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天堂落的泪

爬耳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1-11-05上架
  • 9538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4581 2011-11-07 11:59:50

  叶花想望着天空,眼神空洞洞的,有些吓人。一直很远很远的望着天空,她忽然感觉世界就在旋转,不停地旋转。自己就好象被悬挂在天上,晃来晃去,孤独的要命。

还是要回家吗?这个世界怎么这么让人心酸,花想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叶花想,你不是又想跳下去?”说着,一只手就搭在花想消瘦的肩上。花想探身看向地面,她自己都忘了,自己站在六楼的天台上,跳下去会不会好一点,花想想。

“花想,今天去你家,”“林底若,你说跳下去会不会感觉很好?”叶花想望着地面,悠悠的说。

“叶花想,今天可是你生日,你是不是想明年今天生日祭日一起啊?”林底若有些生气的说。

林底若是叶花想的最搭的上肩的好朋友,这些年一直陪在叶花想身边。因为有了林底若,才让叶花想觉得这世界也不完全都是抛弃。在她们的眼里,谁也不比谁好过,谁也没有谁幸福。两个人在一起,还活着就很好。

“生日,又是我的生日,底若我活着就是为了等生日对吧,哈哈。”花想看着底若的一双大眼,有些恍惚的说道。

“叶花想,”底若忽然伸手捏住叶花想的脸,愣愣的看着她,花想一点都没有想要反抗的意思,一直盯着林底若的那双好看的丹凤眼。

“叶花想,你还真是美女,”底若松开捏着花想的手,很感慨的嚷道,然后很快的把脸瞥到一边。一把拽住花想的手腕,“我们走吧”,底若低声说。花想就就跟着林底若走,没有犹豫,相依为命的人在一起,哪还需要什么理由。

叶花想的家小的一只眼睛就可以看完,也就只有一个人住,也不必准备其他人的空间。就像林底若想的,叶花想就是吝啬对她自己好一点。林底若环顾了一下这一只盒子式的房子,到处脏脏乱乱的,她就是无法想像叶花想是怎活下来的,还出落得那么精致。

“他们不是给你很多钱,你这么惨,有意义吗?叶花想,”“底若,这样不是很好,反正要死要活都是一个人,何必和这世界有太多牵连,”花想咬着一个苹果,含含糊糊的说。

“告诉你多少次,苹果都烂了,还要吃,”说着,底若一把抢走花想手里的蔫巴巴的苹果,却放进自己嘴巴里。“一个苹果长大就像人一样,有多不容易,坏了的苹果,吃起来就像了断人生一样,”花想望着天花板,没有表情的说。

“今天你生日想要做什么?”底若看着花想,“嗯,和以前一样,躺在床上发呆,没人能打扰。”两人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瞪的大大的。

“你从来不拆礼物,还真是没心没肺,”底若看着堆在墙角一堆包装的很好的礼物,窗户透一点光进来,就尘土飞扬。看的出来,丢在角落很久了。会不会有人想过,那些礼物的心事。

每一年都是一样,一堆堆的礼物寄过来,一堆堆堆在那里。叶花想从来不去看,从来礼物就像不存在一样的堆在那里。这个世界,抛弃好像就是它的全部。

当年叶花想的父母,各自奔着自己幸福出走,强迫花想一个人接受黑暗和孤单。留给叶花想的只是用不完的钱,刷不爆的卡,和一年两次的生日礼物。一个人就一个人,生活不就是这样。花想都忘了,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人,住在这间不见阳光的小屋里,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她不喜欢大房子,这样就会很恐慌,小小的地方只装得下自己,花想就很满足了。这些年,有林底若陪着,花想才会暗淡的有些坦然。林底若生的落落桃花,眉眼似水,很有年代美人的感觉。学校里喜欢林底若的男生,已经是一个未知数。

但在林底若的心里,也只有叶花想一个人堪称美女。叶花想却没有林底若的人气,因为叶花想不惹云风的性格,一直活得淡淡的。看着林底若身边的男生晃来晃去,自己咬着奶茶的吸管,冷眼旁观。

“一群贱人,”林底若总是在笑着看完一堆情书,拆完一堆礼物之后,恨恨的说上这一句。叶花想就一直咬着吸管,面无表情。把那一堆的情书,捧起来扔向天空,看着一封封信,五颜六色的心情缓缓地掉落。花想总觉得自己的心失去了平衡,晃晃的很难过。

