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三十五章:皇城地宫

剑霄 苦M瓜 1864 2013-09-01 12:51:08

  摄政王领着随从的青衣文士和报信的黑衣武士在皇宫里面四处兜着圈子,丝毫不着急回府。摄政王一路步伐不紧不慢,细细打量那原氏历代雕砌的琼楼玉宇,缓缓的说:“鹤黎,你觉得这皇宫如何?”青衣文士淡淡的回答:“再精美的笼子也配不上展翅的雄鹰。”摄政王原擎宇不苟言笑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些喜色,手指凌厉的划过,似乎想要将这帝都皇宫收入囊中:“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天下人都道我只手遮天,觊觎帝位。事实上,我对这皇宫没有半点兴趣。”青衣人脸上满是敬仰:“王爷雄才大略,原氏百年难得一见。先皇好大喜功,王爷取而代之,完全没有不可。如今扶持少帝以令天下,更是前无古人。”

原擎宇挥手打断了他:“这些奉承的话,我听得多了,说点新鲜的。”鹤黎也知道自己失态,尴尬的咳了两声。他跟了原擎宇二十年,为其出谋划策,却也被原擎宇的雄才大略所折服。摄政王原擎宇创立九州府,就是听得鹤黎的提议。十五年前发动劫火之变,一夜之间夺得天下,虽无皇帝之名,却有皇帝之实。原擎宇麾下两大肱骨之臣,一是他鹤黎,另一位是大破蛮族如今镇守锁河关的大将军白无许。二人一文一武,立誓辅佐原擎宇以成大业。

鹤黎整理思路,习惯性的开始冷静分析:“如今玉剑山庄已破,虽然未得传世玉剑,但是杀鸡儆猴,已然成效,此事必然引起轩然大波。微臣以为,趁热打铁,先收服江湖中的小门派,离间大派间的关系,远交近攻,逐步蚕食。至于玉剑,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待我们准备完全,再动手不迟。”原擎宇点了点头深以为然:“你都听到了?”旁边的黑衣人噤若寒蝉,立即跪下听从调遣。原擎宇沉吟了一声:“凤凰那边有什么消息?”鹤黎皱了皱眉:“她说,剑圣之子携剑圣遗剑出世,与雪谷老人亲传弟子付雪晴联手闯荡,剑王重出江湖,意在对我九州府不利。可是……”话锋一转,却戛然而止。原擎宇面色无悲无喜:“说下去。”鹤黎继续说道:“凤凰自劫火之变后避世不出,虽未与我为敌,但亦未与我结盟。臣以为,此人不可信。”原擎宇负手而立,身形伟岸,宛如天下至尊,遥望当空一轮明月说:“鹤黎,你的才华亦是我生平罕见,没有你亦不会有我今日。但是刚过易折,你要记住,这世上,除了敌、我之外,还有第三类人。”鹤黎月下皱眉苦思片刻,原擎宇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少帝原雪河和安隆一前一后的走在黑暗的地道里。虽然伸手不见五指,地道曲曲折折,但是二人却没有丝毫停顿。良久,地道两壁开始出现火把,两边每隔五步各有一人守卫,一袭黑衣,脸上除了两眼以外,都包裹在面罩里,面罩的边缘,绣上了一条血红色的应龙。看到少帝,这些人依旧如同雕像一般纹丝不动,只是略微点头,算是行礼。这在外面几乎无法想象,即便原雪河不过是傀儡皇帝,但也是原氏血脉,就算有名无实,天下人见到依旧要三跪九叩。当然摄政王除外。可是这些人却不为所动。原雪河满意的点点头,酒色过度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怒意。

这些人是他唯一的底牌,在深宫朝堂之上安身立命的资本。十五年来,原雪河日夜寝食难安,于是在安隆的帮助下秘密训练贴身高手,这些人在面罩上饰有龙纹。分为虬龙、盘龙、应龙,白、黑、红三色龙纹,而最精锐的应龙卫全部聚集在皇宫地道中,是他最后的凭借。

安隆跟在原雪河身后,不声不响的思索,心中感叹,皇宫下地道错综复杂,中央处便是地宫,原氏先祖开国,后历经三代修建皇城,修建这地宫也是先祖们蓄谋已久。几百年来,这地宫的秘密随着皇位代代相传,只有皇帝一人可知,十五年前,原擎宇带九州府精锐杀进皇宫,派人四处寻找皇宫建造图纸,却丝毫没有斩获。也正是因为如此,原擎宇为人老奸巨猾,力求百分百完胜,搜寻地宫未果后,黯然收兵,依旧在皇城内虎视眈眈。

原氏皇族有两大秘密,一是这皇城地宫,二是开国皇帝一统天下后建造的皇陵。开国皇帝驾崩时,带着毕生搜刮的金银、珍宝、美人甚至神兵利器、武功秘籍等等,一齐沉入地底,封锁皇陵,外人万世不得入内。

原擎宇一日搜索不到这两大秘密,就一日不称帝。这两大秘密,才是原氏气数的关键。相比之下,龙袍龙椅,不过是些一文不值的俗物罢了。而他做梦也想不到,此时地宫的秘密已经掌握在了他十五年来从未正眼瞧过的傀儡原雪河手里。原雪河卧薪尝胆,认贼作父十五年,最大的依仗便是这皇城地宫。否则,他何来勇气坐上那龙椅之位?

先皇虽然为人好大喜功,对内苛捐杂税,对外远征蛮族,三征三败,但是庸而不昏。看出原擎宇绝不甘心屈居人下,将地宫的秘密传给安隆保管。只不过是没想到,原擎宇心狠手辣,先发制人,直接血洗皇宫。先皇由此饮恨,但是却保留了原雪河复仇的火种。如今,原雪河在地道中疾走,仿佛在旅人在旷野里狂奔,身形如刀锋般清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