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第十八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1399 2011-11-07 11:59:50

  “底若,你在想什么,”花想敲了敲底若的桌子,她看到底若发了很久的呆。

“没什么,怎么了?”底若缓过神,看着面前的花想,一脸的疑问。

花想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乔孑往在哪里?”韩星柔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花想的面前,冷冰冰的问。

底若很惊讶的看着韩星柔,她的猖狂,让底若感到呼吸很困难。

“你是不是有病,忘记吃药啊?”底若斜着眼睛,看着韩星柔。

“乔孑往在哪里?”还是这一句话,韩星柔只是重复着问。

“我不知道,我和他不熟悉,”花想说的心平气和,因为这是真诚的。

“你骗人,孑往他,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韩星柔有些哭声。

“你犯贱,一边去犯。不要在骚扰花想!”底若拉住花想的手,就走了出去。

班里又有的小声的议论。

“她被抛弃了,”“真的”“哈哈哈哈”议论声越来越大,韩星柔愤怒的推翻了桌子,班里顿时安静下来。

叶花想,韩星柔在心里狠狠的念着花想的名字,五官纠缠在一起。

“韩星柔是不是有病,什么事都招惹你,自己下贱还要拉着你!”底若说的咬牙切齿。

花想看着底若,目光很柔和。“韩星柔这么喜欢乔孑往,”花想很久才说话,她的脑海了忽然想起了肖楚禾,在花想的记忆里,肖楚禾还是那么的清晰。

“啊”底若尖叫了一声,就倒下了,花想还没有来得及回头,就倒下了。韩星柔拿着木棍,笑着看着已经晕倒的底若和花想。

“带他们走”韩星柔冷冷的冲着两个男人说,他们就把花想和底若分别放进两辆车里,脸上透着杀气,让人胆寒。

“把林底若那贱人送到她喜欢的地方,去享受,听到没有,”韩星柔的声音,有些嘶哑和邪恶。她走到底若的身边,手指在底若的脸上游走,“我会让你知道,动我韩星柔的下场,你会很舒服的,哈,”韩星柔的笑,就像是毒蛇一样的爬在她的脸上。

韩星柔让人带走了底若,一个人守着花想,托着她的脸。“你怎么会这么好看,你是不是人啊?”韩星柔像是在对花想说话,又像是对自己说。她的表情就像是游离在另一个世界,扭曲的脸更加的扭曲。

“我会好好的对待你的,”韩星柔趴在花想的耳边,脸上潜着笑。

底若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晕的,模糊的看到一个男人光着身子想要往她的身上爬。底若想要挣扎,她拼命的挣扎。她一点力气都没有,这个人都瘫软着不能动。

“不要动,你现在是我的,等我啊,”底若隐约听见一个男人令人作呕的声音。

“滚开,滚开,”底若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她奋力的想要推开他。

“等我给你慢慢脱衣服啊,”底若连喊得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那个男人扯开她的衣服。

“身材还真是好,”手顺着底若的腰间划了下去。

“放过我,混蛋,放过我,”底若只能发出细弱的声音。

那人压在底若的身上,“哥哥可是交了钱的,放过你,我会死的!”

“放开我,”底若的手有了点感觉,她不停地挥打着。

“贱人,都到这里,还他妈的不情愿!”男人说着抓住底若手,用皮带紧紧地绑住,又朝着底若的脸上,胡乱的抽着巴掌。

“放开我,放开我啊!”底若无力的叫着。

那人一把撕开底若的衣服,底若痛苦的流着眼泪,生不如死的躺在那里,任由男人摆布。

底若听见有敲门声,她不断的用孱弱的声音叫着‘救命’,却一点用处都没有。

“怎样啊,柔姐说有好货,”又一个男人进来,笑声阴森而奸邪。底若不由得发抖,只能一直叫着。

“已经灌了她药,待会我先,”那个那人对刚来的人警告式的说。

“柔姐还真是好眼光,这妞真是好,我要忍不住了,”来的人径直坐在床上,就开始脱衣服,眼睛一直盯着底若,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揉摸着底若的脸,另一只手在她的腿上粗暴的揉捏着,底若不住的颤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