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四十章:杯弓蛇影

剑霄 苦M瓜 2031 2013-09-01 12:51:08

  嘲风瞪大了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不可思议的说:“毒蛇杯影,出生一月,滴血认主,以主血饲之。毒发无解!这样的好东西,老大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候从不出手,想不到却白送你一只。”说着,情不自禁的上前两步,想要趁小蛇打盹的时候,摸摸它,却没想到,指尖刚到还有几寸的地方,小蛇突然跳跃起来,张开细小却蕴藏剧毒的乳白色蛇牙,红宝石般的蛇眼里满是阴毒。

嘲风骇然收手,右手变掌劈出。睚眦的手也动了,左手将小蛇收入袖中,右手毫无花招的和嘲风对了一掌。“砰”一声闷响,嘲风仓促间被震到了石壁上,一袭白衣平添些许皱褶。尘土不由分说的粘了上来。

嘲风恶狠狠的说:“你和老大联合起来欺负我,我要叫龙为我做主!”睚眦嗤笑了一声说:“你砸了我的房门,抵消了。”嘲风愤怒无比,折扇哗的一下颤动,锋锐的杀机爆射而出。睚眦也不甘示弱,刀剑铿锵出鞘,双手刀剑交叉,锋芒直指嘲风。睚眦不屑的说:“想打架,不知道你那纸糊的扇子够不够砍?”

嘲风的桃花眼中都要喷出火了,却又无可奈何。他平生最恨两件事,第一,是有人说他这一双桃花眼生的妖媚。第二,就是说他这把心爱的扇子中看不中用。嘲风费尽心思请人打造的折扇,用天蚕丝做的扇面,玄铁钢打造的扇骨,且有内置机关,附庸风雅的同时照样是杀人的利器。

但是嘲风心底同样在冷静思量,那小蛇名为杯影,是天下早已绝迹的毒蛇。龙之子中排行第一的囚牛,据说出生在天南岭中的山寨,祖传训蛇炼蛊之术,自小与一对杯影长大。杯影的奇毒成了囚牛压箱底的本领,也让他在“龙之子”脱颖而出,位于首位。杯影的寿命很长,但是一生只有一次交配的机会。那一对杯影交配后,产卵三枚。囚牛将两枚送回天南山祖寨,留下一枚细心呵护长达数年之久。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破壳而出就要交给睚眦。正面打斗,自己本来就比睚眦弱一筹,此时他又有多了这样的杀手锏,他自然不愿意自讨没趣。

嘲风妒火中烧,虽然百般不情愿,可是也知道自己连从中作梗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才会一进门就想要睚眦难看。“龙之子”如今只剩三人,三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谁都不服谁,但是也知道适可而止,绝不会内乱,为着共同的血仇,同气连枝,同仇敌忾。

突然,地宫猛烈的震动了几下,石室顶部的土石如同落叶般簌簌的落下。石壁剧烈的摇晃,像是地牛翻身,安睡在地底的巨兽,突然不安的怒吼。睚眦和嘲风愕然对望了一眼,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如同闪电,划开如水般的黑暗,冲了出去。

二人功力深厚,可是比起轻功来,睚眦就要弱了许多。嘲风想着找回场子,身法施展到极致,像一道白光般激射。睚眦也不甘示弱,虽然追不上,但是也拼尽全力不让距离拉开。二人流星赶月般的冲向,震动的中央,摇晃最为剧烈的那间。石室

二人一前一后飞奔到门边,一个肥胖的身躯横在他们面前,挡住了大部分石门。睚眦刚刚想强行进入,嘲风却赶紧拉扯他的衣袖,睚眦知趣的停住脚步,二人恭敬的立在门边,朝肥胖的身躯行礼。那肥胖的身躯就是安隆,他勉为其难让出一丝缝隙,睚眦和嘲风两人才能看到石室里面的场景,可是目光刚刚触碰到里面,二人条件反射般瞬间单膝跪地,声音洪亮齐整的喊道:“龙!”

原雪河并没有转身,负手而立。苍白病态的脸上,潮红褪去,显得那一张俊俏的脸庞更是如同宣纸般轻薄易碎。原雪河和安隆,是这地宫中仅有的不戴面具走动的人。此时,原雪河黑色劲装多处破损,胸膛上布满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口,血液一点点的渗出来,红与黑的交融,让原雪河的身影愈发森冷。原雪河目光凌厉,如同刀锋般清冽。而他对手,所谓的师父,白须白发在如同枯枝腐叶一般毫无生气,苍老的脸上木刻似的皱纹愈发厚重,双臂软软的吹在身体两侧。老者两股战战,但是仍然挣扎的保持站立的姿势。

原雪河淡淡的说:“还要打吗?”老者不甘的嘶吼一声,宛如受伤的野兽,凄厉的嚎叫。跪在地上的睚眦和嘲风,同时皱眉,功力灌注双耳,抵御声波的冲击。良久,老者颓然的倒下,筋疲力尽,再无生气的说:“夕风,十五年前被我托人送至东海老宅。”说罢,闭上浑浊的双眼,如同死尸一般一动不动。

原雪河此时才长舒一口气,不顾自己身上鲜血淋漓的伤口,转过身来,朝睚眦和嘲风挥了挥手:“起来吧,嘲风你有新任务,饕餮会详细告诉你。睚眦你的毒还需调理,自己闭关去吧!”睚眦和嘲风二人听命,默默退出了石室。地宫内的应龙卫也闻讯赶来,安隆招呼着人处理了倒地不起的老者,不无感叹的说:“当年的天下第一刀,如今沦落成这样。”原雪河冷声说:“怪只怪他自己,自作聪明想置身事外,我原氏岂是你说留就留,说走就走的。念在师徒情分,我废了他的两臂,派人安顿好余生。”说着,应龙卫抬起老者,躬身退了出去,带上了石门。

石门关上的刹那,原雪河突然剧烈的咳嗽,他蹲下身体,一手捂住胸膛,一手掩面,像是要把整个肺都咳出来。咳嗽的声音石室里面久久回荡,又被无边的黑暗撕扯的粉碎。安隆皱了皱眉,伸手按在他背心,注入功力,面色担忧的说:“这秘法到底是太霸道了。”原雪河调息良久,望着手心中如同梅花般的猩红,怔怔的出神,眼神复杂繁复,像是肆虐的风雪,低声念了一句:“东海老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