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第三十九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1033 2011-11-07 11:59:50

  “春夏,韩星柔她,”花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

安树看到愕然的花想,他走过去,搂住花想。

“花想,没事的,花想,”安树怀里的花想,就像无助的枯草。

花想想起了肖楚禾,韩星柔就是第二个肖楚禾,所有的一切就像是预谋好的阴谋。她看着他们死,年轻叛逆的生命,留不下一点的心情。

“安树,带我去,”花想倚在安树的怀里,她不是找依靠,只是一切让她感到罪恶和愧疚。

安树看着春夏,春夏点了点头。他们都知道,最终还是要面对,世界本不是那么的神秘,只是因为有太多的不见阳光。

路上的风很大,很冷,吹在心里会很痛。

春夏看着安树和花想的背影,美的就像曾经约定。

韩星柔的死,就像是又一个警告,有一个伤害。无论是肖楚禾,还是韩星柔,这一切都不受控制的发生着,毁灭着。

花想一个人住了那么多年的房子,现在躺着一个没有呼吸的人。安树不知道,花想要怎么才能承受。

为什么要在这里,在花想的家里,韩星柔就像是针对花想的报复,春夏了一眼花想。这个女孩无辜的承受着太多的仇恨,就像是黑夜里的诅咒,只是为了伤害花想。

走到花想加的楼下,这已经是这座城里很老旧的房子,岁月给它一道道恐怖的裂痕。

花想是这里唯一的住户,没有人还在这里住,花想只是想找个地方,藏起自己。古老的地方,透着时间的压抑,每一道裂痕都透着过去的呻吟。

花想停住了脚步,乔孑往站在他们的对面,微笑的眼睛,藏着恨意。

他看着安树怀里的花想,我绝不会再犹豫,绝不会放手,乔孑往对着自己呐喊。

“乔孑往,”花想叫住了他,乔孑往冷漠的笑着,看着花想和安树。

“真没有想到,韩星柔还是死了,”他好像很叹息的说,努力的压抑的着心里的愉悦,他走到花想身边,眼神却看着安树。

安树搂紧了花想,看着乔孑往微笑的眼,压抑的邪恶。

“我昨天…..”花想没有说完,“我知道了,你没事就好。”乔孑往笑着看花想。

安树带着花想走在昏暗的楼道,乔孑往走在他们的背后,他的心忍不住的发抖。花想在安树身边的那份安心,让他感到痛苦。

“啊”春夏看到韩星柔的那一刻,她几乎要被吓疯了。

韩星柔悬挂在那里,被白色的布紧紧地勒住,就像是诅咒。

安树伸手捂住了花想的眼睛,花想的泪还是浸湿了安树的手。

“对不起”安树把花想紧搂在怀里,“对不起”,安树吻着花想的泪。

乔孑往笑着看着这一切,笑着看着花想和安树,他的心却是在刺痛,

“为什么不把她放下来,”春夏看着韩星柔悬挂的尸体,很气氛的说,这是死的凌辱。

“等她的亲人来,”一边的警察不安的说,“不过你们都来了,她继父怎么还不来,”他们已经很不耐烦了。

“真不是人,”春夏愤怒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