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三十九章:睚眦嘲风

剑霄 苦M瓜 1829 2013-09-01 12:51:08

  整个皇城地宫如同一只巨大而细密的蛛网,丝线般的通道错综复杂,却又精确的连接每一座石室,以地宫大殿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出去。

此时在地宫深处,青年悠闲的漫步在漆黑的通道内。这里通道偏僻远离大殿中央,却属于真正的核心区域,是“龙之子”各人独处的密室。只有龙之子才有资格走入这里。这个青年手持一把折扇,翩翩而来仿佛是江南水调歌头,与情人私会的文人雅士。一袭白衣如同盛开的莲花,在黑暗中浮动。洁白的面纱上象征身份的刺绣是一只优雅的灵猫,四蹄轻盈,爪尖处却蕴含着点点寒光,头首处有点像狗,嘴角森严,目光阴冷。这就是“龙之子”中排行第三的嘲风,生平好险,为人风流潇洒,喜好白色,在这地宫中只有嘲风一人特立独行,以白衣示人,对把折扇爱不释手。传闻,花重金请能工巧匠打造,内涵杀机。

嘲风不紧不慢的走着,脚步踏足在石板的声音,清脆而富有韵律,如同流水一般在这漆黑阴森的通道中流淌。折扇轻轻摇曳,像是流浪的蝴蝶。良久,嘲风在一处石室门前停下,伸手在石室上轻轻敲了两下。让人误以为这不是黑暗阴冷地宫,而是杏花盛开的书院。而这白衣的书生,轻轻叩响同窗的房门。

轻轻的叩门声,并没有引起房内人的响应。嘲风露在外面的双眼眯了起来,那一双眼睛很长,眼尾略弯。眼睛水汪汪似的,四周略带红晕,眼形似若桃花,睫毛长,眼尾稍向上翘。宛如桃花般的艳丽的眼睛,突然爆发出秋风般的肃杀。折扇“啪”的一声脆响,扇骨处响起噼里啪啦的爆响。那是机括弹出的声音,在嘲风的手里,优雅的好似琵琶的拨弄。几根短剑,如同雨后春笋般从扇骨处弹射而出,嘲风执扇的手优雅的在空中划过,像是酝酿一副写意的水墨。锋利的折扇带着沉闷的音爆声,轰然轰击在石门上。石门轰然间四分五裂,尘土如同潮水一般弥漫开来。嘲风洁白的劲装却沾染不到丝毫,脸上的白纱微微动了动,像是蝴蝶扇动翅膀。

嘲风反手一挥,一道劲风从折扇出席卷开来,像是小型的风暴。飞扬的尘土顿时沉寂下来。石室中露出点点烛光,一个全身黑衣的人,傲然而立,双手抱胸,剑柄和刀柄从两肩耸立而出。虽然是一袭黑衣,脸上漆黑的面罩,可是额头绑着的黑带却比那些精锐的应龙卫还要肃杀。这个人八字眉,眼神凌厉,漆黑的面罩上象征身份的刺绣是一只怒目而视的豺狼,仰天长啸,头上长着威严的龙角,象征神圣的血脉。这是“龙之子”排行第二的睚眦,性凶,嗜杀喜斗。

睚眦浓眉冷立,全身绷紧,面对这样破门而入的挑衅,背上绑缚的刀剑都在隐隐作响。不平则鸣,这一双刀剑是他在“龙之子”中立足的看家本领,源自他在杀伐予夺中创立的“双手刀剑术”。

嘲风对睚眦的煞气置若罔闻,白衣飘飘如同暗香浮动,走到睚眦面前,那一把折扇依旧一开一合,宛如飞舞的蝴蝶。嘲风眨了眨那一双略带红晕的桃花眼,用悦耳好听的声音说:“听说你中毒了。”睚眦冷哼一声,双手按上的肩上的刀柄和剑柄。嘲风微微扶额,叹息的说:“老大有东西交给你,他前两天去了西荒,让我转赠。你以为我想搭理你这个杀星。三人中就你最没情趣,睚眦这个代号,还真是对你的口味。”说着,左手一翻,一个黑影激射出去。艳丽的桃花眼中满是冷意。

睚眦感觉到一阵摄骨的阴风袭来,多年拼杀养成了极其敏锐的警觉。功力聚集右手立刻一把攥住。那个黑影被睚眦的右手攥的颤抖,但是却不停的挣扎。那是一条黑色的小蛇,此时虽然受制,可是依然凶猛的吐着信子,一双眼睛红的如滴血般妖异。

睚眦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幸亏自己对他多加防范。这条蛇此时身材娇小,还未成年,但是毒性骇人,天下罕见。睚眦狠狠瞪了嘲风一下,讥讽道:“多谢!”嘲风厚颜无耻的声音:“客气什么,咱们兄弟谁跟谁!”睚眦又是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嘲风虽然在三人中排名最末,可是三人是仅存的“龙之子”,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完全不能以排名高低论实力。嘲风擅长追踪隐匿,一身轻功出神入化,手中折扇极其容易让人误以为是装饰,实际内藏杀机。况且,为人阴险狡诈,却偏偏一副谦谦君子的打扮,隐藏之深,就连首领“龙”也是摇头。这样的对手,最是难防。

睚眦知道说再多也是徒劳,于是低头细细打量手心中的小蛇,以他的功力也无法抵御如此奇毒。睚眦指尖一划,手指出裂开一道细缝,一点血液缓缓渗了出来。睚眦小心的捏开小蛇的嘴,将血液滴了进去。小蛇妖异的红眼睛中满是贪婪,将一滴血液直接吞噬。可是转眼间,就安静了下来,乖巧的盘曲身体打盹。,在睚眦的手心中温顺的如同一只小猫。睚眦浓眉下凶神恶煞般的眼神突然柔和下来,长年握刀而生满老茧的大手,轻轻抚摸小蛇的蛇身。小蛇撒娇似的扭了扭,闭上了红的滴血般的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