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三十四章:深宫卧龙。

剑霄 苦M瓜 1856 2013-09-01 12:51:08

  夜幕中的王域帝都依旧闪耀着无限光芒,宛如身着华服的歌姬,伴着丝竹管弦,在黑暗中翩翩起舞。而内城皇宫却安静的出奇,星星点点的的烛光如同鬼火般闪耀,如同一只远古巨兽,匍匐在天下的中央。

“朕的这幅字,还请皇叔指点一二。”书房内,一身黄袍的青年随意的把笔一丢,墨汁淋漓,甚至污了他龙袍的宽袖。青年也丝毫不在意,慵懒的躺在龙椅里,手指随意的比划身上那威严的龙纹。象征九五之尊的龙袍,穿在他身上丝毫显不出威严,倒像个戏子身着戏服般滑稽。

这青年便是少帝原雪河,十五年前劫火之变中死里逃生,五岁就继任皇位,如今十五年过去了,虽然已经快到加冠大礼的日子,可是却仍同一个幼童一般只知道吃喝玩乐,常年不理朝政。原雪河传自原氏皇族的帝王血脉,身形高挑,脸庞俊俏,一双眼睛灿若星辰,两道剑眉生的凌厉,英气逼人。但是脸色苍白,两腮处泛起病态的潮红,显然是酒色过度的表现。

少帝龙椅边伫立的是曾经服侍先皇的大内总管安隆。安隆身材矮胖,脸上圆圆滚滚,白白净净的,更显得慈眉善目,两只眼睛被肥肉挤得只剩下两条细缝,不管见到谁,都是一副热情洋溢的笑容。为人八面玲珑,以太监的身份却赢得帝都绝大多数公卿的敬重。先皇在世时,便掌管着宫中大大小小,如今服侍少帝,更是少帝唯一的心腹。此时,安隆正笑眯眯的对着阶下的两个人。几个内侍,已经恭敬的将少帝的墨宝送上。

左首处端坐的老者,一身莽纹黑袍,峨冠多髯,气定神闲,只是坐在那里便有着高山仰止的气度,如同山岳一般巍峨。这就是朝堂上只手遮天的摄政王原擎宇。少帝不理朝政,这天下几乎是他一人打理,虽无皇帝之名,却有皇帝之实。致使民间素有:“不知深宫帝,只知摄政王”的民谣。

他身后是一名青衣文士,中等身材,长相无奇,但是在这深宫之中,面对被天下万民跪拜的少帝和摄政王,却没有丝毫窘迫,一脸的云淡风轻,进退自如。

摄政王细细打量着眼前上等宣纸上晕开的墨迹。“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那笔画潦草轻浮,几处信手涂抹,丝毫没有帝王之家的气度,甚至连街头落魄的秀才也不如。连摄政王在心底冷笑一声,额头上的皱纹却略微舒展,喉咙中发出沉闷的音符:“好词,好字,陛下的书法又有精进。”身后的青衣文士一声冷笑,也附和着拍手称道。

少帝原雪河依旧慵懒的陷在龙椅里,声音有气无力的响起:“既然皇叔喜欢,便赠与皇叔了。”一旁的安隆一边热情洋溢的吩咐内侍,一边好词好句的奉承着摄政王大人,那满是肥肉的脸让人起了满身鸡皮疙瘩,摄政王板着的脸丝毫没有放松,声音冷漠的谢恩,身体却在椅子里丝毫不曾移动。所有人都没有理会青衣文士的那一声冷笑,仿佛他真的不存在。

“报!”一个急促的声音骤然冲进了皇帝书房,全身黑衣的武士未经通报直接进入,跪拜叩首,臂上绣着金色的“九”字,刺得原雪河瞳孔缩了缩。原雪河仿佛当他不存在般在空中虚挥了手。那黑衣武士起身,在摄政王耳边耳语了几句,丝毫不将少帝放在眼里。原雪河继续把玩着自己黄袍上的龙纹,一旁的安隆渐渐的止住了笑意,矮胖的身体朝着少帝的龙椅,挪了两寸。

摄政王突然脸色大变,霍的站起身,和身后两人一起朝少帝行了一礼,道了句:“夜色不早,皇上也应早些休息,本王告退。”说着,旁若无人般带着随从出了皇帝书房。原雪河依旧是副慵懒的样子,若不是这身黄袍在身,酒色过度的脸实在与街头的流氓无异。安隆赶走了内侍宫女,收起了一副恶心的笑容,脸上的肥肉颤了颤,开口说:“这摄政王在皇宫重地来去自如,太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了。”原雪河不紧不慢的闭上双眼,轻轻拍打着龙椅扶手,声音依旧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他要是愿意,这龙椅都能来坐坐。皇宫算什么东西。”

安隆眯缝的小眼睛里骤然爆发森冷的寒光,台案上的烛火惊恐的跳了跳。原雪河站起身来伸手拍了拍安隆的胳臂,臃肿的黄袍却让他丝毫没有皇帝的气度。原雪河对着安隆轻轻的说:“安叔,要沉住气,十五年都等得,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安隆面色颓然叹了口气,脸上的肥肉没有丝毫的喜感,颓然的道:“皇上教训的是。”原雪河伸出细长的手指,缓慢的解开了腰带,一身黄袍被他脱下随意的丢在了地上的尘土里,露出他贴身的黑色劲衣。原雪河身形高挑,全身肌肉线条分明而柔和,像是一匹猎豹,富含力量的美感,只是脸上仍是一副酒色过度的模样。原雪河掌风拍向龙椅的扶手,劲气四射,直接吹灭了案台上的烛火。然后龙椅发出一声声机括的暗响,缓缓的向后移动,露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地道入口。

原雪河一闪身,安隆跟上,两个人的声音没入地道入口的黑暗。龙椅又是一声闷响,缓缓恢复了原样。那精雕细琢的龙头,茫然的张着大嘴,对着苍茫无边的夜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