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二十四章:三招之约

剑霄 苦M瓜 1564 2013-09-01 12:51:08

  云翳横过雪姬,再次站到了付雪晴之前,脸上毫无表情,也不说话,却用行动站在了玉剑山庄的对立面。付雪晴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说:“我最讨厌有事别人站在我前面了。”玫瑰色瞳孔里满是小女孩般的怨气,但是这一次却没有将他推开。

云翳回过头来,稚嫩的脸上浮现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嘴角裂开的弧度刚刚那么好。此时年少,皓齿明眸。付雪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瞳孔阴白的孩子,原来是会笑的。

“刚才雪姬告诉我,陆北的风雪很美,我想和你一起去。”云翳旋风般转过身,雪姬在他的手中舞动出一朵艳丽的白牡丹,眼神如剑锋般毫不避让的对上了玉辛轩。

玉辛轩的脸因为愤怒在扭曲,而他腰间的佩剑,更因为遭到蔑视而不安。在众位长老惊骇的目光下,玉辛轩脸色肃穆,缓缓拔剑而出,剑柄渗出温润的光泽。比武场上的所有长剑一起震颤,那是一种臣服,是对祖先的跪拜。“玉剑!”大长老和二长老惊呼出声。玉剑山庄先祖严禁后人动用的玉剑,此时静静的立在玉辛轩的手心,好像一个久睡的人被唤醒,缓缓撑起沉重的眼皮。

付雪晴脸上掠过一丝轻松写意的不屑,讥讽道“打了小的,该老的出场吗”玉辛轩的脸上阴云密布,挥手拦住周围就要出手的长老和弟子们,扫了一眼在不远处盘膝疗伤的玉天河,对着云翳淡淡的说:“谅你是我山庄中人,现在回头,我可以不追究。我要的只是你身后的外人。”云翳轻轻摇头,一脸的云淡风轻:“这十五年来感谢庄主养育之恩,虽然我未曾拜师,但庄主之恩,云翳此生不忘。”玉辛轩两眼精光爆闪,气势已经山呼海啸般袭来:“那你执意要与我做对了?”云翳面色不变,稳住雪姬,剑尖遥指玉辛轩,一股致命的锋锐硬是破开了那铺天盖地的威势,朗声道:“十年前,天河师兄叛出师门,我当时还小,不懂为何?今日天河师兄重返山庄,被玉天启暗算中毒,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云翳深吸一口气,坚定的说:“而且我今日终于明白,当初玉天河的理由。”

玉辛轩瞳孔骤然一缩,气息一滞,玉天河是他十年来的心结,一日不解,一日不得安宁。可是这十年来,玉辛轩从来就没有想过,是什么样的理由,让当初执着倔强却弱小的孩子义无反顾的逃出玉剑山庄的大门?也许在玉辛轩这样成名已久的人看来,弱者只是强者的陪衬,他已经习惯了事事躬亲,早已忘记了考虑别人的理由。

玉辛轩平复下脑海中翻腾的思绪,凝视着手中光泽黯淡的祖传玉剑,开口:“念你是晚辈,在我山庄十五年,我不知道你为何装作盲童,但是你心思纯净,众人有目共睹。念在你我相识一场,你若能接我三招,我便不为难你们。”云翳想也不想的回答:“好。”

付雪晴心中大惊,玫瑰色的瞳孔里满是不可置信,凑到云翳耳边急切的说:“你知道他多厉害吗?二十年前他就是玉剑山庄庄主,你连那个黑袍人一招都接不了,你怎么可能接的了他三招?”云翳云淡风轻的摇摇头:“你忘了,那个黑袍人是我打走的。”于是,云翳静静的迈开步子,冰清诀流转全身,依旧闭上了双眼。

付雪晴怔怔的愣在原地,也许她从今天醒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黑袍人是怎么走的?她的伤势是怎么稳住的?他是怎么救的她?付雪晴凝视着面前瘦削的身影,暗叹一声,是不是我对你知道的太少了。云翳想问问她多大了?她又何尝不想问云翳,你真的只有十五岁吗?

玉辛轩不禁点头赞叹,这一份进退自如的气度,就已经超越庄中大部分精英弟子,调教两年恐怕成就犹在玉天启之上,想到这里不禁暗骂自己有眼无珠,错过了一块璞玉。虽然有惋惜,可是却从没想过手下留情。玉辛轩沉声道:“这玉剑乃玉剑山庄镇门之宝,历代庄主信物,今日本为新任庄主即位而备。我玉辛轩一言九鼎,你若回头,还来得及。”说罢随手一挥玉剑,暗淡无光的玉剑划过虚空,却带起了一道道湖水般的涟漪,那一道道凌厉的风吹动了云翳身上的粗布,打在他闭目的脸上。

付雪晴屏住呼吸,玉辛轩剑法的造诣已非同小可。云翳此时剑法刚刚入门如何能抵挡。可是云翳不卑不亢的声音照常响起:“请庄主赐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