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五章:黑夜循声

剑霄 苦M瓜 2307 2013-09-01 12:51:08

  山庄内的人各怀心事的沉沉睡去了。今日这一闹,弄得全庄人人心不安,巡夜的人也提前入睡,不想在深秋阴寒的夜晚里多待一刻。山庄中某一角落的几间厢房,隔出来专门为受伤的师兄弟疗伤用。此时一间房内却躺着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孩童,孩童浑身粗布衣服,仅仅只是蔽体而已,如此大人都觉得寒冷的天气,他也不例外。手脚都隐隐泛出青紫色,可是人却像昏迷了一样躺在床上,如果不是呼吸间带动胸膛的起伏,确实与死人无异。

听着黑夜的寂静,孩童渐渐坐起了身。白天那一刻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他总是觉得很奇怪。其实他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却是装作昏迷。大夫只道他惊吓过度,让人不要打扰他休养。他也在等避过所有人耳目的时机,悄悄的偷出屋子,再去比武场寻找他要的答案。他也说不清答案为什么在那里。只是觉得应该在,然后就认定了只有那里才能解决问题。他的眼睛不好,同时他也受够了别人嘲笑他的眼睛,所以他故意拨乱额前的头发,遮住他患上眼疾的双眼。庆幸的是,他的听觉却很好。他喜欢在比武台上扫地,因为比武台周边树木茂盛,微风拂过的时候,他细细的听着树枝上叶片与叶片之间的摩擦声,就像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窃窃私语,又像是很多人在一起唱一首曲子。久而久之,尽管他看不见,但是他边听边去数树上的叶子,渐渐发现了树上有那么多叶子,他数也数不清。后来他的兴趣就变了,树上掉一片叶子下来,他就去把它捡起来,用手摸出叶片的形状,从而知道了叶子原来是这么长。他用尽全力去倾听叶子落下的声音,那么细微的声音对常人来说根本就无法分辨。可是他的世界里面只有声音,除了声音,他无法感知到这个世界的一丝一毫。他用指尖去细细摩擦叶片上的纹路,他能发现每一片叶子都是不同的,因为他们的纹路有的弯曲、有的笔直、有的分叉,即便是分叉的叶子岔路也会有不同的方向。自此,除了听,他也学会用皮肤去感知这个世界。

因此在黑夜中,摸索中走到比武场上,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他今年五岁,听说是被人放在玉剑山庄的大门前,带一封书信,说了他的生辰八字和姓名,拜托玉剑山庄将他抚养成人,时机成熟的时候让其下山自行闯荡。他没有读书,也不识字,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云翳,而翳,就是眼睛里如同雾霭一样的灰色。因为这双眼睛,他有了这样的名字。他没有觉得不高兴,就像叶子会落下一样觉得理所当然。他生来如此,即是如此。

今晚对很多人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寒风呼啸,万籁俱静,各人拥衾而眠。可是云翳知道今天晚上是不同的,他一路的摸索,更觉得不同。因为他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一个声音,不是叶片的吟唱,不是黄叶的坠落,不是人们的鼾声,不是秋风的萧索。如果说往日这个时候玉剑山庄是睡着的,那么今天这个时候,他仍是醒的。因为有别的东西混了进来,多了一个声音,所以玉剑山庄全庄上下无法入眠。庄里的人们依旧在睡觉,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从来不去倾听这个山庄。云翳不一样,他要去找出那个声音,他想知道今天背后的一阵风和今晚不停发出的声音有什么关系。

他来到比武场的中央,四周空旷,所有声音会在这里聚集。他费力的爬上比武台,这样会比下面高出一点,也是最为中央的位置。他想那个声音出现在他面前,他看不见,可是也可以摸一摸,想摸摸看,那个声音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是一片分叉的树叶?

果然他猜得没有错,那个声音是特别的,声音慢慢的由远及近,向他靠近而来,他欣喜若狂,他终于知道自己是对的。那个声音靠近的很慢,但确确实实在靠近。他觉得很疑惑,地上满是落叶,任何东西走在上面都会发出细小的沙沙声,他的耳朵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杂音。可是他并没有听到。那个声音像是浮在半空中的,和任何东西都没有关,甚至从那个方位过来的风都没有任何变化。除了那个声音本身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它存在,可它就是真的存在,它像是存在在虚空中,然后慢慢的平移过来,一分也不会快,一分也不会慢,徐徐的平移了过来。

云翳知道这里一定有一个人,即便他这么小的年纪也知道,像庄主那样的高手武功深不可测,行进间完全可以悄无声息。他试图从庄主身上听到什么,可是什么也听不到,他听别的弟子向他行礼,所以知道他一定在那里。可是连最微弱的呼吸声都不会发出。如果现在的人像庄主一样,或者就是庄主向他慢慢靠近,那他是绝对听不出来的。那个声音向他慢慢靠近,多一分他都很清楚,他就绝对肯定那是一个人。一个深夜在此的人,会是来找他的吗?如果是,又来找他做什么呢?

他突然转身,面向那个声音来的方向,同时打起十二分精神,如果先前他的脑海里响起的是整个山庄的声音的话,那么现在他强迫自己把听力向一个方向伸展,只听那一个方向,其他所有的声音都被他视为杂音而抹去,这样单一的一个方向,他可以听的更灵敏。果然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一直在不紧不慢移动的声音停滞了,云翳在心中默数,那个声音短暂的停滞后,又继续靠近,可是他已经默数了三下。

他鼓起勇气轻声说:“你是来找我的吗?”

没有人回答,声音继续靠近,速度骤然快了几分。云翳听出其中有些欣喜的感觉,因为他在比武场上捡叶子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感觉。

“你是来找我的吗?”他又轻轻问了一句。那个声音已经离他只有十步远了,最多在默数三下它就可以到它面前。

“你是……”云翳突然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他知道有人,但是不知道这个人如此之快,云翳以为三下的距离,他居然半息都不到就穿过了。今晚,他第一次觉得恐惧,因为这个人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不担心这个人会杀他。可是当一双满布老茧的手捂住他的嘴唇时,他感觉到内心的抗拒。那种感觉不是一种恐惧,却比恐惧还要想逃离这双手,他闻到了这双手上浓郁的血腥味。

“好孩子,安静点。”一个低沉沙哑的男音响起,云翳在他的声音里听到了尘土的感觉,就像是今天比剑时,凌厉剑气扬起的那些尘土,连听觉都可以遮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