“咚咚”门外响起很响的敲门声,这间小屋像是要被拆掉一样,有点晃晃得感觉。“开门啊,叶花想,”底若推了推望着天空发呆的花想,见她没有反应,只能下床去开门。房门打开,是花想的快递,一定是她父母给她今年的礼物。

不过今年的包裹,要比往年的更大,装饰的更加的富丽堂皇。看来,他们现在各自过的很快活,底若抱着巨大包裹,像以前一样堆在了墙角。林底若也没有心情拆开来看,这些礼物一个个都是花想的伤口,礼物越大,伤口就越大。

这些年来,花想从不拆开来看。她不想扒开自己的伤口,疼得直流血还要笑着感受幸福,她叶花想从来没有表面的看的那么无所谓。父母的抛弃,已经是一个毒瘤在花想的身体里连皮带血存在着。

这些年他们没有看望叶花想一次,没有过问过她的任何事。他们已经各自拥有家庭和儿女,对于自己的多余,花想只是更加的苛刻的对待自己,当作惩罚。

今年叶花想十六岁,已经五年了,他们这对曾经的夫妻,谁也没有过问过他们的这个女儿。他们在五年前就已经把女儿丢给这个冷漠的世界,这么长时间来,没有任何的问候和关心。给的只是没完没了的钱,这个女孩却只穿着最廉价的衣服,住最便宜的房子,有着最消瘦的肩膀,很少吃东西,很长的时间是独自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呆着。

底若看着一直望着天空的花想,背对着她安静的躺着,很长的头发松散着,她从来不知道这个她一直陪伴的女孩在想什么。花想的心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空空的让人心悸。“今天你不回去是吗?”花想终于在沉默了很久后轻轻的说。“是,没有人担心我是不是存在,无所谓,”林底若的回答的很轻,但是语气里还是隐隐的含着伤。

“我们是不是没有人要,底若,”花想忽然坐起来,双手环抱着腿,坐着。黑黑的长发散落在周围,泛着浅浅的光痕,太阳的余光将这一切勾勒那么伤感。这五年来,每一年的生日,叶花想都会问林底若这个问题。底若从不会回答,她和花想一样没有答案,只能是很长时间的沉默。

林底若有一个可以回的家,确切的那不是她的家,没有她的爸爸妈妈。她只是寄人篱下,父母牵着她的手一起自杀,她命硬愣是活了过来。现在是叔叔婶婶养着,不冷不淡过着不咸不淡的生活。谁也没有把她当回事,林底若也没有把活着当回事。她死过一回,不介意第二回。

“底若,我想换个发型呢,陪我去吧,”叶花想没有看林底若的表情,其实林底若也的确没有什么表情,这还是第一次花想想在生日的时候出去。

底若拿好包,轻轻的抚了一下她的长发,就身子绰约靠着墙壁站着,有着十六岁独特的妩媚。林底若也才十六岁,却显得比花想成熟的多,妖娆的多。短短的裙,淡淡的唇彩搭着浓黑的眼线,因为花想曾经说过,眼睛是最容易背叛心底秘密的,底若就爱上了黑眼线。

“去哪个店?你不是五年都没有进过发型店,你的头发自己生存的不错,”底若撩了一下花想的头发。自从父母离开后,叶花想一个人搬进这间房子,她就再也没有动过自己头发。也许在花想的心里一切都停在五年前,这些年她都止步不前,自己囚禁自己。

“去王妖吧,江也浩不是那股东吗?有他在可以算便宜点,”花想系上左脚的鞋带,抬起头看着林底若,脸上印着笑。

“叶花想你想抱着你的钱自杀啊?”底若很鄙夷的看着花想,好看的丹凤眼往上挑着,很尖酸刻薄的样子。

“抱着钱自杀也好啊,可以贿赂上帝,在天堂打个杂,不用下地狱。”花想很认真的想了想,表示感兴趣。底若看着她很认真思考的样子,很无奈的笑了出来。

“走吧,叶花想皇后,”

