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一往情深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3095 2013-03-29 13:22:25

  杭州西湖有三个时候是最值得看的,白天的时候,下雨的时候,还有就是夜晚。在曲院风荷下出租车上白堤,远处宝石山灯火通明,尖尖的保俶塔闪着耀眼的白光。

肖遥走在君子昊的右边,两人并排往前走,本打算是肩并肩,但仰头看了看君子昊,海拔相差还是有点大。

将围巾用力的拢了拢,江南的冬天最冷也就零下三四度,但被冷风一吹,还是有些寒风吹彻骨的感觉。

“冷?”

“还好。”

两人慢慢地沿着白堤往前走,却一路沉默,但肖遥感觉却很好,有喜欢的人在身边,不论干什么做什么都是幸福的。

前面是断桥,眼看就要到终点,肖遥有些不舍,拿出手机。

“我给你拍张照片吧?”给自己留个纪念。

也不等君子昊反应,就按下快门。

拍的着急。灯光没选好,背景黑乎乎的,连君子昊也隐藏在这片黑暗中,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正往远处瞭望。

“删了吧,都看不清。”

肖遥遗憾的看着照片,却又不舍得删掉。

“你让我再拍一张?”

“灯光太暗,等以后吧。”

“你答应让我拍了?”

君子昊没回应,只是轻轻抚了抚肖遥的头发。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就知道他会这样敷衍自己,把自己当小孩,肖遥将模糊的照片保存起来,还好自己先斩后奏,留下一张。

回到酒店两人道了晚安各自回房间,肖遥躺在床上想着今晚的君子昊,自己一直沉在自己的小幸福中,忽略了他的情绪,现在想想他好像不太高兴。再想想自己又是表白,又是跟他上班,还让他带饭,是不是有点不成熟?

肖遥胡乱的想着,越来越觉得自己配不上君子昊,但让自己放弃他,绝对不可能。肖遥的思绪逐渐模糊,进入梦想之前忽然想起那句词:情不知所以,一往情深。

天亮后的肖遥抛开晚上的一切顾虑,每天仍跟着君子昊一起上班下班,白天也不纠缠,自己就呆在休息室看书。

来杭州的第四天上午十一点,肖遥正为一道数学题焦头烂额,休息室的门打开,一位身穿颜色羽绒服的大眼美女提着保温壶进来。

美女直接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打开包掏出镜子补妆。

肖遥看着大眼美女,有种天生的危机感产生,不会是君子昊的桃花吧。

果然,没两分钟,君子昊开门进来。

“子昊。”美女站起来,热情打招呼。

“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招呼?”

“我上午闲着没事,听说你们最近都在吃盒饭,我就自己动手做了份爱心便当”,说着那美女伸着沾满碎钻的指甲打开保温壶,三菜一汤,还挺丰富。

肖遥看好戏地望着君子昊,正牌女朋友可还在这坐着呢。

君子昊望了眼肖遥,对美女说:“我订午饭了。”

这么干脆的拒了?

大眼美女立马泪眼汪汪,视一旁的肖遥于无物,伸出贴着创可贴的芊芊细手,对君子昊撒娇:“你看,为了做饭,我的手都受伤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先尝一下嘛,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我不饿,你先走吧,我还要工作。”

直接赶人?

“喂,你以前又不是没吃过我做的东西,现在干嘛这么冷酷。”那美女这次是真的快要哭了。

君子昊没再理她,直接走出门,一个身穿制服的年轻女子进来。

“你好,我是陈助理,君总还有会,让我送赵小姐下楼。”

那个大眼美女跺了下脚,拿起一旁的包包气愤地走了。

肖遥有些意犹未尽,君子昊拒人的功力很强啊,这么速战速决。

没了心思学习,肖遥盯着桌子上的三餐一汤若有所思地看了半个钟头,终于十一点四十,陈助理把肖遥的盒饭送来,肖遥拿着盒饭轻轻敲了旁边办公室的门。

熟悉低沉的声音响起:“进来。”

肖遥打开门,来这几天,还第一次进他办公室,办公室很整洁,没有什么装饰品,房间内一组简单沙发,另一边一张大大的红木办公桌,上面摆满各种文件夹。坐在正中间的君子昊抬头看到是肖遥进来。

“有事?”

“盒饭来了,你不吃?”

“等会。”

肖遥也没出去,坐到沙发上将盒饭挨着茶几上他的盒饭放下。

二十分钟后,君子昊起身洗了手过来。

“怎么不先吃?”

