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三章:师徒决裂

剑霄 苦M瓜 2289 2013-09-01 12:51:08

  第三章:师徒决裂

玉天河心中也是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师父平日管教弟子极严,积威日久,他并非天不怕地不怕,只是他的性子就是如此,偏执到近乎疯魔,认定了事情无人可以改变,即便是面前的师父,即便是强大到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他的师父。越是不让我说,我就越是要说:“师父如此不公,违背祖训,早已犯下大错,若是有人品行不端处心积虑意图危害师门,师父如此一意孤行只会毁了祖宗基业,弟子知道师父不喜弟子,但是扪心自问没有做过对不起师父的事情,且今日之言,句句发自肺腑,难道师父非要到亲者痛,仇者快的地步才肯罢休么?”言尽于此,玉天河仿佛虚脱了一般瘫坐在地,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血气了。一旁一直俯身跪着的玉天启突然浑身巨震,此时方才满脸惊骇的抬起头,不禁失声道:“师弟,你怎能如此大逆不道,快向师傅磕头谢罪。”伸手就要去拉起浑身无力的玉天河。玉天河愤怒之极,想到一切缘由都是玉天启,都是师兄师父的错,我说出来了,有什么错,看着靠近的玉天启,情不自禁的一把推了出去。玉天启猝不及防,这一推,竟然摔倒在地,头撞上桌椅拐角,一时间鲜血淋漓。一众师兄弟不禁呆了,哪想到如此他还敢朝师兄突然发难,玉天河也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竖子尔敢!”玉辛轩彻底控制不住,看着爱徒鲜血淋漓,心中绞痛,这是最套他喜欢的徒弟,平日他管教再严,也不敢下重手,今日却在这孽徒手中受如此伤痛,他心中怎能不气。何况自他师尊故去以来继任庄主以来,无人敢顶撞他,就是长老们也敬他三分,今日这孽徒不但顶撞,且声色俱厉的教训他,他如何能忍住,顿时一挥袖,掌风逼向玉天河,势必要给他颜色看看。

“师父不要!”受伤的玉天启望着如此态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瞬间挡在师弟面前,硬以胸膛了扛了师父这一掌,不禁口喷鲜血,面如金纸。玉辛轩也反应不及,突然被喷了一脸鲜血,心中错愕,只道是自己失手多用了力道,越发心疼。满是鲜血的面目狰狞的看向玉天河,玉天河此时也是手足无措。一时间两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都如同看着洪水猛兽般看着他,玉辛轩顿感心力交瘁,跌回座椅,刹那间苍老了几十岁。“罢了,罢了。”良久,他缓缓叹息一声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弟子把玉天启待下去医治,看着玉天河说:“你我师徒缘分已尽,我教导你这些年,丝毫不能磨灭你心中煞气,如此看来却是为师无能,既然如此你在玉剑山庄多留无益,让长老准备盘缠,你自己走吧。”

玉天河听来好似晴天霹雳,他不能明白师父为何说了这句话。缓缓看向四周,那些人一道道鄙夷的目光看来,仿佛多看自己一眼都会觉得晦气,泪水汹涌而出,更觉得不公平。师兄是孤儿,他也是孤儿,师兄努力,他也努力。为什么人人喜欢师兄,而今日师父要逐他出师门?他不明白,他觉得不公平,他心有不甘。可是师父在众人面前说的话又岂是儿戏?他带着无尽悲愤,嚎哭出声。听者皆觉悲意,师兄弟也有不少悲切的,但怕触怒师父不敢言语。一众长老面色苦寒,虽想求情,但深知此子留了也是祸害。

而玉辛轩,此时心中也泛起阵阵涟漪,于心愈发不忍,众人面前开口却也不好收回,正想是否还有回旋余地时。脑海中玉天河倔强的声音又响起:

“这一个是师父救命之恩!”说罢重重磕头下去,屋内铺设的青石板也突然震动。

“这一个是师父养育之恩!”说罢又是重重一下,石板上已经泛起血光。玉辛轩也察觉到他要如何,面色也突然大变。

“这一个是师父授业之恩!”说罢最后一下,最终震碎脚下石板。血迹喷涌而出,玉天河满脸是血,形状骇然不顾众人的奔出屋去,边奔跑边高声呼喊:“玉天启,今日之辱,他日我必十倍讨还!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深秋本就寒冷,这一声声呼喊在风中回荡,众人更觉寒冷刺骨,偌大的玉剑山庄此时庄内死寂,居然难掩萧条颓败之意。玉辛轩浑身上下都是疲乏的无力感,自他成名以来何曾有过如此境地,只能无力挥挥手,让众人散去。灭了烛火,一人静坐于黑暗之中。多少年来,他第一次觉得冷,体内真气流转,却依然驱散不掉深入骨髓的寒冷。他觉得自己做错了,他觉得后悔了,他再回想起玉天河的话,想起玉天河平日里认真执着的脸庞和清澈见底的眼神,想起玉天启平日里少有的孩子气的微笑和他不同于同龄人的成熟稳重,他不禁觉得毛骨悚然。他突然有种冲动,把玉天河追回来,即便他不认错,即便他仍是这孤傲的性子,他要找他问清楚,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默然起身,突然发现门外有人影闪动。以他的功力就算黑暗中心神不宁也不至于发现不了,玉辛轩心中警兆大起,杀意顿时弥漫而出,手上功力运转,就待拔剑雷霆一击。

“咳咳,师父是我。”玉天启的声音门外响起,摇摇晃晃的进入门中,面色惨白,手捂着胸口,不停的咳嗽,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说:“师父动了真气,师兄弟说师父一个坐在这里,也不点灯,弟子知道师父心里难受,想过来陪陪师父。”玉辛轩赶忙上前两步,扶起他,手中功力进入他经脉之中,为其疗伤。玉辛轩眉头紧皱,这样的伤势绝不可能是装出来的,就算调理得当,一两年内功力也无法寸进。想到这,眉头不禁又缓缓舒展开来,冰冷的心里仿佛有暖流,渐渐融化,柔声道:“今日之事,是师父错了。你是师父打伤的,你师弟是师父逼走的。师父认错,一定替你好好疗伤,他日寻回你师弟,让其重入我门下。你今日代师弟受罚,为师弟求情,为其受了一掌,为师都看在眼里,你是个好孩子啊!”玉辛轩不禁缓缓叹一口气,自己的弟子都如此成器该多好。玉天启挣扎着要跪下,却被他拦住,只能满心感激的说:“谢师父。”说这话时,神色悲戚,如同他当年第一次看到师父时,那一张脸俏生生的,让人怜惜的表情。可是眼里却是不断闪动寒光,像是吐信的毒蛇,借着夜色里浓的如同墨一般化不开的黑暗的掩护之下,渐渐锁定在了大厅里那柄晶莹剔透的玉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