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第十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3194 2011-11-07 11:59:50

  底若顿时陷入极大的创痛中,江也浩的妈妈,就是那个会拉着她回家吃饭的,会给花想的记忆唯一温暖的人。但是底若现在才想起,自己已经有多少的时间,没有想起过这样的善良。她甚至从没有想过要去想念她,这些年她只顾着自己心疼,一直固执的舔舐自己的伤口,从没有在乎别人的感受,她忘了她曾经的世界。

花想听着也浩的悲伤,最亲的人远远的离开,从此再也找不到她的模样,她的声音,她掉落的头发,她的一切都只是记忆。永远都不会在坐在她的身边,听她说话,永远不会再看到她笑,她哭,一切永远的都只能留在心里。

花想的眼泪顺着苍白的脸,落着,每一滴,都是祭奠。

也浩已经很久都没有提起他爱的母亲,底若已经想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也浩的眼睛只想找到自己。也浩不会在花想的面前提起他的家,那个看似幸福的家。他不仅仅是想保护花想还有自己.

葬礼已经结束,也浩才能够悲伤,他给这个世界太多的阳光,因为他也是一样渴望着温暖。他不能给这两个孤独的女孩更多的悲伤,所以只能选择阳光。有些人的阳光是温暖,有些却是阴影。明媚了多少给别人,就阴暗了多少给自己。

底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起父母,就像花想一样,久到底若已经想不起幸福的感觉。也浩一直倚着花想的肩,像丢了全世界。就这样,三个人向无依无靠的相依偎在一起,没有了天地,没有一切。

“爸…..妈,”花想叫出声了,声音却是断断续续的,不连贯。花想把唯一的照片,贴在心上。这是她那年从家里搬出来的时候,拿出的唯一的东西。她一直放在自己以为找不到的地方,却是一直都在她的心里。爸妈走的时候,就留花想一个人在家里,还有一张银行卡。花想就拿着卡,一个人走了出去,再也没有回去。

花想坐在墙角,紧紧地握着照片。照片带着发黄的印象,岁月的褶皱。照片上爸妈,还是当年的年轻,搂着小小的花想,笑的是当年的幸福。花想没有流泪,而是笑了,她想起了她珍惜的幸福,即使都已成往事。

再见江也浩,他已经褪去年少的不羁,成熟成了山。不再染上五颜六色的头发,不再喜欢说话,寂静的就像夜空最暗的星。只是还是陪在花想和底若的身边,现在他们真的陷入孤独了。孤独的没有边际,没有天空。

现在还有谁能够失去花想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现在的她是更长时间的望着天空,眼中找不到世界的痕迹。

“其实我妈她已经生了很久的病,每个星期都要消失几天去陪着她,不想告诉你们,你和底若承受的都太多了。”也浩很平静和花想并肩看着已经即将落尽的夕阳,笑的心酸和不甘心。

花想望着天边的落日,想着生命的落幕是不是也可以向夕阳这样夺目。底若站在他们的身后倚着墙,掐着已经麻木的手心。

现在的也浩和花想他们一样,再没有心疼他们,在没有。

花想和底若放学,也浩等在门外。也浩的笑还是刻意的温暖,连悲伤对这个男生来说都显得奢侈。花想直直的走过去,牵住也浩的手,安慰自己心中的愧疚。是她一直逃避着,从没有想过,陪在她的身边的也浩和底若。

“今天,那个乔孑往没惹你吗?公主!”也浩嬉笑着问,眉眼中有着呵护。

底若看着江也浩:“他倒是想,不是有我在吗?”

花想只是笑,看着他们。

“我总觉得乔孑往,别有用心,总是哪里不对,”底若忽然很严肃的说。

也浩没有说话,眉头却拧成了花,开在眉心。

“我一无所有啊,只有你们,”花想笑笑说。

“公主,你不会喜欢他吗?他好像很抢手!”也浩忽然冒出一句。

花想捏住也浩的脸,轻轻的揉在手里。

也浩笑了,眉头的结豁的舒展开,他知道花想不会喜欢他。因为,花想的心,从来都不是空的。也浩却心疼的看着底若,那个看起来永远坚韧的女生。

“叶花想,”是乔孑往,依旧是伟岸的身影,被浅浅的日光扯着显得虚无。

他挡在花想的面前,直视着花想的眼睛。那是一双看似藏着明净细腻的眼中,怎么也无法真实。花想由他看着,没有任何的回应。乔孑往突然就把脸转向一边,玉静的脸上,显着似有若无的绯红。

