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三十六章:龙之九子

剑霄 苦M瓜 2160 2013-09-01 12:51:08

  原雪河一路走过数条通道,每一条都是由应龙卫把守。最终通道指向了地宫中央的一处大殿,这地宫四通八达,年代久远,图纸残缺,即便是先皇也不知道,地宫到底有多大。很多通道曲折塌方,即便有图纸也极有可能迷路。但是传言地宫远没有皇城下这么简单,真正的地宫,可是通向王域内任何一个角落。调兵之快,天下罕见。这就是为何王域无险可守,原氏却依旧坐拥天下数百年。

大殿上点的是东海捕捉的鲸鱼,鱼油用秘方提炼,制成长明灯,据说千年不灭。

大殿空空荡荡,脸庞一排齐整的黄铜雕像,雕刻着各种说不出名字的奇珍异兽。中央一处高台耸起,高台上的王座看不出丝毫拼接的痕迹,完全是由一整块黑曜石,雕刻而成,远比龙椅更加气派。一身黑色劲装的原雪河安然落座,举手投足间宛如真正的帝王。安隆安静的立在台下,静候调遣。大殿中人影闪动,一个人影飘然进入,打扮与外面的应龙卫没有分别,但是面罩上绣的却不是龙纹,精美的绣工栩栩如生,那是个人首羊身,眼睛长在腋下的怪物,凶兽饕餮!

原雪河苍白的脸上依旧是酒色过度的模样,嘴角掠过一丝苍凉的微笑。刚即位的几年里他羽翼渐丰。于是十年前进而创立组织“龙之子”,寓意龙生九子,九子不成龙的典故。挑选应龙卫中的精英,进入龙之子残酷训练,也逐渐开始接到暗杀密令,原本的龙九子各有代号,取的就是民间传说龙九子的排名,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趴蝮、狴犴、负质、鸱吻。而原雪河也给自己定下来了代号,“龙”。在地宫中,他不是皇帝,只是“龙之子”的统领,盘卧着的“龙”。

那时原雪河想象着有一天,他的“龙之子”可以和九州府分庭抗礼。可是长达十年的厮杀,不断有人陨落。尤其是三年前那场叛徒出卖,“龙之子”全员中了九州府圈套,三人阵亡。最后只剩下老大老二老三的囚牛、睚眦、嘲风重伤突围。每死一人,原雪河都心痛如绞,但是也知道弱肉强食的道理,于是命人铸造黄铜雕像,逝者已逝,生者长存,“龙之子”上下势要报三年前一箭之仇。想到这,原雪河不禁咬牙攥紧了拳头。

为了弥补“龙之子”惨痛损失,原雪河在用人方面越加谨慎,又挑选精锐补入“龙之子”,百里挑一中,挑中了麒麟、貔貅,令其闭关三年后,再进行最终考核。同时除“龙之子”外,原雪河又创立“四凶”,寓意民间四大凶兽,混沌、穷奇、梼杌、饕餮,主杀伐,执掌门规,手刃叛徒。

原雪河不得不承认,自己仿照九州府,让所有人带面罩示人,他们的双重身份只有自己和安隆知道。定下严苛的保密条例,违者视为叛徒,格杀勿论。三年前的教训,铭心刻骨。以后执行任务,从不会集体出动,最多只有三人一组,协同作战。

如今大殿中央单膝跪地的饕餮,是原雪河心中最为欢喜的一个。为人聪明伶俐,将整个组织管理的井井有条,同时负责开发地宫。既然能冠以“饕餮”之名,功夫肯定也是不弱。久而久之,加上安隆年事已高,不宜再过操劳。原雪河对其有了倚重,所以被常年留在地宫中,协助他管理大小事务。

饕餮见原雪河回复心神,便开口道:“睚眦传来消息,玉碎计划成功,九州府没能得到玉剑,玉剑山庄已亡,但是玉剑下落不明。”原雪河眉头挑了挑,玉剑山庄的下场在他意料之中,只是玉剑的去向仍然扑朔迷离,这让他心中不喜。饕餮继续说:“囚牛已经赶赴西荒,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原雪河朝饕餮翻了个白眼,佯怒道:“玉剑都没找到,还说什么万事俱备。”说完,心中的不快就被冲淡了许多。这也是原雪河看重饕餮的缘故,一堆成天只知道切开脖颈划开心脏的人里,难得有个人会察言观色,逗他开心。

饕餮偏了偏头,继续说:“麒麟、貔貅闭关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混沌、穷奇、梼杌三人布下大阵,如果他们破阵而出,则视为考核达成。

凤凰传来消息,剑圣之子携剑圣遗剑出世,与雪谷老人亲传弟子一起闯荡。剑王重出江湖。

九州府最近没有异动。

萧氏派人联络,萧氏少主请求加入龙之子。”

“恩?”原雪河沉吟了一声,之前种种都是他心中早早料定的,可是最后这条萧氏的消息,却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萧氏那老家伙打着什么算盘?”饕餮朗声道:“属下以为,十五年前锁河关屠城,萧氏满门被灭,十二铁卫去其八,只剩其四带着萧氏少主。十五年后,萧氏少主应该也已经长大成人,估计想着为父报仇。加入龙之子,无非是表明诚意。”原雪河走下高台,在大殿中央来回踱步:“他们当然是想报仇了。萧氏世代骁勇,镇守锁河关,家传的破虏枪更是杀的蛮族胆寒。只是他们复仇是向那原擎宇,还是我整个原氏皇族呢?”原雪河眼中闪耀着寒光,萧氏这把刀,他不是不动心,只是他用人谨慎,若是这把刀不听话,太过锋利以致划伤自己。那么他宁愿弃之不用。

突然一直久未开口的安隆清了清嗓子,原雪河立马转身,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安隆提议:“何不让萧氏这把快刀去试试剑圣那把利剑?”原雪河听到声音,感觉豁然开朗,心想姜还是老的辣,对着饕餮下令:“你听到了吧?如何回复,你自己斟酌。还有,命嘲风一路跟随,随时汇报!”

饕餮身形立即隐入黑暗中。原雪河酒色过度的脸上,突然泛起激动的潮红,萧氏少主,剑圣之子,雪谷弟子,这几个人遇到一定会很有意思吧。原雪河突然有个想法,如果这些人都拉到了自己身边,那么天下,还有什么能阻挡他的刀锋?而他十五年来,守着这地宫,运筹帷幄,“龙之子”、“四凶”是他手中锋利的刀,这把刀即将横扫天下,握刀的原雪河才惊觉,自己连天下都不曾见过。

原雪河突然转身对着静静伫立的安隆说:“安叔,我想出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