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堂落的泪

第五十二章

天堂落的泪 爬耳 1006 2011-11-07 11:59:50

  这里就像是所有的悲伤的坟墓,埋葬了爱和不爱。底若已经哭不出来,她所做的一切,是那么的卑鄙,但已无法释怀,无论是花想还是乔孑往。

她的心从前以后只是向着花想,即使白日也成了黑暗,每一个人的心里想着的都是毁灭。她像自己已经麻木的心承诺着,哄骗着自己。

她躺在那里,像过去一样的躺着,只是只有她一个人挣扎或屈服。她的心已经学会没有一点的声响,预习着永远的安静。

“让她安静会,”安树轻声对春夏说,眼神始终留在始终沉默的花想身上。

春夏顿时抹去了她焦急的神情,她恐慌的只是花想对安树的爱,她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花想和安树的爱。

但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花想真的或许永远也不会明白,底若对自己的伤害。他们总是习惯了用伤害唤醒爱,最后只是伤的更深,再也无法回头。

安树满眼执着的望着花想空虚的背影,他的心有些刺痛。

没有了我,你的眼泪要盛放在哪里,安树的深情是从没有的落寞。

现在的所有都在迫切的背叛着,因为爱,因为全心全意的爱。花想的背影,在安树的心里,勾勒着永恒的记忆。

花想的心,艰难的承受着,她只是还渴望着最后的一切都好。只是还牵挂着小时候的温暖,只是还不够勇敢。

“花想,林底若和安哥,什么都没有!”春夏还是忍不住对着安静的花想说。

安树拉过她,眼神有些责备。也只有他知道,花想从一开始就明白,什么都不会发生。她的心向着安树,也向着林底若。

底若在花想的心里,是巨大的伤口,已经无法挽救,只能由着它流血。

“嗯,”花想终于轻声的回答了春夏,安抚着她的不安。

春夏望着只是看着天空的花想,她的心不由得抽搐着疼,不仅仅是对安树,还有这个只懂得安静的花想。

沉默了很久,安树只是依恋的陪伴着花想。春夏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是多余,她只是安静的退了出去,她从来都没有参与他们的世界,只是远远的看着,守着。

还有你收留我,春夏漫无目的游走着,停在酒吧的门口,对着自己说。

她为自己画了浓厚的妆,不真实而妖艳。只有这样,才有足够的勇气,穿梭于黑暗,游走在不同的恐惧的中。

这里她是熟悉的,甚至是明白的。这里的醉生梦死,都是真实。随处的角落了都隐瞒着死亡的讯息,每个人都在崩溃的享受着。

春夏倚着酒吧迷失的灯光,这里的一切就像是鬼一样的腐蚀着。

彼此的都只是沉迷在自己的圈子里,没有人去打扰别人的活法,也没有人在意。

“今天不上班?沙子!”一个熟悉面孔,春夏只是知道,却不记得名字,这里也没有名字。

春夏冷冷的看着他,眼神是无尽的迷失。只是沉默着喝着烈酒,让那挡不住的诱惑,燃烧在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