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九章:十年不飞

剑霄 苦M瓜 2330 2013-09-01 12:51:08

  十年来,云翳极少睁开双眼,他没有告诉第二个人,也不再提拜师的事。每日白天,云翳依旧怀抱扫把,静静站在比武场边扫地。复明之后,云翳的听觉和触觉非但没有消退,反而和目力一样与日俱增,五感敏锐。云翳渐渐认识到冰清诀的神奇,十年来每夜修习,从不间断,丹田内的暖流已从最初发丝般细小渐渐汇聚到拇指一样粗细。全身在冰清诀的滋润下,经脉越来越有韧性,骨骼和肌理都会泛着蓝幽幽的光芒。近三年来,暖流已经不再继续加粗,似乎已经遇到瓶颈。云翳没有懈怠,依旧坚持,他深切的感觉到,虽然体内的暖流没有加粗,但是热度缓缓提升,百炼钢成绕指柔,有了一锤一锤的苦功夫,才能打下深厚的底蕴。

云翳一直在心中一直有一个身影,他一直在幻想十年前那个夜晚的中年人会是个什么样子。现在想起那个人的话,云翳记得他说过,他要把这个东西交给他,并且教他如何使用。对于那被云翳取名为云影的短剑,云翳习惯将其放在袖内,自己想办法将剑鞘捆绑在了左手的小臂上。云翳日日守着比武场,他的听力远超这些普通弟子,就算不用眼睛看,在心中也能估摸出他们的一招一式,然后用手中的扫把在地上画出招式的轨迹。久而久之,十年的功夫里,云翳几乎通习了普通剑招,平常弟子会的他都会,而最核心的玉剑十三式,师父秘密传授,平常弟子都不知晓,云翳自然也无法知晓。

云翳一直相信,那个人会再回来找他,就像十年前,深秋的寒夜,他带着云影寂静无声的来,然后又像鬼魅一样的消失。

眼下又是深秋的时节,云翳却再也不会再冷风中打哆嗦,功力运转间,他已经许久未体验过寒冷。这一天夕阳西下,橘红色的霞光仿佛潮水般四处蔓延。比武场的人慢慢散尽,云翳还坐在地上信手拾起身旁的落叶,这些年来,用手一遍遍抚摸这些叶子依旧是他最大的爱好。半透明的叶片里,叶子的细密的纹路就好像他体内的经脉,云翳一边沿着纹路细细触摸,一边在体内运起冰清诀修炼。

突然,云翳的耳朵不自主的动了动,心中响起危险的信号,冰清诀真气,不自觉的运转全身。云翳此时的听力默然又提升了一个境界,长年的习惯让他相信甚至依赖自己的耳朵,远甚于他平日紧闭的双眼。十步以外的破风声响起,八个尖锐的物体迅疾而来,角度极其刁钻,八个方位不分先后,分明封住所有死角。云翳避无可避,他不认为自己修习冰清诀的身体可以挡住八个来自不同方向的暗器。双掌按向地面,两腿发力,整个人像大鹏一样展翅而起。脚下原先的地面上,八片叶子相互激射交锋,化为粒粉。头顶的空中传来一声冷哼,一股压力如同山岳一般沉沉坠下。云翳下意识的抬起右手迎上,功力聚集在右臂,右掌掌心甚至现出微弱的蓝光。

“砰-”双掌相交,爆发的威势如同一个小型龙卷风,卷的周围树叶冲天而起。云翳的功力直接被震散,胸前觉得像被巨石压迫,难受的想要喷血。云翳急速运转冰清诀,强行提出功力,化解胸口淤积的真气。同时整个人借助上方的力道,斜斜的向左后方落去。云翳算定,借助反震之力他可以比对方先一步落地。于是,他左脚刚一着地,整个人就以左脚为轴,右脚骤然发力。云翳整个人旋转一圈,全身的力道集中在右拳,把自己狠狠的甩了出去。这一拳借助惯性,打出了十二分力道。空中的那个人,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少年被偷袭还能应对的如此得当,此时他悬在半空中,根本就没有借力的地方,只能把自己的功力覆在拳头之上,硬接这一招。云翳一拳轰出,感觉就像轰在了一个旋转的棉花之上,全身功力像是陷在泥沼里,丝毫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反而被对方诡异的螺旋气劲撕扯掉了。

云翳知道自己敌不过,对于十五岁的年纪难免有些勉强。但这十年来,云翳处处小心,丝毫不敢让人知道自己学武。如今难得有一次出手,他打出了火气。云翳右拳回收,左手按住右拳,以右肘为武器,狠狠攻向对方下颚,同时膝盖弯曲蓄势。对方嗤笑一声,一掌随意的拍来,挡下了这招。云翳借助对方一掌之力,上身下沉,腰身用力一拧,用手撑住地面,膝盖发力,右腿如同长鞭一般抽向对方面颊。对方想不到之后还会有如此变招,手上的力量差了些许,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云翳自被对方偷袭以后,一连三招,化被动为主动,抢回攻势,招招凌厉,打的对方无从还手。可是云翳也知道,自己功力不够,对方如果硬凭功力拼一招,自己根本无可奈何。想到这,云翳平复下心情,提起内力,脚尖点地,飘向旁边一角站定。对方也没有纠缠的意思,任由云翳避开。云翳缓缓睁开双眼,此时双眼清澈无比,就像山中流淌的山泉,只是瞳孔仍然隐隐带着灰色。

“眼中有疾,阴白似翳。”中年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从记忆的深处涌起难以言表的熟悉感:“一别十年,想不到你进步如此非凡。”中年人心中也吃惊无比,本来他只想云翳到底是孩子,能躲过他最初连发的八片树叶就已经算是不错,只是一时间来了兴趣,想试试云翳冰清诀修炼到何种地步,才会有空中的那一次对掌。之后中年人心中已是非常满意,本来想落地再表明来意,不想这个孩子之后一连三招,招招凌厉,仿佛行云流水,打得他手足无措。他当年十五岁的时候,绝对没有如此犀利的预判。惊喜的同时,又不禁有些叹惋,想着一别十五年,如今后人更胜前人之往昔。

云翳睁开双眼,看着给自己云影,给自己冰清诀,给自己光明的人。云翳在脑海中幻想过无数次这个人的模样,见到时同样会觉得吃惊。这个人一袭青衫,脸庞棱角分明,两鬓斑白如雪,两道剑眉下的眼睛浑浊的倘若比武场里扬起的风沙。云翳从来不喜欢开口说话,他沉下心神来感受,这个人就像云影一样锋锐。不同的是,云影会躺在他手心里静静安睡,他的锋锐只会对着其他人。而眼前这个人的锋锐却仿佛要割开天地,那是一种致命的锋锐。

“十年前我把东西交给了你,十年后我来教你如何使用。”中年人沙哑的嗓音十年未变。

“云影不是个东西。”云翳稚嫩倔强的声音也仿佛十年未变。

为了感谢最近很多朋友的支持,今天两更,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