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流年,匆匆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2634 2013-03-29 13:22:25

  肖遥想了想,开口:“我不贪心,找到感觉对的人,就会立即伸手抓住,不会左顾右盼摇摆不定,人,一生短暂,我想用有限的时间和一个人创造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找一个更好的人,对于男朋友,我只是想说,那是个宁缺毋滥的人。”

肖遥知道他们想问自己什么问题,但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清。

说完后肖遥就走下台。

第二名第三名一个一个上台自我介绍,肖遥在台下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猛然想起什么,右手抄进兜里,疯狂跳动的心脏在手指碰到凉凉金属的时候才得到一丝平息,从口袋将钥匙拿出来,还好没丢,不然自己有的恼怒了。

他把那套洋房的钥匙给了自己,肖遥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诉说着,明净灿若繁星的双眸渐渐充满笑意,原来思念一个人,可以如此的美好。

讲台上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将自己拉回,是那个美女舍友,“我叫李玫,喜欢跳舞,学过古典舞,也会一些现代舞,平时喜欢听听音乐,古典的梁祝,现代的嘻哈,我都喜欢,此外我还有一个爱好,就是看书,所以我是个动静皆宜,古今咸宜的女孩,有我做你们的朋友,你们以后再也不会寂寞。最后我想提醒大家一点,虽然我也被评为过校花,但我仍旧认为这种与学习无关,还耗费大量时间精力的评选活动,大家最好能够敬而远之,毕竟到高考只有一年的时间,不要让这种没营养的事情占据我们宝贵的时间。”

看着李玫婀娜多姿地站在讲台,肖遥有些无语,如果没有下午的事情,估计自己真的会以为她是仗义执言,但下午,她一声一个校花,一个美女,怎么想都觉得她刚才的那段话太假了,不过肖遥耸耸肩,和自己没关系。

一节课40分钟大家嘻嘻哈哈的打闹过去,只有肖遥一个人穿梭于教室和寝室之间,将自己的书一堆一堆地搬到教室,一路上听听音乐,看看月亮,再想想君子昊,倒也乐得清静。

高三的生活就此拉开序幕,除了李玫在宿舍偶尔找点茬外,肖遥的生活很平静,也很规律,上课吃饭自习,简单的日子,纯粹的生活。

清晨天气微凉,校园里的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晨光中,道旁的柳树低垂着头,柔顺的接受着晨光地淋浴,树叶上晶莹明亮的露珠闪烁着,显得生气勃勃,肖遥跟着队伍慢慢地沿着操场晨练,时光不知不觉慢慢流逝,盛夏已快结束,秋天慢慢靠近。

自从开学至今,肖遥没再同君子昊见过面,偶尔的联系也只是发两条短信或更偶尔的情况下打个电话,当然这种更偶尔的情况只发生了一次。那天他应该是喝多了吧,语气正常,口音音调也正常,但肖遥仍旧怀疑他当时喝酒了。

那天自己正在上晚自习,突然间电话就振动了,正忙着演算一道公式的肖遥,以为是短信或垃圾广告没有理会,但电话却执意地振完再振,大有肖遥不接它就不休止振下去的趋势,肖遥想不出会有谁给自己打电话,本打算直接关机,但看到碰面上君子昊三个字,有些愣住。

从后门偷偷溜出去,肖遥接通电话。

低沉的声音传来,“在上课?”

“嗯,你怎么现在打电话?有事?”

“没事,最近学习忙吗?”电话那头的君子昊站在军港酒店最顶层的房间内,一手捂着刚刚吐完空空如也的胃,一手拿着手机贴在耳朵上,靠着墙壁望着窗外发红天际悬挂的月牙,刚刚就是突然特别想她,想她的坚强和温情,想她的灵气和隐忍,仿佛每多想她一下,自己晕沉沉的大脑和抽筋的胃就会少一丝痛苦。

“还可以吧,就是快要其中考试了,周围的氛围有些紧张。”

“你应该不会紧张吧。”

“告诉你实话吧,我其实也挺紧张的,如果这次成绩考不好,我在学校的才女称号就没了。”肖遥其实对什么校花才女并不在意,只是想多和君子昊多说两句话,虽依旧是低沉稳重的声音,但今天听起来却感觉他的声音里多了一份动摇和痛苦,不自觉地肖遥想说些简单有趣的事情。

“才女?你们高中生评的不是校花校草吗?”

