩,三天了,他竟然还是分不清酱油和醋!

周姨回来那天,肖遥上前给了她紧紧一个拥抱。

有些人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珍惜。

假期开学后,君子昊又一次从肖遥的视线内淡出,仿佛那日的两次相遇耗尽了之后几个月的好运,一直到期末考试完,寒假过了一半,肖遥也没再见过君子昊。

君子昊的霸气,君子昊的绅士,就像是一圈圈的涟漪,时不时地扰乱肖遥的心湖。

和君子昊接触越多,肖遥感觉自己陷得越深,之前还能命令自己避开他,也让自己成长,可现在肖遥犹豫了,不,是更贪心了,她时时刻刻呆在君子昊身边,感受他春风化雨般的细腻体贴。

只是那声丫头,是对身为女生的她的回应,还是对一个女孩的宠溺?

肖遥心烦意乱地将手头的画笔扔回盒子,开始收拾画板纸张。

不画了,反正是最后一节课,回家。

洗了手,将画板背在身后,向老师告了假就走出教室。

今天是年前的最后一节美术课,钢琴课在上周就停了,范老师夸奖肖遥进步迅速,就特意提前放了假。

肖遥坐在陈伯的车上,暗自叹气,原本打算在肖侃生日那天见上一面君子昊,但君氏集团的一个分公司在年终核算时,财产出了纰漏,作为公司里的太子爷肯定要到第一线考察情况,更让肖遥郁闷的是问君归期未有期。

无意间瞥见窗外一辆旅游大巴,肖遥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人的一生都应该经历两件事: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和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

肖遥走到洗漱间镜子面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身高一米六三,经过一年时间,头发还是有些短,但总不至于让人把她当假小子,只是……不知道肖侃同不同意自己一个人旅行。

肖遥决定试一试,更何况还可以避开过年和肖爸肖妈的会面。

晚饭的时间,肖侃回来了,看着积极端茶倒水,勤奋的有些不对劲的肖遥,不禁有些哑然失笑,这还是第一次见她有事相求,开口道:“好啦,说吧,什么事?”

肖遥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哥,我想去江南旅游。”

“都快过年了,怎么想去旅游了?”

问题来了。

“呃……现在去人少啊。”

“那你打算怎么去?”

“我想自己去,但你肯定不放心,所以我打算报个旅行团。”

“旅行团过年也放假而且你还不到14岁,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就差几天就14了,我有手机,有事我就报警,没事的。”

“你想的还真简单,真出了事,警察也帮不了你,想出去玩,等闲了我带你出去。”

那要等到猴年马月,肖遥一阵腹议,但没敢说出来。

第二天上午,肖遥坐上了长途旅游大巴。

对!

肖遥私逃了。

走之前将送肖侃的生日礼物放在了客厅桌子上,此外就是一张便签。

“哥,不用担心,我就去趟杭州,过两天就回,我会带礼物给你的。”

当然过两天是几天,肖遥自己也还没想清楚。

看着外面飞速消逝的风景,右手紧贴着心脏,其实一直知道自己是个执着的人,而且还是个内心有些疯狂的人,自己表面上文静,做事情循规蹈矩安安稳稳,但内心还是藏着一个不安分固执的小肖遥,想肆意的快活,肆意的造作,肆意的流浪……现在更想肆意的去爱。

在车上坐了八个小时,肖遥下车后伸了伸腰,背上包走出汽车站。

但刚走出门口,肖遥就驻足往前看。前面一位身穿精致典雅黑色风衣的男士,背对着自己,但好熟悉。挺拔的身材,简简单单站在那里,未曾转头就已显现出他的清冷与孤傲。

那男子抬起头臂看手表,亮晶晶的镜面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白光,肖遥眯着眼睛仍不移开,也移不开。

那男子无意间转头看到肖遥,松了口气。

“遥遥。”

望着那双熟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肖遥不知是胆怯还是高兴的颤抖了下。

“子昊哥……好巧。”

“不巧,我就在等你。”

“我哥给你打电话了?”

“嗯。”

说完,君子昊就低头打电话,不再理会她。

“肖侃,接到遥遥了……嗯,放心……”

肖遥低头忏悔,看似望着鞋子发呆,但心里早就乐翻了:得了,肖遥,你来杭州不就是因为他吗?甭装了。

君子昊看着面前低头的肖遥,凉凉的微风吹拂着碎碎的头发,原本皎洁的皮肤,不知是愧疚还是因为天气太冷,脸颊连同修长白皙的脖颈微微发红,嫣红透白竟异常协调。

“走吧,先去吃饭。”

肖遥不敢有任何异议,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赶自己回家。

路上君子昊的手机一直没停,接完一个又一个,肖遥眼睛望着窗外急速飞逝的风景,耳朵却一直在听他的动静。

终于君子昊将手机放到一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子昊哥,你知道一个成语叫念念不忘吗?”

君子昊头也没转只单纯嗯了声。

“那你知道在弘一法师《晚晴集》中还有下一句吗?”

“必有回响?”

“对了……你认同这句话吗?”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只要信念一直在,就总有被响应的一天,我认同。”

肖遥扬起嘴角,认同就好,我会对你一直念念不忘。

君子昊的手机再次响起。

“喂……嗯……我马上到。”

肖遥转头望向君子昊,有事?

“遥遥,公司点事,我要回去一趟,你是自己先去吃饭,还是等我?”

“我等你。”

“可能会比较晚。”君子昊有些迟疑。

“没事,我不饿,而且包里还有余粮。”肖遥调皮地回答。

君子昊转动方向盘,车子转道驶向另一条道。

二十分钟后,君子昊把肖遥留在公司休息室,自己进了相邻的会议室。

肖遥简单环视了下休息室,一面贴着黑白相间格子的壁纸的墙壁,一面墙摆着大大的黑色书架,上面整齐地摆满各种资料书籍,客厅中央摆着高档真皮沙发,对面墙上一个大大的白布屏幕,而另一边就是大大的落地窗,透过窗子可以看到烟雨蒙蒙的西湖和长长的白堤断桥,虽是冬日,但湖水碧绿,翠色欲留,水中树影婆娑,碧波荡漾。

肖遥从书架上找了几本时尚书籍,随意的翻着。

时间流逝,房间内原本白亮的光线开始变暗变黄,肖遥将书本合上,也没开灯,静静坐在靠窗的沙发,将旁边的窗户打开一条小缝。

西湖另一边的太阳轻轻下沉,天边晚霞将团团白云染的通红,倒影到清澈的湖水上,仿似盛夏火红的睡莲。

渐渐华灯初上,静谧的夜晚,空气清新,凉风抚摸皮肤,吹的胸前围巾流苏习习荡漾,银色月光越过湖心亭伴着姹紫嫣红的霓虹灯照亮整个房间。

不知发呆了多长时间,感觉眼睛涩涩,闭上眼却困意来袭,肖遥也没坚持,趴在沙发上打算小睡一会。

迷迷糊糊中,肖遥感觉自己的身体变轻,好像飘了起来,贴在一个微暖柔软的物体上,然后一阵清爽熟悉的味道弥漫在自己周围,肖遥贪婪地深深的呼吸着。

肖遥想睁开眼睛,奈何自己打不开眼睛,而且脑袋重的像个铅球。肖遥只得放弃,再次进入梦境之前无意识地向那个温暖源贴了又贴。

君子昊看着在自己怀里钻了又钻的肖遥,宠溺地笑了笑,还真是个丫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