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四章:追杀

剑霄 苦M瓜 2459 2013-09-01 12:51:08

  玉天河即便额头上鲜血淋漓,也没有想过用手去擦,久而久之伤口处的血液凝固,结成血痂。他提起全身力气沿着下山的路一路狂奔,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只是满心的悲愤、委屈和不甘像是皮鞭般抽打在他身上,玉天河觉得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突然一僵,脸朝下的摔了下去。下山的路陡峭崎岖,且多荒草荆棘。玉天河这么一摔,再也控制不住身体下坠的力道,沿着路就滚了下去,一路的荆棘勾破他的衣衫,在身上划出一道道血痕,直到重重撞到小路转角处的一棵大树才止住。树上的枝叶簌簌作响,惊奇了几只熟睡的宿鸟,划破夜空的宁静。玉天河感觉到一阵令人作呕的晕眩,浑身像是被碾压过的疼痛,而遭受撞击的背部更是疼痛无比,脚踝、膝盖和臂肘处的衣服被撕扯的破烂不堪,额头上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蒙住他的双眼。失血过多的虚弱感阵阵袭来,玉天河浑身冰冷,眼皮变得沉重,只能感觉到自己的不断地在下坠、下坠,疼痛的折磨仿佛永无止境,而昏迷也成了一种解脱。

山间崎岖的道路即是是白天也很少有人走动,更何况是如此深秋寒夜。但此时破风声响起,一个中年人,一袭青衫,脸部棱角分明,两鬓如秋霜般苍白,脸色平静的走到伤痕累累的玉天河身边,俯下身来,用手拭去他额头上的血迹,眼里满是怆然。良久,中年人叹息一声:“少年人血气方刚,如此耿直的性子却是难得。”说罢负手而立,转身的瞬间眼神突然间变得冷凝,浑身散发着猎人步步逼近猎物时的杀机,平静的说道:“既然追到这了,何必躲躲藏藏。”

一时间风啸大作,隐藏在暗处的几道黑影纷纷激射而出。一众黑衣人迅速成合围之势,以中年人身后的大树为中心,呈新月形的阵型散开,左手执刀,右手按住刀柄。八个人都是黑衣蒙面,手上的长刀也是一样制式,刀虽未出鞘,可是从刀柄和刀鞘间的缝隙中隐隐可见寒光。其中一人排众而出,沉声道:“在下替人办事,希望前辈不要为难。”领头人声音低沉浑厚,中气十足却毫无生气,显然是用深厚的内力强行改变声线的结果。

中年人脸上看不见丝毫的怒色,杀机骤然收敛,脸上玩味的表情如同得手的猎人玩弄重伤的猎物:“八个高手深夜追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年,且迟迟不动手,难道非要下了这玉剑峰才敢出刀吗?”黑衣人面罩隔绝下的脸庞也满是寒意,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斩草除根,但是却务必在玉天河下山后动手,且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虽然他觉得本方八人收拾一个武功不入门的少年完全有把握,却不得不一路跟踪至此,想不到中途突变,心中不禁埋怨起那人的顾虑太多,作茧自缚。此时黑衣人语气也冷硬了几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兄弟们过得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也不怕得罪什么人。”中年人饶有兴趣的发问:“哦?那我硬要保他呢?”所有黑衣人蓦然抽出刀来刀锋前指,八个人的杀气汇聚一齐,像一堵墙一般压过来,声音如同刀锋一般阴冷:“请前辈三思。”

中年人嘴角猛然抿起森冷的弧度,气势暴涨,身形飞速向前,向着八人汇聚的杀气冲去。他的身形仿佛水里灵动的游鱼,每前踏出一步,另一只脚就会在旁边迅速点出一道内力,身形微妙的转换方向,从斜前方出去,总体呈之字形前进。八人都是眉头大皱,中年人诡异的身法完全搅乱了他们的气势。八个人虽然都是成名已久的杀手,但是杀手本身重的是隐匿藏身,待到目标毫无防备时给予雷霆一击。此时行踪暴露,实力已是大打折扣,唯一的依仗就是八人赖以成名的合击之术。而完全无法锁定对方身形,就仿佛弯弓搭箭的射手失去了目标,刀中积蓄的杀意完全无法爆发,他们只有坐以待毙的份。

眼看中年人步步紧逼,黑衣人知道避无可避。八人同时挥刀,刀锋划过的轨迹如同暴雨一般密集。中年人右手信手一挥,亮出袖中的一柄短剑,短剑毫不起眼,颜色乌黑,材质上显然不如对方泛着清冽光泽的精钢长刀。但是当前方的三名黑衣人的长刀被短剑格挡,还未等他们发力,就感觉一股螺旋状的吸力透过长刀直逼他们手上的经脉,猝不及防下差一点长刀就要脱手而出,不得已之下,立刻抽刀回防。中年人挡住三人的间隙,左侧三道,右侧两道的刀锋也都欺身而至。中年人脚尖连动,趁着前方三人露出的空隙,闪入八人的中心位置,如同陀螺一般飞速旋转起来,短剑的前端突然暴涨出两尺多余长的剑芒,本来形同黑铁的短剑在强悍功力的灌注下,宛如绝世神兵,在黑夜中爆发出刺目的光芒,发出凤鸣般的尖啸声。

八人只是露出小小的缝隙,就被中年人骤然突破,一时间人数上的优势和合围的阵型再也无法保持,只能各人自顾自的抽刀回挡在胸前,希望扛过这一波爆发后再进行包围。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手中精钢打制的长刀,被对手暴涨的剑芒划过时,就像一张张薄纸一般被撕裂。这些人惊骇不已的低头,看着他们手中的断刃,却在同一时间被贯穿了胸膛。

八人的身体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去,诡异的是,八人睁着毫无生气的瞳孔,胸前的衣衫被绞碎,却没有一滴血液流出。如果不看他们满是惊骇的脸庞,完全不知道这些人已经毫无生气。中年人收剑回鞘,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慢慢踱步到此时仍在树下昏迷的玉天河身边,脸上却涌起回忆的神情,倘若闲庭信步。

中年人出剑极快,短剑轻薄迅疾,配合上他独创的剑法与深厚功力,瞬间刺入人胸膛,绞碎心脉后抽出,因为伤口极薄,肌肉间张力会一瞬间会重新挤压,血液不会流出,如果不是眼力高明者,完全看不出伤口。十多年前,他便是仗着这一手“雁过无痕剑无棱”的绝技闻名天下。

想到这,他捏了捏手中短剑,再次俯下身去,用手擦去玉天河脸上的血污,仔细打量那一张青涩稚气却年少轻狂的脸庞,淡淡的叹了口气。曾几何时,他也是如此刚烈的性子,天不怕地不怕,想硬凭一把剑杀出个天下。想不到当初惜败一招,此后半生都陷在个虚无缥缈的承诺里。看着此时弱小的少年,就仿佛看见了当初流落街头受人欺凌的自己,孤独、无助的感觉就像是梦魇,一路尾随他至今,哪怕今日他眨眼间取人首级,他依旧整夜整夜的无法合眼。

中年人蓦然转身,握紧手中的短剑,望着朦胧夜色掩映的玉剑峰,眼神坚定,神情郑重的喃喃自语:“承君一诺,奉守此生。”声音低沉沙哑,像是撕裂夜空的夜枭,又像是寒风扬起的尘土,透露着他执剑一生的苍凉,高处不胜寒。

新手求建议,欢迎各路大神吐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