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三十二章:王域帝都

剑霄 苦M瓜 1836 2013-09-01 12:51:08

  王域是原氏皇族统率的一片领土。总的来看是一片平缓的盆地,土地肥沃,王域农民的赋税直接交由皇室。王域的中心,又兴建出一座雄伟的大成,原氏开国皇帝选址,耗费三代皇帝心血和无数人力物力,修建出了规模冠绝天下的帝都。锁河关被称为天下第一关,帝都则被称为天下第一城。帝都分内城和外城,外城又分东南西北四个城区,东城为达官贵人,多是祖籍在此,祖上有功,蒙皇帝嘉奖赏了一套宅子,就算后辈无能,家道中落,这处宅子依旧是家族最大的荣耀,外人出多少钱也不卖。西城则是富商巨贾聚集区,天下商人或是东海商贸,或是陆北开山,或是西荒淘金,最终的梦想都是能在帝都买上一套宅子,西城就是他们的落脚处。北城是市坊聚集区,多的商贸活动,饭馆、赌场、戏台、烟柳巷一应俱全。南城则是贫民区,污秽不堪,多的是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

内城是原氏皇宫,占据了整个帝都中心三分之二的大小,规模极为宏伟,从不一般人踏足。整个帝都,等级森严,财富只是权力的陪衬品,没有足够荣耀的官职和显赫的家室,纵使腰缠万贯也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很多妄想赤手空拳在帝都闯出一片天地的有志之士,最后都只是跌倒在南城污秽的泥水里,一辈子抬不起头。这就是等级,是命。

整个帝都都笼罩在严密的监控中,歌舞升平的背后,是闪耀寒芒的刀锋。摄政王创立的九州府如同暗影里的蜘蛛,织出一张又一张大网,而帝都仿佛绝世的舞女,在这些蛛网上翩翩起舞,一举一动逃不过蜘蛛的眼睛,也逃不过蛛网的束缚。

只有一个地方例外,皇宫东侧的白塔。先皇登基时,改年号乾丰,乾丰五年,先皇下令在皇宫中修建百丈高楼,夜观星象,仿佛置身于千星之间,所以取名千星楼。先皇请出天下最负盛名的占星家族龙家入主千星楼。龙家每隔三代,必出一名天资纵横的占星师。历代传人只有通晓占星之法,才有资格继任龙家家主之位,以自己的名字传令,号令龙家在天下各处的一切力量。但若是三代内无一人成为占星师,龙家全部力量隐姓埋名,静待时机。

乾丰十五年,先皇驾崩后,少帝继任,改年号光华,因少帝年幼,封皇叔原擎宇为摄政王,总领朝政,朝中动荡,无数人随着皇权的更替而兴衰荣辱,那动荡的一年让无数人家破人亡。唯独千星楼遗世独立,地位愈发超然。

史书记载:“乾丰十五年,帝都皇宫突起大火。帝受困,后陨。武王原擎宇率兵进宫,于东宫救出太子雪河,灭火,寻帝之龙骨,无果。后相国李准力谏,百官尊太子为少帝,改年号康华,进武王为摄政王,执虎符,辅少帝。天下缟素七日。

三日后,摄政王查火系人为,疑相国刺君,搜府邸,得刺客书信。后灭门,坑杀全族百余口。文武百官稍有嫌隙者,皆入狱,半数身死。帝都一时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次月,蛮族大举入侵,北锁河关大火,告破。援军久不至,昭武公萧奋战三昼夜,不敌,陨于阵前。关门大开,萧氏亡。蛮夷长驱直入,烧杀抢掠,王域以北无生。

摄政王临危受命,亲率十万北抗蛮夷,鏖战三年,斩蛮族大君首级,坑杀蛮人数万,收复锁河关。回朝,加赏千金,邑万户,位极人臣。总领朝政,百官见之膝行,莫敢仰视。”

这一代的龙家家主龙星璇一袭红装,端坐于千星楼的观星台,头上编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扎着一只玉簪。满夜繁星点缀,龙星璇的手边摆满了算筹和笔墨纸砚,但是她却看都不看一眼,自顾自的捧着竹简史书,目光凝视那些苍劲有力的笔锋,想象当年的风云变幻。

蓦然一阵微风吹动,台案上的烛火不安的跳动几下。龙星璇放下了手中的竹简,竹片开合间发出冰冷的脆音。龙星璇仰望着漫天星河,凝眉淡妆的脸在星光下显得如此静美,长叹一声:“我以为你此生,都不会再踏足我这千星楼。”声音缠绵悱恻,冰冷的叹息敲击在光滑如镜的夜空,发不出一声回音。

一个身影渐渐从黑暗中浮现出来,一个中年人,一袭青衫,脸部棱角分明,两鬓如秋霜般苍白,脸色平静的走到龙星璇背后十步的地方,枯瘦的手按上的腰间的剑柄,锋锐的杀机直直刺出,案台上的烛火惊恐的闪烁了几下,突然湮灭。中年人冷笑一声:“十五年了,你贵为天下第一占星师,难道算不出今日我来取你首级?”

龙星璇没有转身,呼吸平静,但是绝美的脸上却有一丝丝悲戚。她仍旧是倾国倾城的容貌,只是离恨催促无数容颜,三十岁后,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美丽在眨眼间流逝。龙星璇无视中年人满含杀机的言语,而是抬手抚平眼角的皱褶,淡淡的说:“当年雪峰山一别,转眼间已经十五年。想不到你功力毫无长进,看来答应他的事,你还是去做了。承君一诺,奉守此生。你还真是他的好兄弟!可是!你答应过我的事,你还记得多少?”龙星璇的声音突然凶恶起来,仿佛一个四五十岁老女人般狠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