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第二十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1554 2011-11-07 11:59:50

  “花想呢,江也浩,告诉我,她在哪里?”底若就像崩溃了一样的大叫,叫声就像深夜孤独的幽灵。

“我们在找了,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也浩像是安慰底若,又像是安慰自己。

“我要去找她,也浩,你知道的,江也浩,”底若用力的拽着也浩的衣服,指甲掐进肉里,喊得撕心裂肺。

底若掀开被子,还没有走,就跌到在地上,无力的坐在地板上。她没有一点的力气,走下去,她好像被抽干了一样。我的灵魂没有了,底若自言自语。

也浩看着无助的底若,将她放在怀里,小心的呵护着。

底若只能流着流不尽的泪,抱着双腿,坐在地上。

“底若,花想不会有事的,不会的。”也浩用尽全力,想要更坚定一点。

底若再也不说话,只是坐在地板上,盯着地面,泪水流成悲哀的河,淹没了她的所有。

花想感到有水流在她的脸上,她以为自己又哭了。她睁开眼,周围是模糊的一片,她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事,眼前的一起让她感到莫名。

这是间房子,花想只想到了这个。她用力的看着四周,想要认清这里,她看到有一个很小的窗口,透着阴寒的光。花想的心,忽然就安静了,这里的黑暗是她熟悉的。

房顶不断的有水掉下来,掉在花想的身上,脸上,唇上,还有心上。

“你醒了,你睡得太久了,”房子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花想的心,不禁拧在一起。是韩星柔,花想记得她的声音。

“让我等的太久了,叶花想。”韩星柔的声音,很不耐烦。

“韩星柔,是你,对吧,”花想对着黑暗,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她不喜欢回音。回音会让她感到后悔。

“叶花想,你怎么会这么聪明,真让人讨厌!”韩星柔鄙夷的说,花想都能想象到她的表情。

“底若在哪里?”花想语气很生硬。

韩星柔冷冷的笑了几声,“她那个贱人,现在应该很快乐吧,那么多的男人在她的身上爬来爬去,哈哈哈哈哈。”韩星柔的笑令人毛骨悚然。

“韩星柔,你不要伤害底若,你讨厌的是我”花想的声音像是在命令。

韩星柔的的声音,却消失不见了,她不再理会花想。

花想被困在这间黑暗的房间里,她感到有些窒息。

韩星柔坐在高高的看台上面,看着花想在黑暗里摸索,她很高兴,她喜欢看到花想没有出路的样子。

花想不再横冲直撞,她倚着墙坐了下来。她唯一关心的是底若现在怎么样,她不能让底若出事,更不能因为她。

韩星柔恨得是我,现在的一切只因为我,花想缩在角落里想着。

“叶花想,放弃了吗?你放弃活着了吗?”韩星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徘徊在黑暗的上空,让花想感到压抑。

“韩星柔,你想要做什么,杀了我?”花想低沉的说。

“杀了你,我还没玩够呢!”韩星柔故作惊讶的说。

“是为了乔孑往?”花想的声音更加的低沉了。

韩星柔忽然没有了声音,“是不是?”花想又问了一句。

“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我什么都给他,他却只看你,”韩星柔的话,像针一样的刺痛。

花想没有说下去,只是沉默。

“叶花想,我的一切都不你好,没有人要你,我不是,我有那么多的人争着要我!”韩星柔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你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可怜人,所有的人都会抛弃你,唾弃你,我不是,所有的人都爱我,”韩星柔好像说的很开心,她喜欢和花想比较,看着花想走投无路,她就感到兴奋。

“韩星柔,我的确是你说的那样,他们抛弃了我,我抛弃了我自己。”花想说的很安静,就像是在说别人,她没有伤心,伤心对于花想来说,太无聊了。

韩星柔没有料到花想会有这样的回答,她愣愣的立在那,说不出话。

“韩星柔,放了底若,”花想说着,竟是像在哀求。

韩星柔很久没有说话,“你是在求我,为了林底若那个贱人,哈,你原来这么心疼她,”韩星柔不相信的说。

“她不就是你身边的狗吗?因为你没人要,所以特招那些贱人喜欢!”韩星柔似乎生气了,她的声音不断抬高,像是积了满腔的怒气。

花想听着韩星柔的话,她知道,无论花想现在在哪里,这个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花想不知道韩星柔想要对她做什么。

“你想救她?啊!我无能为力,我现在和你一样,只能呆在这里。”韩星柔忽然又很高兴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