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一次通过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2237 2013-03-29 13:22:25

  没多久君子昊铃声响起,同陈导告别离开。

陈导张开嗓门喊道:“各部门准备,马上开拍。”

肖遥坐到钢琴前,双手轻轻放在黑白键上,等到陈导一声令下,十指连弹,琴声徒然响起,弹奏着曾经弹过无数次的《Loveisblue》。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奈何,物是人非,斯人独憔悴。

大厅内一片寂静,除了轨道上来来回回的设备和机器运行的散热声,肖遥慢慢进入状态,琴声委婉却又柔情,券券而来,又似高山流水,汩汩韵味。

一曲终了,肖遥停下来,转头望向陈导,没有喊停,还是自己没听到?

而陈导却带领大家一起鼓掌,笑嘻嘻地说:“弹得不错,哈哈。”

肖遥起身:“那就是通过了?”

“过了!”

“那我换下衣服就可以走了?”肖遥惊奇地看着陈导,有些不可置信,这么简单?

陈导正盯着屏幕看回放,没抬头直接点点头。

“小子,视频拍好了,你先看看,同意的话,我就进行后期加工了。”

君子昊看着不敲门就直接进来的陈导,平息了下刚才被吓到的心脏,这个陈叔是舅舅的好友,这次拍广告也是不请自来,主动请缨,当然自己求之不得。

君子昊接过光碟,放进电脑,同陈导一起观看。

望向视频中肖遥,身子板直地坐在钢琴前,微风吹过,细发飘起,肖遥轻轻将秀发束于耳后,然后十指轻轻跳跃在钢琴键上,潺潺琴音飘出,君子昊还是第一次看到肖遥弹琴,出乎意料的优雅和淡美。

君子昊眼眸中神色缓缓的加深,一时间有些迟疑,有些冲动想收起这张光碟,藏在自己的保险柜里,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欣赏。

但想着公司面临的困难,君子昊收起情绪,将视频关闭。

“你干嘛关掉,还没看一半。”大嗓门的陈导立即表示不满。

将光碟退出,交还给陈导:“我相信陈叔,直接后处理吧。我还有很多工作。”

陈导将光碟收回,“行,好,就你忙,你舅舅昨天还打电话抱怨你个小兔崽子也不去看看他。”

君子昊有些黯然,自过完春节,还没去看过他。

“陈叔,我知道了,周末我就看舅舅。”

“别,我就是说说,让你舅知道我打扰你工作,那老东西指不定以后就不给我泡茶了,行了,我走了。”

君子昊起身送陈导出门。

回来后,身子瘫在座椅上发呆,自己是不是错了,竟然有种错失过她就不可复得的感觉,但公司不能不救,如果只是君家财产,自己不会踏入这里一厘一毫,但这里有母亲全部的心血,自己如何能放任不管,但没想到肖家竟然防范自己到如此地步,只是肖遥以后该怎么办?

而此时的肖遥正美滋滋地数着银行卡上的5位数,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桶金,不过这下不愁了,上大学的费用解决一半。

肖遥心情舒畅的回家,推开门发现肖侃竟坐在客厅。

“哥。”虽然昨天有些不愉快,但肖侃之前对自己还是无微不至尽职尽责。

肖侃站起身:“中午出去吃吧。”

肖遥点点头跟在肖侃后面出了房门。

肖遥坐在车里,望着窗外有些昏暗的天空,天气怎么变得这么快,刚才还晴空万里无云,现在就开始乌云密布,滴滴的细雨掉落在车窗,又慢慢滑落只留下一条窄窄的轨迹。

“昨天没来得及问你,考试考的怎样?”

肖遥转头看肖侃,有了裂缝的亲情也和爱情一样吗?以前没听见过他问自己考试情况,有了麻烦他都会帮自己处理,而现在竟也和自己礼数问话。

“考的还不错。”

肖侃在想着一会要说的事情,没在意肖遥转变的脸色。

看着肖侃心事重重的样子,肖遥有些难过,过年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碰到了两个人,一个温暖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没想到就短短半年,两人竟都离自己而去。

“哥,靠边停下,我有事要说。”

肖侃不明所以将车子靠在路边,询问肖遥。

“哥,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如果我能帮上忙我会帮。”肖遥脑海里加了一句,只是别让我出卖自己。

肖侃看着肖遥,犹豫半天还是开了口。

“妈的意思,让你明天同赵梓湖先见见面。”

赵梓湖?赵梓西的弟弟?纨绔男?

肖遥惊恐的望着肖侃:“他是……未来的未婚夫?”

肖侃不知道肖遥见过赵梓湖,开口替他说好话:“我之前见过他几次,为人温和,礼貌大体,明天双方父母都不会出现,只是想让你们相互了解一下,别紧张。”

为人温和?礼貌大体?这个世界还能再疯狂一点吗!

肖遥盯着肖侃的眼睛,邪魅依旧,但肖遥此刻却有丝无力:“我刚14岁,而且你不是说,不一定会定亲吗?”

肖侃望着娇艳的肖遥,心中有些迟疑但更多的是理智,“你先忍忍,等到明年说不定就有转机。”

“呵呵”,肖遥禁不住有些好笑,自己就算再让肖侃心疼,也抵不上肖家的产业,“不用说了,我去。”

只要等到明年毕业,就算他说的转机没有来,自己也要制造转机脱身,现在先忍着。

“这是他的资料,你先熟悉下”,见肖遥同意,肖侃送了口气,将早就备好的资料交给肖遥,然后接着交代:“明天我会去接你,午饭就定在深港一楼雾昏,吃完饭你们自个决定下午行程。”

“你不用来接,我自己去就行。”说完肖遥面无表情地拿了资料冒雨下车。

“遥遥”,肖侃连忙叫住肖遥:“还没吃饭呢而且还下着雨。”

“我不饿。”就算饿,自己有如何能吃下。

招手打了辆出租车,掉头回公寓,将肖侃扔在原地,肖遥翻着手中六七页的资料,赵梓湖今年17岁,上高二,每年成绩都很优秀,获得的优秀学生和优秀班干部称号也不少,从小跟着他爷爷学习拉二胡,此外当然无任何不良嗜好。

肖家和肖侃不知道自己认识赵梓湖,但赵梓西却是知道的,更何况自己之前还碰上了她弟弟和他女朋友大庭广众大秀恩爱,难道赵梓西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小孩,什么都不懂?还是赵梓湖将那天的事情暗自隐瞒,但自己不是告密了吗?

肖遥想来想去就还剩最后一个原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这样猜测,赵梓湖也可能是被迫的。如此说来,明年订婚的几率又小了不少,肖遥松了口气,心情终于有了一丝放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