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唇枪舌战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2254 2013-03-29 13:22:25

  第二天十一点半,穿着白色T裇和牛仔短裤,踏上双人字拖,随手拿本生物课本出门了。

昨天下了一晚上的雨,到了清晨淅淅沥沥的雨滴终于落尽,望着枝头的无花果在潮湿的空气里闪着润滑的光泽,听着树间鸟儿轻声啼唱,肖遥原本有些躁动的心情像一颗大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得到丝丝蒸发。

到雾昏时肖遥看了看时间,还有两分钟到十二点,正好。下车慢悠悠晃进去,沿着桌子的牌号找到早已等待多时的赵梓湖。

看着身穿蓝色短袖和花裤衩的赵梓湖,肖遥忍不住想笑,笑的不是赵梓湖对他们见面的轻视,不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而是笑自己,竟也同他一样,想从穿着上表达这次订婚前见面的抵抗。

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小孩子气了?

既然两人都对双方有排斥,这再好不过了。放下最后一点疑虑,肖遥坐下后主动打招呼。

赵梓湖却故意不抬头,仍在玩手机。

肖遥没在意,直接招了服务生点了两个菜和一杯果汁,而赵梓湖见服务员要走,马上悻悻抬头加了两个菜,而后对对面看生物课本的肖遥嘲讽:“肖妹妹,来的真准时,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肖遥懒得理他,眼不离书:“谢谢。”

“听说你初中跳了两级,高中又跳了一级,原以为是才女”,赵梓湖转而言道:“不过看你这么用功,我倒是想起一句俗语,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这是嘲笑自己笨鸟先飞?肖遥抬头,嘴角含着笑意:“赵哥哥,你家宝贝呢?怎么没带来S市?我可以免费给你们当导游。”

找茬,谁不会!

果然,赵梓湖原本坏坏的笑消失了:“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到好意思先提。”

肖遥笑意更浓:“哦?怎么算账?”

“你!”赵梓湖气极而怒,不过转而想到明年的订婚,怒气渐消:“这个帐,我们可以等你毕业再算。”

听着威胁加恐吓的话,肖遥突然将头微微低下小声对赵梓湖说:“可以,不过这一年你要好好查查身体,万一你的宝贝在你身上留下什么病毒,你可就没希望了。”

赵梓湖将话在脑子里转了两转才明白她在说HIV,原本消散的怒气再次上涨,而肖遥招服务员过来点了一杯冰水,意味鲜明:“给某人降降火。”

看着赵梓湖黑着的脸,肖遥有些暗爽,不过有些事还是讲明白:“你看不上我是吧?”

“当然!”

“那么,如果你向你们家提出反对意见,你爸妈会不会取消我们的订婚?”

赵梓湖明白了肖遥的意图,不怀好意反问,“我干嘛要反对。”

肖遥看着又满脸带着欠揍坏笑的赵梓湖,不动声色:“我如果成了你的未婚妻,你一点荤腥也别想碰,女人有三宝,大哭骂街和上吊,万一你犯规,我很期待到时可以试试。”

“威胁我?”

“彼此彼此!”

两人眼光在空中激战几十秒,赵梓湖看着对面清丽白腻的脸庞,带着俏皮的微笑的嘴角,还有一双美轮美奂双目的肖遥,突然问:“你真的只有15岁?”

肖遥的眉角轻轻一颤:“不然呢?”

“你也太早熟了。”讲话有理有度,恐吓加疏导,寸土不让,不像是个小孩子能掌控得了的。

没理他,拿起筷子吃饭。

“喂,你怎么就开吃了,我的菜还没上呢。”

“你的菜没上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有没有餐桌礼仪,有这么抛弃同伴一个人独享美食的吗?”

“哦?你什么时候成我同伴了?”

还想说什么的赵梓湖没话说了,看着对面有条不紊吃饭的肖遥,暗叹还真是个美女,只是……这美女真奇怪,也……有些意思。

饭后,肖遥一边品茶,一边继续翻着手中高三的生物课本。

“书呆子,咱们就在这坐一下午?”

肖遥不想理他,今天可是请假来的,还好自己平时用功,范老师对自己也挺宽容,什么都没问就答应了,他竟然还嫌弃。

“要不去看个电影?”

肖遥摇摇头。

“去逛逛公园?”

肖遥示意赵梓湖往外看,现在可是七月份,虽然昨天下了雨,但现在中午的太阳仍能将马路晒出油,这个时候逛公园,找死也不用找这么受罪的吧?

赵梓湖再次悻悻然,“是有点热。”

这叫有点热?看来他的皮够厚的。

“肖妹妹,我们在约会,请你认真点。”

赵梓湖见肖遥一而再再而三不理自己有些恼火,不过肖遥听出来,他对自己温和了很多,不再有饭前的针锋相对,便抬头问:“你不是学习很好嘛?明年准备考哪?”

“肯定是最好的A大。”

肖遥点点头后,接着看书。

赵梓湖一看急了,将书从肖遥手中夺了过来,“别看了,照你成绩考不上A大,也能考个差不多的。”

肖遥忍俊不禁,自己不过是打听好,防止明年不小心报到他要考的学校,他倒挺自恋!

“你笑什么?”现在的赵梓湖看到肖遥笑就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没什么,走吧。”

赵梓湖一愣:“?”

“不是约会吗?走吧。”说着肖遥起身,走出大厅。

赵梓湖赶紧跟上:“去哪?”

车子开出市区一路开往西北方向,赵梓湖上车晚了一步,没听到赵梓湖对司机说的话,再次开口问:“去哪?”

肖遥似是而非:“墓地。”

赵梓湖对s市不熟,以为肖遥说笑,但半小时后看着外面人烟越来越少,心里开始有些忐忑,“你刚说笑的,对吧?”

“你说呢?”

车子渐渐停下,肖遥付过钱率先下了车,看着熟悉的墓地门口,这里没有父母的墓碑,但肖遥仍把这里当做自己和以前有关联的地方。

很久没来了,远处的桑青湖依旧湛蓝如旧,两岸的柳枝随微微夏风轻轻漂浮,肖遥转头一步步走进墓地。

“喂,你等等。”身后的赵梓湖喊着肖遥。

但肖遥没停住脚。

“你这家伙,约会有在墓地的吗?”赵梓湖无奈跟上,“这里有你的亲人?”

“没有。”

“没有!!”赵梓湖终于跳脚,“没有你来这干嘛?”

肖遥像看白痴样的看赵梓湖:“约会。”

赵梓湖收回之前说她有意思的话,这哪是有意思,简直是恐怖!

中午的墓地,即使在毒辣的阳光下仍显得有些阴森,偌大的场地里一前一后的肖遥和赵梓湖再没了第三个人,赵梓湖除了前面肖遥轻轻的脚步声,满耳充斥的都是刺耳的蝉鸣。

“怎么还往前走?”赵梓湖认输,用手挡在额头,另只手抚着辣痛的脸颊。

“你不想走就停下,我到前面的树荫等你。”

赵梓湖息了声,默默跟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