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心灰意冷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2130 2013-03-29 13:22:25

  赵梓西同肖遥都有一双大大的眼睛,但赵梓西的眼睛里充斥的是优越,是骄傲,而肖遥眼睛里的却是安静和安宁,只有想出诡计的时候才会闪过狡黠的光彩。

“只有你们俩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赵梓西同肖遥发出客气的邀请。

“不……”还没等拒绝,旁边的瑾萱却上前一步,将肖遥直接挡在背后,“好啊,那就一起吧,反正都是熟人。”

赵梓西和肖遥均是一愣,肖遥悄悄拉了瑾萱一下,她怎么还是不死心。

“好啊,那我们一起上去吧。”说完赵梓西扭动蛮腰,抬起穿着黑丝袜的美腿前面领路。

肖遥在后面尝试扭转局面,低声说:“瑾萱,咱们还是撤吧,一会见面多尴尬。”

“不会的,有你前任男朋友和现任男朋友在,你怕什么?”

“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就是他们在我才不想去。”肖遥有些急了,她怎么就冥顽不灵,难道是失恋后遗症,自己不痛快还专门找别人不痛快。

前面的赵梓西已经推门进去,后面她带的四五个朋友也陆续进去,瑾萱终于在门口停下,肖遥忙催促:“咱们同他们说声,走吧。”

“遥遥……”瑾萱满脸哀伤地对肖遥说:“我也发现我脑子好像有些不正常。”然后瞬间用力推肖遥进门。

肖遥踉跄的进了房间,抬起头,满房间鸦雀无声,眼睛直盯盯望着她……

哎,人算不如天算,最不想见的几个人都在这。

“哥,飞於哥,书杭哥,子昊……哥,你们都来了……呵呵。”肖遥同他们到招呼,心里准备回去将瑾萱五马分尸。

看着满座人惊奇地对自己行注目礼,肖遥有些难堪,“吆,遥妹子,好久不见,又变漂亮了……”还好赵飞於接过她的话,“快来坐。”

肖遥对赵飞於笑了笑,转头看了看开着的门外,空无一人,瑾萱这家伙哪去了?

“我不坐了,刚碰见梓西姐,就上来打个招呼,主要是瑾萱想见你们……她刚走开……马上来。”

“你也来都来了,一起吧。”还是赵飞於接的话。

肖遥望向邻挨着坐的肖侃和君子昊,但两个人都没有理她,肖侃正低头说些什么,君子昊连同另一边的赵梓西专注地听着。

两个曾经温暖自己的人,这么忽视自己,瞬间冷了肖遥的眼睛和心脏,也冷了心底唯一的一丝侥幸。

肖遥转头看到坐在另一边的赵梓湖,一双桃花眼在肖侃君子昊和自己之间乱瞄,这时看到肖遥望过来,竟露出意味深长的诡笑。

肖遥对赵梓湖也回了一个微笑,标准的肖遥式微笑,迷倒万千众生,赵梓湖一愣不待反应,肖遥清启粉唇,“我其实就来看看赵梓湖”,说着微笑地看着赵梓湖,“未婚夫,今晚别喝多,免得我伤心。”

一语惊醒四座!

看着他们惊异的神态,肖遥原本僵木的心脏终于恢复了些生气活力,看来两家保密工作挺不错,除了君子昊从来都是冰山的脸上看不到什么反应,大家包括肖侃的脸色都变了。

原来这就是报复的快感!

肖侃忙转头向大家解释:“两家只是有意向,还没定下来。”而后责怪地瞪着肖遥,“别乱说!”

没定下来?连订婚的日子都定了,连未婚夫都见了,他竟然还撒谎,这还是那个笑靥如魅的哥哥,那个笑着说有自己在的肖侃吗?

肖遥孤寂地站在桌子面前,以前的“朋友”静静坐在凳子上,看着一言不发,事不关己的君子昊,将对他的爱恋从心底慢慢拉出,扯出身体,又看着隐现怒意的肖侃,将对他的依恋从身体缓缓凝聚,随呼吸,呼出身体,还有青筋暴涨的赵梓湖,将对他的些许愧疚从心绪中抹去,了无痕迹。

患难见真情?

自己现在算不算受难,但真情呢?在哪里?

亲情爱情都靠不住。肖遥转头,开着的门外空无一人,难道连友情有时也靠不住?

肖遥感觉自己好孤独,不同于父母去世时自己的伤心,现在的自己感觉心灰意冷,首次感觉这里的世界好冷漠,好陌生。

老天,你把我带到这里是为了让自己受苦受难的吗?难道我的罪孽这么重?爸妈,好想你们!

肖遥从房间出来,身后传来一阵脚步,有人追来了?

男生走到肖遥身旁,肖遥抬头后又落下,已是荒草丛生的心底又吹过一阵冷风。

是赵梓湖。

“咱俩的事,两家本打算低调解决的,你不该说出来。”

你也来教训我?

肖侃是自己的哥哥,承蒙他照顾自己那么长时间,自己不想驳他脸面,但你算哪根葱!肖遥感觉一阵阵怒火从心底升起,将心底荒芜的杂草烧个精光,她拼命压制着。

两人从酒店走出,肖遥没有心思管瑾萱,伸手打的。

身后的赵梓湖又开始聒噪:“以后别说我是你未婚夫,听起来真瘆人!还有,就算我是你未婚夫,你也没有权利管我吃饭喝酒。”

肖遥感觉自己忍不住了,他那一句话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肖遥猛地转身,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赵梓湖狠狠地摔在地上。

一阵杀猪声平地而起,肖遥居高临下望着躺在地上狼狈的赵梓湖:“赵梓湖,我警告你,要我同你订婚的是肖侃肖家,不是我肖遥,想对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下辈子吧!”

说完,肖遥从赵梓湖身上跨过,心情舒畅不少,拍拍手上车走人。

刚上车,手机响了,是瑾萱。

肖遥没心情和她说话,直接挂断关机,闭上眼头靠在椅背上,深吐一口气,世界终于安静了。

“师傅,去市一中。”

半小时后,肖遥下车直接去了校长办公室,还好,从窗户正好看到校长光秃秃的脑袋,他还在。

肖遥敲门,听到答复后,推门进去。

肖遥微微鞠躬,“校长,您好,我是高一的肖遥。”

“你好,肖同学,我知道你,跳了三级的同学……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

差点忘了这事,肖遥歉意同校长道歉:“现在好多了,没能参加大会,我真的很抱歉。”

校长和善地问:“你来这,有事?”

“是的,因为开了学就要上高三,学习压力肯定很大,时间也更宝贵,所以下一年我想住校。但不知道要怎么办,所以想来问问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