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晴天霹雳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2114 2013-03-29 13:22:25

  肖遥将手机上有关君子昊的信息都删除,其实也没多少东西。而自己的信息,他应该也删了吧,不然赵梓西也不会认不出自己。

难得体育老师让他们自由活动一节课,看着操场上青春飞扬的同学,肖遥坐在树荫下静静地听着歌。

忽然旁边的女大壮用手肘碰了碰她,用眼神示意正在操场边休息的一群男生。

肖遥转头望向女大壮示意的方向,应该是刚打完篮球,那一群男生或站或坐地正喝水,边聊天边往肖遥这边望,看到肖遥转头,不知他们中谁说了句什么,那群男生开始哈哈大笑。

肖遥起身做到女大壮的另一侧,让她帮忙挡住视线,这么好的天气,自己有点舍不得回教室。

“大壮,被男生们注视的感觉怎样。”肖遥坏坏地问。

女大壮特意闭眼感受了下,半晌吐出四个字:“活像杀猪。”

肖遥乐了,赞同的点点头:“感同身受!”

舒缓的音乐,晴朗的天气,还有透过枝叶撒在身上零星的温暖阳光,肖遥感觉昏昏欲睡,但这是女大壮又捅了下她,这次不是轻轻的,而是重重的。

肖遥从懵懂中睁开眼睛,捂着被她捅的有些麻的胳膊:“怎么了?”

“快看,快看,那个就是校草。”

肖遥无聊地想翻白眼,还以为老师要集合下课呢,接着又闭上眼,再帅能怎样,有肖侃邪魅吗?能超过……君子昊?

哎,怎么又想起君子昊,不想,不想。

那边的女大壮不依,拉着肖遥的胳膊用力慌,她本来就健壮,这次更用了几分力,肖遥不得已睁开眼睛求饶,“哪里?哪里?我看就是啦,拜托,我的胳膊要断了。”

女大壮指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就是他,帅吧,听说学习特好,已经报送到A大。”

这么瘦,怎么选上校草的?肖遥也就心里非议一下,但说出来,估计自己的胳膊堪危,只得敷衍:“帅,帅呆了。”

不过看着女大壮痴迷的样子:“你不是芳心已许赵班长了吗?怎么还对校草这么垂涎?”

“这就是梦想和现实的差别。”女大壮故作文艺。

肖遥喜欢和女大壮聊天,常常因她无厘头的回答捧腹大笑,从而忘却……自己想忘却的人。

六月份匆匆而过,太阳开始渐渐变热变烫,到了七月初,太阳仿似炙热的火伞一样撑在空中,肖遥从装着空调的教室走出来,刚接触到闷热的空气时忍不住打了个颤,抬头望着有些发暗的天空,要下雨了吧,感觉这几天一直是这种天气。

肖遥回头看了眼教室里还在奋笔疾书的同学,考试终于结束了,只是怎么这么巧,每次的最后一科都是让自己提前交卷的数学。

这两个月,肖侃都没看过自己,偶尔通次电话最后也都匆匆挂断,不如就去看看他,肖遥出门坐车边给肖侃打电话。

“哥,我去看你,20分钟后你到校门口接我吧。”

下午三点半,路上的车辆并不多,没到预定的时间就到了N大校门,肖遥走到树荫下等肖侃,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现在都四点了,竟然还没到。

肖遥刚想打电话询问,短信来了。

“遥遥,你自己过来吧,阳光餐厅对面的青之屋,我现在不方便。”

肖遥别无他想的收起手机,沿着林**走向生活区,很快走到青之屋,推开厚重的玻璃门进去,是家咖啡厅。

“遥遥,这里。”远处的肖侃招招手。

走过去,才看到刚才背对着自己的一位中年女子,竟然是肖妈!

肖遥微微笑:“妈”,礼貌又疏远。

肖妈点头,示意肖遥坐下,看着长相越来越出挑的肖遥,开口:“刚和你哥商量你的事……”

还没待肖妈讲,肖侃急匆匆打断:“妈,咱们不是还没商量好吗?”

“不用商量了”,转头继续对肖遥说:“你爸已经同意,等你明年高中毕业就订婚。”

肖遥惊呆,望着面无表情的肖妈,看了看无奈妥协的肖侃,这算不算晴天霹雳?

肖妈说完后,和肖侃说了声,直接起身离开咖啡厅,看也没看脸色苍白的肖遥。

肖遥终于消化完这个消息,有些好笑,连订婚对象都没告诉自己。

肖侃送完肖妈回来,看到肖遥正望着空气中的某点发呆。

“遥遥,事情还没定,先别担心”,肖侃试图安慰她,“和你定亲的是……”

“哥,没必要告诉我,不是吗?”

望着肖侃有些黯然的神色,肖遥有些痛心和难以置信,自己是他的妹妹不是吗?他刚才怎么也不帮自己争论两句,就算现在安慰自己,他又怎么可以直接告诉自己订婚对象,是不是在他的心里,这事情其实已是定局。

自己是不是当做交易筹码要送给某个富人了?是白发苍苍还是耄耋之年?肖遥无力的苦笑,抬头对肖侃说:“今天来,就是来看看你,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周姨正等我吃饭呢。”

肖遥没等肖侃回答,也不想等,竟自走出去。

没想到自己也会遇到这种事情,以色事人?也没想到肖侃竟然就这样放弃了自己,这难道就是豪门亲情,如此不堪一击!

沿着N大校园,肖遥漫无目的走着,自己屈服?怎么可能,如此的话,毁掉的不是爱情,而是整个人生。只是自己现在吃的花的用的都是肖家的,怎么偿还。想起前年休闲山庄那一对小情侣,自己当时还想他们怎么那么小就订婚,没想到,仅仅过了一年,命运竟如此相似的出现在自己身上。

走到一条岔路口,肖遥望了望四周,这是哪里,两边都是竹子,中间向左向右两条小道,虽然天色开始昏暗,四周空气开始发凉,但金黄的阳光从林间之间透过,仿似能看到竹叶中条条绿色的叶脉,轻轻有条不紊地颤动着,彰显着生命和坚强。

生命,这就是生命,而自己也是一条生命,还是在命运厚爱下重生的生命。

肖遥迎着夕阳,慢慢重拾理智,管他什么肖家肖妈,管他什么毕业订婚,我是肖遥,也只是肖遥。

出了竹林,问了学生路,出校门打道回府,回公寓!吃饭!练琴!

人要有所依仗才能有所猖狂,肖家和肖侃都靠不住,必须依靠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