“嗯,要不要给江也浩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要去?”花想想了想看着底若。

“他已经在那候着了,快滚吧,您。”底若一脸皮笑肉不笑。

花想“嘻嘻”的笑着,拽过等的快要杀了她的底若,勾住她的肩。底若眉眼一沉,看着笑的很好的花想,忍不住有些感伤。要伤的多重,才会有这样好像在流泪的笑。

街上很热闹,和花想的房子完全是不同的世界,车来车往,匆匆生活的人群,好像每个人都活得很有兴致。的确,无论是谁的伤,也不能影响这世界的快活。

这是一个不懂悲伤的城市,永远都是处于癫狂快乐的状态。每个人都拼命的生活,对每个人微笑。叶花想却是拼命的笑,笑到自己忘了难过。

花想望着夜晚拥挤的人群,脸上是很僵硬的表情,好像丝毫不为所动一样。

“嘿,妖女们,”一个男生站在发型屋的门外,冲着花想和底若。

底若闻声望过去,江也浩已经站在门外等着了,冷冷的灯光打在他五颜六色的头发上,一点也没有白天的嚣张跋扈,显得黯淡悲伤。

底若把眼看向店里:“孽障,都准备好了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林底若就开始这样叫江也浩,江也浩也嬉皮笑脸的答应,谁叫他喜欢林底若。江也浩也确实称得上是底若的孽障了,他比底若她们大三岁,但从小就是林底若的狗腿,两人却是能为彼此死的青梅竹马。

没有江也浩,林底若就是另一个世界人了。底若爸妈牵着他们女儿一起开煤气自杀的时候,是江也浩冲进去把林底若拖出来,死拉硬拽的硬是把底若救了回来。那年他们有多小,小到江也浩都记不清这些事。

“我只知道,底若的命是我抢来的的,我必须拼命守护她。”江也浩总是在花想问起的时候,眼睛一眨也不眨的说。

江也浩让花想相信这世界有种牵绊,是忠诚。

“叶公主,叶公主,”江也浩好听的声音,将叶花想从远远的记忆里召唤回来。

“叶公主”,江也浩从第一次见到花想一直这样叫她,江也浩总说,花想的血液里都会透出公主的孤独感。

“花想,你什么时候能在意一点这个世界,”底若很无奈看着一脸漠然的花想。

“嗯,”等了那么长的时间,花想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仍然是一脸的事不关己。

“果然是我们家的叶公主呢!”江也浩仰着头,哈哈大笑,伸手揉了揉花想的头发。底若也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想要什么发型?”造型师阿凉捧着花想的长发,满脸笑意的说。

“我想要短发,很短的那种,很短很短。”花想仰头冲着造型师一笑,很决绝的说。

花想话一说出,底若立刻就停下正在翻的杂志,抬头望着她,江也浩也很吃惊的瞪着大眼。造型师也轻轻的揉着花想的长发,不相信的笑着。

“开始吧,”花想坐的端端正正的就像要接受洗礼。

造型师捧着头发,头发好长,乌黑的像是能藏住很多的秘密。造型师心里有些可惜,还是剪了下去,一剪一剪就像在了断些什么,这就是花想想要的感觉。

底若和江也浩只是陪在花想的身边,看着头发落下,心里都有些隐隐的作疼。他们没有阻止花想,也许对于花想来说,她真的需要一个重新开始。

“这样好吗?”从发型店出来,底若轻轻的拍掉粘在花想毛衣上的头发。现在叶花想不是从前的长发俏丽,而是一头很短的头发,映着花想有些苍白的脸,却显得有些顽皮。

“我们公主,果然拥有着不凡的魔力,无论是长发还是短发,”江也浩用手指拣出花想毛衣上的碎头发。

“我以为过去很重,剪下来,原来不是很重。”花想摸了摸已经不太容易摸到的发尾。

“今天不是公主生日嘛,”江也浩看着花想。

“去吃东西吧,你的公主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底若把手搭在江也浩的肩上。

花想拽着额头上的头发,很不情愿的说:“林底若。我中午不是吃了一个苹果。”

“公主,那是你早上吃的,”底若很无奈的说。

“我们公主的记性不好,食欲不好,还真是!走吧!”江也浩拽着花想的手腕,就像是要把她拖走一样。

外面很热闹,世界很有精彩的一面,是给快活的人看的。

三个人拉拉扯扯的嬉闹着,只有和他们在一起,花想才会很大方的大笑。

“贱人,你想死,你就去死!”小巷里,传来打骂声。

花想她们互相看了一眼,匆忙的跑向小巷。

一个女生躺在地上,脸上都是血,嘴里不清不楚的呻吟。

花想他们过去的时候,只有这一个受伤的女生,没有见到其他人。

“看来,打人的人已经走了。”也浩看了一下四周。

花想和底若把那女生扶起来,花想擦掉她脸上的血。

“肖楚禾!”花想和底若几乎是同时叫出声,只是花想是一如既往的很平淡的语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