“我们也有评校花校草。”

“哦?校花该不会是你吧。”

“叮咚,答对了。呵呵……”

但电话那头的君子昊却静默了,临时被冷场的肖遥在他异常平静的情绪中产生一丝不不安,听着在静谧黑夜中格外清晰的呼吸声,有些粗重不似平时,“你喝酒了?”

“丫头?”

“嗯?”

“陪我一会。”

仍是君子昊惯用的陈述命令语气,但肖遥此刻的心却软了再软,“好”。

两个人就这样拿着手机都静静地站着,听着彼此的呼吸声,望着同一颗月亮,不言不语但仍能感受到对方的脉搏仿似屋檐下的风铃声,声音脆亮,入耳却极度柔和,让人心安。

太阳越升越高,凉凉的空气转暖,肖遥回过神,听见口哨声响起,晨练结束。原本规整的队伍瞬间崩溃,大家都往一个方向涌去。肖遥慢吞吞地落到最后,一个人走着,忽听有人叫住她。

“女大壮?好久不见。”

同在一个操场跑步的女大壮也走在队伍后面,看到越发灵气晶莹的肖遥主动打招呼。有些女生,漂亮的让人嫉妒,嫉妒上天的不公平,而每次看到肖遥,女大壮感觉到的却是惭愧,她不光有上天的厚爱,她也每天勤奋的学习,甚至比她们每一个人都更勤奋,所以看到她优异,自己没办法嫉妒,“对呀,从开学还没见过你。”

“你和赵大壮还在一个班吗?”

女大壮摇摇头,“不在了。”

肖遥有些可惜,“呀,那你们还经常联系吗?”

“不怎么联系了”,女大壮明显不太想谈,只转移话题道:“你呢,每天还收到那么多情书吗?”

高中的恋情一般都很脆弱,禁不住太大的冲击,不知道他们之间出了什么事,肖遥也没再问,“没以前那么多了。”

“也对,以前你是高一学妹,现在猛然跳级,不少要改口叫你学姐了。哎,还怀念以前在你抽屉每天都要巧克力吃的日子。”

“现在也可以呀,都在一个楼上,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还是算了,你们班可是全校著名的魔鬼班,天才和魔鬼仅一线之差,从你们门口过都感觉冷飕飕的,更别提进去了。”

肖遥还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有些哑笑。

晨读铃声响起,两人分开后,肖遥回到座位,在肥肥垂涎欲滴的眼神中伸手进抽屉,将抽屉里的爱慕者送的巧克力和薯片扒出来,全给了她,这样的一幕自第一天上课就开始了,不知他们是晚自习结束的还是早晨晨练的时候塞的。

“肖遥,你真的一点不吃?”已经吞下一块巧克力的肥肥有些不好意思,每次都要她的东西。

“我不吃,你也少吃点,这种东西吃多了不好。”

“我知道,可是真的很好吃,而且刚跑完步,我好饿。”肥肥一脸可怜的样子。

劝了无数次,一点用都没有。不过肥肥虽然叫肥肥,其实并不是很胖,顶多也就是丰满些,所以肖遥也不再劝她。

“肖遥,那么多情书,你又要扔掉?”

“不然呢,还能物归原主?”

“我是想说,你不打开看看?”肥肥眼睛贼贼地眨着,“他们也是好不容易写的。”

肖遥好笑地看着肥肥,“是你想看吧。”

“哪有。”肥肥摇头晃脑地不承认。

看到班主任进门,四周朗读声渐起,肖遥停止交谈,抽出英语书开始背诵。而班主任走上讲台拿起板擦在黑板上敲了敲,示意大家安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