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第四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2450 2011-11-07 11:59:50

  花想轻轻的扶着肖楚禾在草坪上坐下,肖楚禾一下就瘫软下来。

“肖叔叔知道吗?”花想轻轻的问。

肖楚禾很久才说:“他,他怎么会知道,我死了,他都不知道。”声音是那么的绝望。

“安树来找我,说你找过他,你还真是不自量力。”肖楚禾依旧低着头。

肖楚禾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温和的和花想说过话,肖楚禾总是带给花想不断的冲突,打击,伤害。但是,花想依旧活得平平淡淡。就像从来都没有被谁打扰。

肖楚禾看着花想的眼睛:“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说完,泪水却流了下来。

花想只是看着天空,天空永远都有一大片的空白,留给人去想象,去疗伤。

“从小你就是那么好,你什么时候都在笑,全世界就你最快乐,哈。”肖楚禾无声的笑了,竟是那么的痛苦。

“你爸妈那么疼你,什么都给你最好的,你是幼儿园里最漂亮,最干净的,你就是一个公主。我呢,没有妈妈,有个继母从来不理我她说看着我就恶心。”肖楚禾停了一下,她很累。

她头放在花想的肩膀上,肩膀是那么的瘦弱,是怎么扛起这么多年的孤独。花想一直看着天空,让泪水流回心里.。

“所以我就一直告你状,一直欺负你,来保护自己的懦弱。我对你已经不是嫉妒,是恨。已经恨到了骨子里。即使到现在,也无法停下来。”肖楚禾泪水滴在了花想的衣服上,浸在她的心上。

“后来你爸妈终于抛弃了你,我很开心,我开心的用刀在手上划了口,让它流血。可我还是恨你,恨你,我只能继续。”她说的慢慢的,很用力。

肖楚禾缓缓地接着说着:“我跟了安树,我想要他毁了你,他得到我后,说我贱,我是贱,我想你和我一样不幸,比我更不幸。”

花想眼泪慢慢的落下,在有点惨白的脸上,留下浅浅的泪痕。

“小禾,我送你回家。”花想扶起肖楚禾。

肖楚禾想要甩开她的手,却是抓的更紧。

房门是开着的,肖楚禾的爸爸就坐在客厅里。目光狠狠的盯住他的女儿,继母立在一边,一脸的漫不经心,也许这一刻就是她盼望的。

“你还有脸回来,你都不觉得自己恶心!”她爸爸忽然大叫。继母在一旁竟露出微笑,一言不发的看着这一切。

花想走了过去:“肖叔叔,小禾她….”花想还没有说完,“花想这是她的造的孽,你回去吧!”肖叔叔冷冷的说。

“回去吧,叶花想,你不懂!”肖楚禾将花想推到门外,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那扇门重重的但是缓缓地关上,好像很留恋。

花想父母离开时,她就一个人搬离原来的家,从没有回来过。她看着记忆里的楼道,小禾在肖楚禾的家的对面就是花想原来的家,钥匙还在花想的包里,却已经打不开这里的门了。这里,肖楚禾掐过我的脸,花想忽然就笑了。

那扇门关上了,阻断了外界的一切,花想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她看着那扇门很久很久,她感觉的有些东西在离她远去。

她下了楼,底若竟在楼下等着她,花想向底若跑了过去,躲进她的怀里,眼睛里是一滴一滴的眼泪。

底若抬头望了望天,她怎么感觉今天的天空特别的远。

这一整天,天气都是特别的阴沉,显得诡异。

深夜,花想和底若盯着天花板,谁也无法睡去。‘嗡嗡’花想的手机,忽然震动,花想的脸上是很惊恐的表情。

底若拿过手机,接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深沉的声音。底若安静的听着,表情越来越阴沉。

“花想,我们去肖楚禾家,快点。”底若的声音很低,像是怕惊醒了什么。花想没有说话,安静的牵着底若的手。

肖叔叔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们了,花想什么都不说,也不问。轻轻的推开肖楚禾房间的门,看着肖楚禾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安静过。她就静静的躺在那,血流了一地,有些已经凝结。花想就坐在肖楚禾的身边,就像白天一样的陪着她。但是现在她却再也不能说一句话,即使她恨她。

肖楚禾的手腕上,有很多的伤痕,现在一个伤痕还在流血,这一刀是肖楚禾划得最重的一刀,也是最后的一刀。她身上还印着很多的深深浅浅的伤痕,那些绝望的时间里,她一次次的在在自己身上发泄,看着她流血,受伤,才会获得一点点麻木的快乐。

肖楚禾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什么,肖叔叔说怎么也弄不开。花想伸手握住那只伤痕累累的手,手掌一下就摊开在花想的手心。

这是一张没有沾上一点血的纸,是花想喜欢的绿色打底,只有写的很轻的几个字‘小想,你要小心生活’。花想紧紧地把纸攥在手心,没有人知道。最后,肖楚禾和花想说了什么。

肖楚禾是闭着眼睛的,她再也不忍看着这个残忍的世界。嘴唇已经没有血色,惨白的脸上藏着人不易察觉的笑。她终于再也不用承担什么,伤害,背叛,抛弃。

花想从来没有怪过肖楚禾,在她的心里,肖楚禾一直是那个她迷路时第一个找到她的人,然后把头骄傲的撇向一边,凶狠的说:“你真笨!”并紧紧地牵住她的手。

花想把肖楚禾的手,握在手心里,就像小时候一样。花想没有流泪,只是说不出一句话。

肖楚禾的爸爸,抱着头坐在沙发上,双手狠狠的抓自己的头发。也许他终于想起,他应该对女儿的心疼。再也没有肖楚禾了,她永远的成为别人心里的记忆,永远永远的搁浅在消失那一瞬间。

花想想起肖楚禾轻轻说过的一句话,‘孩子是我带来的,我送他回去’。不知道,那还是小小的孩子,在肖楚禾的身体里,有没有感觉到疼。

最后的那一刻,肖楚禾是很安静,安静的就像从没有来过这世界。

花想一直守在肖楚禾的身边,也许只有这个时候才没有嫉妒,没有憎恶,只有陪伴。

底若和花想一直等到了肖楚禾的葬礼,肖楚禾的那个父亲一下子老了很多,是不是只有毁灭才会唤醒温暖。

葬礼很安静,很少的人。花想看着照片,是她们小时候的照片,笑的很开心,肆无忌惮。

“肖叔叔说找不到小禾一张笑着的照片,只有小时候我们一起的照片,拿它做最后的照片。”花想轻轻的触碰着照片。底若静静的听着,现在只有安静,能守护一个悲伤女生的最后的路。

葬礼结束,底若陪着花想离开,从一个心情走过。

葬礼结束了,所有的人都回归到他们的世界,这个女生仅仅只是使他们伤心过。

“真没想到,会这样,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一个男生沉稳有力的声音,在肖楚禾的墓碑前响起,人群已经散尽,空旷的墓地显得阴森。昏黑的夜色,完全遮掩了他。他看着碑上的照片,看了很长的时间。男生身形高大,戴着很大的墨镜,遮住了他的心情,模糊了他的模样,却显得鬼魅。笔挺的黑色西装,精致的让人窒息。

“一路走好,”他转过身,最后看了一次照片,远远的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