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第二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2955 2011-11-07 11:59:50

  “怎么是你?”底若看着那个女生,肖楚禾。

“放开我!不关你们事!”肖楚禾争扎着推开花想和底若。一个人摇晃着站起来,趔趄着推开站着的江也浩。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头也不回。

“这女生很够呛,肖楚禾不是……”也浩还没说完,肖楚禾就倒在地上。“肖楚禾!”花想跑过去,肖楚禾已经晕了过去。

“带她去哪?”也浩看了一眼背上的肖楚禾。

“去医院,伤的那么重,死了怎么办?她可是千金小姐。”底若有点鄙夷的看了一眼肖楚禾。

“去我那吧,”花想淡淡的说。

底若很不高兴的说:“为什么?”

“回去再说,”花想牵住底若的手。

还是这么冰,花想的手从来就没有暖过,冷血,底若心里悄悄的说,眼泪却忽的落了下来,她比谁都清楚,花想这个不说话的人儿,是多么的善良真诚。无论谁曾经多么重的伤害她。

“也浩,把她放到床上,我去拿急救箱。”花想淡淡的说,脸上永远是那么的无动于衷,

底若却已经把急救箱拿来,开始帮肖楚禾清洗伤口,只是不看花想。也浩过去搂过花想的肩,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花想看着也浩,缓缓地笑了,她明白有些心疼是因为她。

“为什么不送她去医院?”底若面无表情。

“她继母会发疯的,如果知道她怀孕,”花想看着肖楚禾,有些犹豫的说。

“怀孕!”底若和也浩几乎是异口同声。

花想没有说话,摊开手,也浩拿过已经被花想揉成一团的纸,递给底若,是医院的诊断书。底若看了看,又把那张纸揉了几下。

“这肖楚禾还真能造孽!”底若恨恨的看了一眼肖楚禾。

也浩挠了挠头:“这肖楚禾,不就是你们学校校长的女儿,不是清纯玉女吗?”

“清纯,这年头就剩她清纯了,贱人!”底若的又是一脸尖酸相,眼睛看都不想看一眼肖楚禾。

“看来这妞,惹着我们妖女了,”也浩‘嘻嘻’的笑着。

“不是她,花想的考试能被算零分!卑鄙。”底若越说越火。

“那个诬赖我们公主作弊的,就是这妞,”也浩如梦初醒一样。

花想的考试是被算了作弊,不过也不是什么大考试,又是高中几乎天天都有考试。考试的时候,肖楚禾写了答案,传给了花想。花想还不知道是什么,就被作弊了。事情她也一直不是很清楚。

“不是她,你会受伤!”

“底若!”花想轻轻的叫了一声底若.。

“受伤,我们公主上次手骨折,就是因为这妞,公主怎么没说过。”也浩好像也被惹怒了,他原本就是因为底若快乐而高兴,她生气而愤怒。

花想沉默着不说什么,眼神有些不安。

“上次斗舞,伸腿把你绊倒,竟还装作不知道再踩上一脚,变态!”底若彻底愤怒了。

那一次是肖楚禾的舞社活动,因为花想的舞技超群,因为和舞社社长很好,不得已接受他的邀请。却没想到,花想会摔倒,并且胳膊骨折。花想并不清楚是不是肖楚禾,故意的,但是肖楚禾踩上一脚,花想却真正的感受到那种深不见底的恨。

“这妞还真狠!”也浩很恼怒的看着肖楚禾受伤的脸,眼神里都是愤恨。

花想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看着肖楚禾,眼神里藏着让人不懂得感情。

花想望着底若和也浩,怔怔的说:“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是一起长大,幼儿园,小学,初中一直到现在,就和你们一样。”花想的眼睛里竟有泪水。

底若和也浩忽然就不再说活,底若从来都不知道,花想和肖楚禾的事。只是知道肖楚禾一直很不喜欢花想,看花想的眼神里永远都是恨,从初中认识花想和肖楚禾,一直到现在。却不知道,肖楚禾竟是存在于花想最愉快的一段记忆里。

花想微微的笑了:“从小她就好像很不喜欢我。”

肖楚禾总是会把花想的干净鞋子,踩的脏脏的。把花想的辫子,用力的拽散开。把花想的漫画书丢进水里,或者撕碎。她还会拿剪刀剪破花想的裙子,在上面抹上胶水。花想每次想到这些,都不懂为什么,肖楚禾这么厌恶她。

“她妈妈很早就去世了,那时候肖叔叔(肖楚禾的爸爸)还不是校长,只是一个老师。很快,肖叔叔就娶了现在的阿姨,那时候我们都很小。”花想想了想说。

“我们公主是心疼她了,”底若很不屑的挑了一下眉。

“安树,不要,是你的孩子,是你的!”肖楚禾在睡梦中忽然大叫。

“安树,”也浩小声的重复了一句。

“孽障,你知道安树是谁!”底若瞥了一眼正在发呆的也浩。

也浩想了想,看了看花想,花想也看着她。

“安树不就是一土匪,肖楚禾这妞,眼神有问题。”也浩有点愤怒。

底若有些气不过:“还真是自作孽,活该!”