“我喜欢你,叶花想。”乔孑往的声音就像是冬天的风听起来瑟瑟发抖。

花想没有看他,牵过已经愣住的也浩和底若,走的面无表情。

“公主没事吗?”也浩回头看看还在原地的乔孑往。

底若的脸上却有点掩饰不住的兴奋和刺激,也浩望了一眼底若,眼中的失落一瞬而过,没有给人发现的余地。

花想没有回头望,她不想望到一地的心伤。

花想他们刚到家的楼下,就被人叫住。

“肖阿姨?”花想看着叫住他们的女人,有些惊讶。

“你是叶花想吧,我是肖楚禾的继母,你还认得我,”女人的声音很轻,又好像很用力。

也浩和底若都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们,有些不知所以。

这个女人在几天的时间里,苍白了太多。眼睛深陷在眼眶里,好像掉入巨大的陷阱,无法自拔。再没有原来的妖艳惹眼,而是像被掩埋了千年,再也经不起日光一样的颓败。消瘦的让人悲伤。

“肖阿姨,怎么了吗?”花想小心的问,尽管这个女人已经不是原先的盛气凌人。现在的花想是担心惊吓了她,她太疲累了,好像无法再承受哪怕一根头发的重量。

“我们回家吧,去看看你肖叔叔。”女人强撑着说,眼眶干涸的像沙漠。

花想的心似乎在一瞬间,就彻底崩塌了。她有了不好的念头,她希望不是真的,但是她知道已经无法挽回了。

门前已经挂上了白幡,显得那么的招摇。就像花想想的那样,肖叔叔死了,就像肖楚禾一样的安静。

“医生说是心脏病发,”肖阿姨说的很慢。花想却只能在那里站着,怎么也无法向前。这一切是不是可以是一场恶梦,醒来时我们还小,还在笑。

也浩和底若只能紧紧地拥住花想,死亡就像是头发一样的平常,发生在生活里。

“我是来找他谈离婚的,没想到见到的却是这样,他死的时候应该不会太辛苦,因为只是一瞬,”肖阿姨的笑,透着嘲讽和心酸。

花想走到肖阿姨的身边,看着她颤动的目光,就扑倒在她的怀里,默默地流泪。花想从没有想到过会和这个女人拥抱,相依偎。但是命运从来不会让人知道,就在下一瞬间,又会发生什么,又将如何面对。

女人笑了,努力的忍着眼泪,拥抱着这个躲在她怀里的孩子。如果当初她也可以这样将肖楚禾搂在怀里,安慰她的害怕。这一切会不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残忍。她慌忙的翻自己的包,把所有的东西都倒在地上,终于哆嗦着拿起烟,慌忙的点上,含在唇边。

花想看到散落在地上的东西,里面竟有很多瓶的心脏病的药。即使是来谈离婚,也无法停止自己的爱,这才是这个女人的最初。

肖叔叔安静的躺在客厅,脸上是从没有见过的祥和。

“你肖叔叔很疼你,但是又没有办法面对你,因为他无能为力。”阿姨抽着烟,手还是有点哆嗦。脸色苍白,没有血色。

“那阿姨您为什么不和肖楚禾好好的相处呢?”也浩站在旁边,问的吞吞吐吐。

那个悲伤的女人忽然很猛的抽了口烟,苍白的脸上渗着浅浅的笑,显得无奈而伤感。

“小禾她似乎恨世界上所有的人,这次她怀孕我以为她爸爸可以让她学乖,没想到,哈”。阿姨的笑声,在这个空旷的家,显得那么的哀痛。

“也因为这,他爸和我离婚,他又走了,还真是讽刺。”阿姨又抽了口烟,缓缓地说。

“肖阿姨,”也浩轻轻的叫一声。

女人还是笑着,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跋扈,只剩下单薄的孤独。

“花想,房子要托你照管了,我知道你才十六岁,但是现在你叔叔和小禾都不在了,我也是个外人,他们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女人幽幽的说,像是抛弃了所有。

“阿姨,不能这样,你要去哪呢?”花想拉住女人的手。

“我想出去走一走,其实这些年我一点也不快乐,一点也不,也许回来,也许不回来。”女人拉住花想的手,眼神是释怀。

花想没有说话,默默地点了点头。她已经不能拒绝,这个地方发生了太多的事,让她无法藏躲。

安葬了叔叔,送走了阿姨,一切就像真的告一段落。花想握着手里的钥匙,感受它的真实存在。

“公主真的要去照管他们的房子吗?”也浩迟疑的问着花想。

“花想,你真的想清楚了吗?”底若也是,表情有点不自在。

花想只是对着他们微笑,没有说话。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那么多的人离开,再也不会再见。”也浩说的云淡风轻,泪水落得无声无息。

“也浩,”花想把手搭在也浩的肩膀,“我没事,”也浩笑着说,泪水还留在脸上,心甘情愿的被风吹着。

“那是不是安树?”底若忽然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