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二十八章:摧枯拉朽

剑霄 苦M瓜 1693 2013-09-01 12:51:08

  付雪晴按住心中的欣喜,凑到了云翳耳边低声说:“你什么时候醒的?”云翳感觉全身舒畅,闻着付雪晴淡淡发香,不无感叹的说:“庄主有先见之明,在我体内打入了两道内力,一道助我突破,一道助我疗伤。”付雪晴更加讶异的道:“你突破了”云翳淡淡的回答:“恩!”短短的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云翳几度突破,可是越是这样,云翳越觉得自己渺小。本来云翳觉得自己在同辈弟子中已经是佼佼者了,可是今天看到即便庄主这样的人物依然生死未卜。乱世的洪流里,每一条生命都如同孤叶一般,岌岌可危。

付雪晴看着云翳闭目的脸颊,每当云翳闭上双眼,她就不知道云翳在想什么了,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事情?付雪晴根本就不知道。

杀戮还在继续,精英弟子反应不算慢,结成剑阵,凭借着微弱功力和剑法上的苦修也能抵挡一时,即便这样仍是不断有人倒下。而普通弟子却已经屠杀殆尽了。那三十名九兵卫黑衣蒙面根本看不出表情,血液沿着刀刃不住的流淌,一滴一滴的滴在比武场上。祖先立下“尚武”的石碑,也是横七竖八的泼满了鲜血。浓郁的血腥让人作呕,人头咕咚咕咚的滚了一地。那些曾经生动的表情,凝结成了最后一刻的恐惧,瞪大的瞳孔逐渐空洞,倒映着湛蓝的天空。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付雪晴觉得这片蓝天是如此的瘆人。

精英弟子被逼到了死角,三十名九兵卫并不急于杀他们,一点点的驱赶,也许在他们眼中,这些人还有利用的价值。黑袍人一掌逼开了两位长老,双肩猛烈的撞入二人怀中,骨裂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起,两位守护山庄近五十年的长老,双双胸骨碎裂,就这样倒在了血泊里。

黑袍人将颤抖的双手收入袖中,长舒一口气:“两个老家伙还真是难缠。”于是缓缓偏头转向被逼到角落里的精英弟子,仿佛收获颇丰的猛兽调戏着爪中的猎物:“江湖上从此就没有玉剑山庄了,你们就这样甘心当它的殉葬品吗?”这话一出,顿时很多人握着长剑的手开始颤抖,满是绝望的眼神也在飘忽,他们苦修多年,不过是为了可以行走江湖,受人敬仰,最终不外乎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九州府极其丰厚的待遇他们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只要能在任务中活下去,那么一生荣华富贵。黑袍人继续开口:“玉天启,劝劝你的师兄弟。”玉天启从角落里一步步挪出来,心中暗骂,但是不得不说:“众位师兄弟,这位大人与我有约,只要大家投靠九州府,此生必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呸!吃里扒外的走狗!”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拖着瘸腿大骂:“师父这么多年,对我们视同己出,今天你暗算师父,助纣为虐,我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你还有脸面在此大放厥词!”这个人骂的激动,浑身颤抖。却不想身旁一柄长剑,直接削下了他的头颅。头颅滚了滚,脸上仍然是慷慨激昂的神色。脖颈的动脉喷出了比晚霞还有鲜艳的鲜血,展示生命最后的壮丽。可惜他对山庄忠心无比,如此大劫,没死在敌人手里,却死在了同门师兄弟的剑下。

云翳沉静的脸庞突然扭曲了,那个声音他认得,照顾他十多年来的师兄王雷。王雷之前还想着在比武大会上学得玉剑十三式,还想着保护云翳不让人欺负,还想着让自己父母收留云翳,可是这一切,都不存在了。云翳的左手捏紧了袖中的云影,而右手握住的冰冷的雪姬。

黑袍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最后的一些人自相残杀。这些人杀的兴起,毫无招式可言,完全是市井流氓打架的拼命招数,也不顾阵营,见人即杀。三十名九兵卫静静看着,发出一声声冷笑。困兽之斗,最为难缠。黑袍人几句话就惹得他们自相残杀,无疑让他们轻松了很多。不战而屈人之兵。玉剑山庄的后辈们为了生存,向仇敌摇尾乞怜,与同门自相残杀。玉剑山庄相传百年的忠义仁爱,待人宽厚,如今彻底不复存在。

暗处一个身着青衣的身影叹了一句:“玉剑山庄,亡了。”黑袍人瞳孔猛地一缩,朗声道:“阁下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一个锋锐的身影骤然出现在比武台上,云翳的耳朵也是极其敏锐,听到这个声音骤然睁开双眼,宛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看着中年人萧瑟的背影。云翳刚要开口,付雪晴却先一步吃惊的大喊出声:“怎么可能,他十五年前不就死了吗?”云翳转过头疑惑不解的说:“你认识他?十五年前你才多大?”付雪晴依旧满脸惊骇:“二十年前名震天下的剑王,我师父都把他的画像挂在雪峰山上的剑阁里以示尊敬!”云翳脸上恢复了平静,喃喃的重复:“剑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