花想安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已经睡着的肖楚禾,不知道她经历怎样的恶梦。花想可以感受到肖楚禾在睡梦中发抖,睫毛不停地晃动。

也浩轻轻的牵过底若的手,底若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有话要说。跟着他出去,两人站在楼梯口。

楼道很暗,暗的令人很恐怖。“花想这些年是怎样的活得,这世界还真的残忍。”底若贴着也浩的肩膀,黑暗里谁也看不到底若落下的眼泪。

也浩却很认真的轻轻的拂过底若的眼泪,没有人知道这是怎样的默契。有些人注定相依为命,无论怎样。

“安树,原来恐吓过我们公主,”也浩很不安的说。

“什么?”底若声音有些颤抖。

也浩搂着底若的肩膀:“那次公主被打了?公主不让告诉你。”

底若不说话,泪水一直往下落。

她恨自己,那一次花想脸上有伤,她竟然相信花想的话是摔得,她就觉得自己蠢。

“我那发型店的阿凉哥,叫了兄弟打听,知道是安树,已经把欠我们公主的还了,”也浩拍了一下底若的肩膀。

“我还真够蠢的!”底若紧紧地咬着嘴唇,几乎想要把皮肉撕破。

也浩停了停说:“现在想想,应该和肖楚禾有关,怪不得那畜生不说是因为什么,原来是他女人。”

“贱人!”底若低声说,在这黑夜里显得是那么的无助。

底若安静的回到花想身边,在她旁边坐着。花想的目光是那么的透彻,就像生命的解析。

也浩和底若小声的说了些什么,就下楼去了。不一会,就提着一包的水果,放在花想房里唯一的桌子上。这桌子已经摇摇欲坠,真不知道,那么多年是怎样坚持过来的。

也浩在地板上坐着,双眼看着这小小的看着就很拥挤的房子。

我们公主已经在这里住了五年,没有他和底若的时候,你是怎样活过来,还成长的这么温暖。也浩把目光停留在安静的花想身上,默默的想着,眼眶就有点湿润。

这一夜,是花想的生日,是花想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底若知道,也浩也知道。这世上,幸好还有人知道。

“这什么地方?”肖楚禾挣扎着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周围。小小的窗户,透过点点的晨光。

花想揉了揉眼睛:“小禾你醒了,还疼吗?”

“叶花想,我怎么会在这里?”肖楚禾看到坐在床边的花想,又露出厌恶的表情。

“你…..”花想还没说话,“你这贱人,给我好好的消停会,不是我们花想,你还不知道被哪只野狗啃呢!”底若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有些气急败坏。

肖楚禾一下子没反应,眼光也变得不那么放肆。

“哟。你这妞,还真欠!你是不是没死够,”也浩盯着肖楚禾,一脸的玩世不恭,染得五彩的头发,乱糟糟的。

“要你们管!”肖楚禾好像想起了什么,掀开被子,晃晃得下床就要走。脸上尽是冷漠和憎恨。

“肖楚禾,这个给你!”也浩扔给肖楚禾一个东西,脸上淡漠。肖楚禾接过,是那张医院的诊断,“你们!”肖楚禾瘫坐在床上,神情是深深的绝望。

“你没问题吧,安树,你也要,你口味还真恶心!”底若心里流露出厌恶。

花想站在一边,表情淡然。

“你们怎么知道?叶花想。”肖楚禾恨恨的看着花想,花想依旧是淡漠。

底若站在肖楚禾面前,冷冷的说:“你再敢动一下我们叶花想,我会让你真的被狗啃。”

“我们不会说的,”花想静静的说,语气没有起伏。

肖楚禾看了一眼花想,抓起衣服,走了出去,把门摔得很响,带着秋天特有的寒。

“贱人!”底若还是很冷的语气。

花想看着底若和也浩,安静的笑,眉眼是一如既往的沉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