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之天遥曲

自讨苦吃

重生之天遥曲 月坦 2210 2013-03-29 13:22:25

  “为迎接十一国庆,这周学校准备组织一次才艺比赛,除了每班第一名必须参加外,鼓励大家踊跃报名,最后优胜者各有奖金鼓励,有意者到班长那里报名。”班主任点名说:“肖遥,你出来一下。”

肖遥微愣后起身跟着班主任走出教室。

“这次的比赛是有企业赞助,如果效果良好,对学校和企业的长期合作是有深远影响的,所以这次你作为学校的第一名,一定要好好准备。”

“现在高三,我又是跳级进来的,所以感觉时间有些紧,可能参加不了。”

“正因为你是学校的第一名,又是跳级生,更能代表我校的实力,而且这次活动对学校意义重大,作为我校的一员,理应为学校的发展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你说对不对?”

肖遥乖顺点点头,却对班主任说;“可我什么都不会。”

但老师却顺势说:“没关系,学校已经安排了专门的跳舞老师,在你们课余的时间,会适度的专业训练下你们,这点你们不用担心。”

“好了,你先回教室上课吧,具体的事情到时候会通知你们,你先有个准备。”

说完班主任走开,肖遥愣愣地站在教室门外,终于想起自己为何会第一时间的想拒绝,刚才面对班主任,就像当初面对肖侃,他们都对自己说,不用担心,但一个终究没有阻止订婚,还在那个光怪陆离的宴会,间接承认了赵梓湖,而这个也将自己卖了,上次卖的家世,这次是相貌。

什么第一,什么跳级生,不过因为自己的相貌姣好罢了。

望着刚刚升起红灿灿的太阳,阳光照耀在身上格外的温暖,肖遥安慰自己,或许自己想多了。

转身回教室,碰上李玫,“肖美女,准备报什么节目?”

肖遥不想理她,侧身准备越过她,但李玫却将身子一歪,将过道堵死,肖遥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跳舞。”

而李玫却得意地笑起来,“跳舞?好啊,我碰巧也是报的跳舞,到时决赛见,不过,你可千万别提前被刷下来。”

肖遥看着嚣张的李玫,有些怒从中来,是不是好人永远就要被坏人欺负,是不是温和的人就要被态度恶劣的人欺压,是不是自己的一次次让步,得到的永远是别人的步步紧逼。

挑起眉毛,眼睛利烈地盯着李玫,“不如打个赌,如果你输给我,以后每次看到我,你都要绕道走,别出现在我面前。”

李玫被肖遥的气势吓了一跳,不过立马反应过来,“好,如果你输了呢?”

“如果我输了,我就搬离这个班,消失在你面前。”

全班一片寂静,肥肥听到后忙过来拉着肖遥的手臂,“肖遥,这样对你不公平,你干嘛对自己这么严……”

李玫知道自己占了便宜,唯恐肖遥后悔,立即开口:“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全班同学都可以作证。”

肖遥拉着肥肥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

“肖遥,你怎么这么晕,刚才那个约定根本就不公平。”

肖遥微笑地安慰李玫,“我有我的想法。”

“你什么想法,你不知道练舞是要从小打基础的吗?她一开学不就炫耀自己什么舞都会跳的吗,你干嘛往她枪口上撞?”

“虽然她在班内对我和和气气,但在宿舍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事没事就找茬,事情虽小但多了仍让我有些厌恶,不如就此打住,此外,我订那个不平等约定,也是在惩罚自己。”

“惩罚自己?”

“对,如果我平时强硬一些,也不至于她每次都明目张胆地找事,再者,我平时是个没有胜负感的人,做事都是随性,这次有这个约定压着,我也会更上心一些。”

肥肥点点头,但仍是有些担心。

本付之一笑的肖遥在第一次训练之后,有些动摇。想起下午的训练场景,肖遥的双腿就一个劲的抽筋,这老师太狠了,不是说稍微训练一下吗,怎么还要求这么高,痛死了!也怪自己当时一时气不忿,说自己什么都不会,如果承认自己会弹钢琴,现在自己肯定优雅地坐在琴房练琴,还能为明年的钢琴八级做准备。

拖着酸痛不止的双腿,肖遥拿着饭盒磨磨唧唧地去食堂,刚打完饭坐下,李玫竟不请自来地坐在自己对面,笑嘻嘻地问:“肖遥,怎样?刚才叫的,真凄惨。”

当时以为老师是稍微地矫正自己的动作,谁知她竟然用那么大力气压腿,自己一时没防备,肯定就叫了,只是自己的声音是够凄惨的,不过李玫也不用这么大声吧,看着两旁吃饭的同学转过头看自己,肖遥对李玫的厌恶又多了一层。

“肖遥?”

肖遥转头,“李诗墨?你怎么在餐厅吃饭?”他不也有专车接送回家吗?

“你能吃,我就不能?旁边有人吗?”看到肖遥摇头,就坐到她旁边。“听说你下午练舞,挺辛苦的?”

“你怎么知道?”从下午练舞到现在不过三个小时,就算坏事传千里也传不那么快吧。

李诗墨一阵语塞。

“我说的”,娇柔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肖遥顿感有些无力。

果然,王妍端着餐盒竟自坐到李诗墨对面,旁若无人地对他撒娇:“你怎么晚上在这里吃,也不告诉我,不过还好我有告密者,呵呵。”

李诗墨本想传给肖遥一个歉意的眼神,奈何肖遥当没注意,专心吃饭。

而王妍却夹起餐盒里的一根鸡腿送到李诗墨饭盒里,“你最喜欢的鸡腿,我看着卖相很不错,就替你买了一个,你尝尝看。”

本想拒绝的李诗墨看到王妍期盼的眼光,心软了软,每次吃饭她都是如此,推脱的次数多了总有推脱不过的时候,慢慢也有些习惯,但这次在肖遥面前,李诗墨却又觉到了第一次给自己夹饭时的尴尬。

李诗墨把鸡腿还给王妍,“我今天买的饭够了,你自己吃吧。”

但王妍仍坚持把鸡腿给李诗墨,“最近你学习辛苦都瘦了,还是多吃点补补,再说,”王妍看了肖遥一眼,“以前都吃下了。”

看着又回到自己碗里的鸡腿,又看了看始终没有反应的肖遥,李诗墨有些不知所措。

看来李诗墨还是太年轻,都不懂的拒绝,不过这个王妍倒是挺能坚持,还知道日积月累慢慢侵占。

但肖遥的感觉就两字,闹心,两个人在自己面前都能上演话剧了,可关键是自己不想看。

对面的李玫的眼睛在他们三个人之间转了又转,意有所指地肖遥说,“真热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