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第四十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1048 2011-11-07 11:59:50

  “我们是看到她的遗言,上面有你们的名字和电话,所以才叫你们来,”警察慢悠悠的说。

“叶花想是哪一个?”一个警察忽然问起来,眼神落在花想的身上,“是你,”他试探的说。

“怎么?”安树望着他。

“这是你住的地方,她在你这死,看来她真的很恨你,”这一句话深深的刺在花想的心上。

直到花想他们走,韩星柔的继父都没有来,韩星柔就在那里悬挂着,被这个世界鞭打着,遍体鳞伤的走了。

最后,看她走的,竟是她最恨的人。她留下的只有几个字,薄薄的没有生气。

‘这样你满意吗?’就是这几个字,和一个问号,‘满意’成了一个韩星柔最后的挽救。

用生命的终结来惩罚一个人,奖励另一个人,这是韩星柔最后的做的。

韩星柔也死了,这是她对花想的报复,但她不是肖楚禾,肖楚禾的最后已不再执迷。

花想坐在地板上,地板暖暖的,安树铺上了树叶的毯子,坐在上面很暖。

安树坐在她的身边,窗外的天空显得很远,又很近,好像可以碰到,又像永远也到不了。花想就像是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望着很远的地方,只要有安树在身边,花想的心就不会沉重。

安树轻柔的搂过花想,也许明天,就会分离,他们连现在都无法掌握。

花想从没有跟安树提过肖楚禾,她不想,她不想知道,肖楚禾和安树的关系,安树也从不说,肖楚禾是他们间的停顿。

停靠在安树的身边,是花想穷尽一生想要的幸福。

“韩星柔死在了花想的住的房子里,”也浩轻轻的在底若耳边,像是很怕惊扰了她。底若就像是失了魂魄,躲在他们曾经的‘酒窝’里,看着花想的照片,每一个表情都让她想念。

“你说什么?”底若听到也浩的话,落魄的目光里露出恐惧的光。

“底若,”也浩握住底若的手,冰凉的就想没有雪的冬天。

“我要去找她,她现在一定很害怕,花想一定很害怕,”底若挣扎着,显得虚弱而绝望。

“底若,没事的,安树在,没事的。”也浩着急的说。

底若冷笑了着,“对啊,没事。她已经有了安树,安树,”底若痛苦的把自己蜷缩。

也浩心疼的看着底若,现在的她是那么的瘦,像是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既然这样的想念,就去见她,总会有一天会遇见,会伤心,会怀念。”也浩说的那么的轻,心里却是那么的重。

底若沉默着,抗拒着,躲避着将要面多的一切。

“我要说什么,说我爱她,说我想拥有她,说我是同性恋,哈,”底若的脸上带着令人心寒的笑,就像是在抽打自己,折磨自己。

“底若”也浩只能一遍遍的叫着底若的名字。

不幸发生在每一个他们存在的时间,成了他们证明活着的证据。

花想看着睡着的安树,在彼此的身边,就像是有了另一个世界,那个地方,从不吝啬温暖。有着蓝天白云,还有自在生死的花草。一切只是心安,只因为心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