“等你一起。”

打开盒饭,还是三素一荤,菜色虽然每次都改变,但总的菜就那几样,肖遥看着绿油油的芹菜,怎么又有芹菜,还好没有东坡肉,是一块鸡排。

将芹菜堆到一旁,肖遥打开米饭的饭盒开吃。

“你也不吃芹菜?”

肖遥点点头,不过这个“也”什么意思?

君子昊把她的芹菜夹到自己盒饭里,又把自己盒饭里的青菜分回她盒饭一部分。

肖遥看着神情专注的君子昊,嘴里不自主的说了句话。

“你确定要做我男朋友?我可以再给你个选择的机会。”

离自己遥远的时候,自己着迷于他的冷酷与霸气,而靠近他的时候,他又展露出贴心与细心,让自己越陷越深的同时,却也让自己不安,不安于自己的平凡。

“怎么,烦了?”君子昊有些惊讶于肖遥的松口。

“没有……你如果什么时候烦我了,就告诉我,我会自动消失的。”

“这么不自信?”

“有你这样的神存在着,我们只能渺小了。”

“刚吓到你了?”

刚?他是说那个大眼美女?

有点吧,自己这点消极应该就是从刚才君子昊不假辞色给吓的。

“她是你同学?”

“遥遥,你是我见过第二个有灵气的人。”

“给我这么高的评价。”

“聪明是指智商情商高,而灵气还体现在反思,以己度人和宽容。”

“那谁是第一?你妈?”

“嗯。”

“你的小名也是她给取的吗?希望你像天际星辰一样璀璨?”

“不,是良辰美景奈何天。”

肖遥微愣,看着明显有些伤感的君子昊,有些疑惑。

这句词出自明汤显祖的《牡丹亭》,原文是“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讲的是杜丽娘另有心事,伤感于眼前美景无人欣赏。但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失落用在自己唯一的儿子身上,还是这么优秀的儿子,她于心何忍。

看着有些了然的肖遥,君子昊倒是有些惊叹:“你听过这句词?”

“我喜欢看书,从古到近,从国外到国内。”

“你不是再学钢琴美术,还准备跳级吗?还有时间看书。”

这些书都是从肖侃那里借阅的,学累了或是睡前都会看点,慢慢积少成多。

“发现我优秀了?”

“在学校是不是有很多人追你?”

“初中就半个,高中还没有。”

“半个?”

“就是他可能要追我,但被我扼杀在摇篮里。”

“他不好吗?”

“挺好的。”

“那你为什么拒绝他?”

“因为他不是你。”

君子昊没有问题了,怎么每个问题的最后都会拐到自己身上。

“等价交换,换我问你”,两人好不容易有机会交流,自己不能放过:“有多少人追你?”

“男的女的?”

肖遥震惊了:“还有男的?”

“没有。”

“你唬我!”

“哈哈……”君子昊这次笑了。

肖遥望着君子昊,即使在私下吃饭的时候,他也总是将背脊挺直,好像在身材中蕴含了巨大坚韧的力量,从他脸上露出的微笑,仿似一种光亮而洁的气质从他的面庞倾泄而出。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没数过。”

肖遥一边皱着眉一边吃饭。

“我长得又不难看,为什么没人追我?”

君子昊好笑的看着肖遥,这事也要比。

“男生和女生不一样,你学习太好。”

是吗?除了李诗墨,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好像真没什么人追过自己。

“对了,那个李诗语还在追你吗?”

“她出国留学了。”

“那去年那个江南美女呢?”

“哪个?”

“就是去年温泉对你投怀送抱的那个女生。”

“她?没联系过。”

“刚刚那个大眼睛的呢?”

君子昊又笑了,这丫头原来这么记仇,还懂得秋后算账。

“别笑,我很严肃地在问你。”

“同学,碰巧家就在杭州。”

“你真吃过她做的饭?”

“学生会组织活动,男生做苦力,女生做饭。”

“她对你有企图!”

“那你说怎么办?”

肖遥将两人吃完的饭盒扔到垃圾桶,看着正喝水的君子昊,开始思索。

“要不将咱们定的两年时间改成一年?”

君子昊转头认真的看肖遥:“我不想你以后后悔。”

我不会后悔,但肖遥知趣地没说,说了他也不认同。善于发号施令的人总有些接纳别人意见的障碍,更何况提出意见的人还是他眼中的小屁孩。

“我让陈助理订了两张回s市机票,明天上午八点飞机。”

今天下午公司就放假,毕竟已经是腊月29号。可自己不想回家过年,现在肖爸肖妈估计都回家了。

肖遥偷偷看了眼君子昊,要不自己再来次私逃。

“别想着逃跑,你哥嘱咐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那你明年还来吗?”

“问题解决,不来了,”

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要在那个恐怖的别墅住上一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