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第三十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1104 2011-11-07 11:59:50

  “离她远点,你知道我的,”安树顿时愣在那里。

他挂断了电话,神情落寞的看着远方的天,现在夜晚的爱,他也给不了了。

泪落了下来,他都不知道,他想着花想的一切,想牵她的手走进阳光,想永远拥她在怀里。

他抛弃了过去,却还是不能拥有一点的现在,他的生命被恶魔诅咒着。

他又要放下花想,守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了,将脸上的柔和伪装成了冷漠。

花想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威胁,只有她关系他的生命,只有她拥有他的完整和残缺的爱。这些年,他埋没着自己的爱,小心的呵护她的想象。

“春夏,帮我接她回家,小心点!把这个给她”安树对春夏说,递给她一封绿色的信封。

春夏有些愕然:“你不去吗?”她看着手中的信封。

安树的冷漠显得僵硬,没有说什么,春夏的心感到了凉。

花想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底若,也浩也像消失了一样。花想的身边,只有了春夏,没有安树。看过安树的信,她的泪水,慌忙的落着,抛弃就像是花想生命里的必须。

谁都可以抛弃谁,可以罔顾泪水和回忆,把一个人丢在记忆的空白中,再也不去拾起。

春夏看着一个人坐在墙角的花想,那么的孤独和努力。

春夏再也忍不住安树突如其来的冷,她到处找着安树,她不明白。直到最后在酒吧里,把安树从醉生梦死中拉出来。

“安哥,为什么?”春夏看着脸上就像冬天一样冷的安树。

安树没有回答,依旧沉默着看着窗外。

“为什么这样伤害她,你伤的还不够?你到底写了什么?”春夏很急迫。

“春夏,不关你的事!”安树冷漠的拒绝着。

春夏扬起了嘴角:“花想看过你的信,就一直缩在墙角,你见过那种孤独和绝望吗?”她的泪水忍不住掉落下来,对于花想她很心疼。

安树的心在颤抖,“你舍得吗?”春夏拉住安树微微发抖的手。

他毫不动容的沉默,春夏再也忍不住,甩开他的手。

春夏不明白,为什么忽然间就不爱了。

安树看着春夏远离的身影,他坚持的无动于衷开始崩溃。

花想看着周围的一切,她自己在这里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习惯了孤单。

她的心厌倦了留恋,眼光落在了堆在墙角的礼物,这么些年是这些礼物,提醒她还活着。手指放在那些礼物的包装上,留下清晰的痕迹,岁月过了那么久,灰尘积的很厚。

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些礼物,这是她父母唯一给的关心。她不知道他们现在好不好,除了用不完钱,和每年的礼物。花想没有他们任何的消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找到了他们想要的幸福。

底若忽然推门进来,声响很大。

“底若,”花想看着进来的底若,脸上浮现一丝惊喜。

那一次在医院里底若愤怒的质问过花想,花想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底若只是安静的收拾自己的东西,所有的一切,花想看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底若碰落花想放在桌上的书,还看到里面的信,信纸落出来。她捡了起来,看到里面的字,脸上露出冰冷的笑。

“人家玩完了,哈,你还没玩够,啊”底若的声音很阴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