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十章:一剑之师

剑霄 苦M瓜 2369 2013-09-01 12:51:08

  这一次,云翳突然的打断丝毫没有影响到中年人。中年人转身,望向天边摇摇欲坠的夕阳,一抹艳丽橘红在他浑浊的眼眶里蔓延:“剑是凶器,执剑的人更是凶器。”云翳习惯性的闭上双眼,将他的每一句话都记入脑海。“用剑之道,只有三招”中年人围绕着云翳潇洒的踱步,像一阵风将他裹挟在中心:“拔剑,出剑,收剑。不是拿着剑的人都叫剑客。拔剑,为何拔剑?出剑,如何出剑?收剑,何时收剑?学会这三招,剑道才算入门。”

中年人向云翳伸出满是老茧的手,云翳识趣,双手递上云影。中年人左手握住剑鞘,右手五指依次握在云影青蓝色的剑柄上,一双浑浊的眼眸就像暴雨时的天空,瞳孔里墨色的乌云在狂风驱使下凝成厚重的漩涡,漩涡的中心隐隐有雷光闪动。中年人开口:“我只做一遍,最后一遍。”

中年人开始抽动剑柄,动作看似极其缓慢,每抽出一寸仿佛都用了极大的力气。每一个动作都像是上一个动作的重复,云翳感觉到云影在中年人的手中爆发出了极端的锋锐,当一柄锋锐的剑,遇上一个锋锐的人,任何事情都不足为道。云翳忍不住睁开双眼,看着中年人全身青袍无风自动,上下翻飞,强悍的气息牵动着地上的落叶形成了一个方圆一丈左右的漩涡。中年人继续拔剑,云翳看到诡异的一幕,时间仿佛静止,中年人拔剑的动作仿佛被定格在眼前,虽然明知道云影黝黑的剑身一寸寸的被拔出,云翳却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他是在拔剑还是在收剑。

许久,中年人终于将剑锋完全拔出,剑柄的青蓝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剑尖蔓延,原本黝黑的剑身刹那间爆发出亮丽的青光。中年人剑尖直指比武场边一棵有数人合抱粗的参天大树,顿时原本在他周围上下纷飞四周环绕的落叶漩涡,像一条蛇一样,缠绕上了短剑。云影此时锋锐全部爆发出来,剑气四射,云翳觉得满眼金光,眼睛一阵刺痛留下泪了,只能闭上双眼,靠着感知捕捉剑的气息。

中年人身形突然动了,动作没有丝毫矫饰,完全是最简单的直刺。仅仅一瞬间,中年人的速度就暴涨起来,身形激射出去。短剑刺出的轨迹因为太快而显得模糊,青蓝色的剑锋一出,掠过数道摩擦出火花的气流。出剑迅猛,就像劈开黑夜的闪电,与刚才拔剑时的缓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云翳听到一阵尖啸,那是云影破开空气时发出的爆音。

突然,世界一片沉寂。云翳猛然睁开双眼,看着中年人拿着短剑,脸上再没有刚才的肃杀,一脸的云淡风轻。中年人随意的挥剑入鞘,就好像狂放的文人最后写下一笔眉清目秀的落款。

不远处,那颗参天大树的树干中心处被完全镂空,钻出了一个尺余的圆。而这颗大树的树荫下,却没有一片叶子落下。

云翳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份杰作,他疑惑不解,如此威力巨大的一剑斩断整棵树都不是难事,为何只钻出了一个圆?让他更加无法理解的是,在那么强的冲击力下,为何没有一片叶子被震落?

中年人如同闲庭信步一般走到他身旁,归还云影,认真的看着他说:“兵器就是用来杀戮的。远古先民用石制斧、制刀,用削尖的树枝制弓箭,最初的目的都是为了杀戮。剑乃兵器之王,亦是杀戮之王。剑客要知道为什么拔剑?只有当你心中有一个足够强大的理由,你拔出来的剑才能一往无前,威力万分。更要知道何时收剑?剑与刀不同,剑有双刃,当你拔剑遥指别人时,你也在拿剑指着自己。收剑不及,只会让你陷入无尽的杀戮。每一个用剑的人,最终都会死在自己的剑下。”说这话的时候,中年人摇头自嘲,良久,沉吟一声,续道:“不过早迟而已。”

中年人的脸上浮现出悲意,像皱纹一般纵横交错,鬓角如雪的斑白更是刺目。云翳怔怔的看着他,他始终看不懂面前这个中年人。云翳既觉得他很熟悉,似乎很久以前就见过,远比十年更久的以前,可是又是极其陌生,因为云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锋锐如剑,什么时候悲切的又像是飘零的落叶。

玉剑山庄西北角的一群屋舍,是近年来才修建的给庄内弟子闭关所用。这里地势隐秘,离庄内有半日的路程。住在这里的弟子无一不是得师父真传,个个潜心修炼。玉辛轩曾下庄主令,除了每日送饭的弟子外,就是长老也不许靠近。这一群屋舍俨然成为了修炼圣地,玉辛轩盼望着,这么一小块地方,可以创造玉剑山庄未来百年的辉煌。

就是这么一块隐蔽的地方,屋舍外本应该空无一人。此时却有一个黑衣青年,执剑缓缓走入其中。跫音如流水般四溢,他每走过一步,脚下的青石板便多出一道裂痕。青石龟裂的声音宛如细雨落下,细小却清晰。

眼前一花,玉剑山庄的一众白衣青年就已经仗剑而立于黑衣青年前方。能在这里修炼的无一不是玉辛轩精挑细选的弟子,这一众约有十来人,一言不发但却默契十足,十多人深厚的功力破体而出交织在一起,成几何倍数的增加,无形的威压形成一道墙,向黑衣青年压迫而去,这分明是一个下马威。

黑衣青年面色平静,对他们视而不见,步履依旧缓慢而有力,仿佛那无形的威压对他并不存在。他继续不紧不慢的走着,原先每走过一步,脚下的青石板便多出一道裂痕,而此时,多迈一步,青石板上的裂纹如蛛网般密密麻麻。那“霹雳咔嚓”的碎裂声,在十多个玉剑山庄弟子听来,是如此的刺耳。

转眼间,黑衣青年又多走十步。十多个弟子的脸色已是难看至极,本来他们自诩为玉剑山庄最强一代,个个心高气傲,就算不出手,仅凭传自玉剑十三式的剑气,也足以压倒同辈其他所有门派弟子。而此时这不速之客却对他们视若无睹,无疑是对他们极大的侮辱。而最讽刺的是,偏偏他们十多个人在气势上却完全拿对方无可奈何。

黑衣青年继而又走三步,若是再多十步,他就完全进入了庄主定下的禁区,到时候不仅抽了他们的脸面,就连庄主的威信也要扫地。铿锵的拔剑声陆续响起,十多个弟子四散开来,组成剑阵,长剑纷纷遥指黑衣青年。原本强悍的气势借助长剑的锋锐再上一层楼,那人全身的黑衣已经被剑气扬起,衣袂纷飞,像是落在地上的一块黑云。

黑衣青年嘴角满是不屑,讥讽的眼神宛如凌厉的长剑,划过每一个玉剑山庄弟子的脸庞,骤然变的森冷,运功于喉,爆发出一声长啸:“玉天启,一别十年,如今故人来访,一面也不见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