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三十八章:夕风

剑霄 苦M瓜 1759 2013-09-01 12:51:08

  原雪河自顾自的说:“一年过去了,弟子又来了。弟子还是那一句老话,烦请师父交出夕风,弟子自然还师父自由。”老者缓缓睁开双眼,那一双眼睛里蕴含了无尽沧桑。身形暴涨像一头猛兽一样朝原雪河猛扑过来,四肢带动沉重的乌金铁链,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爆响。原雪河站在原地,眉头都没皱一下。老人面目狰狞,双掌一齐打出,蕴含了无尽的愤怒,掌风胡乱的撕扯着原雪河的鬓角,可是老者却停在离他鼻尖一寸的地方,就是无法寸进,四条铁链被拉的笔直。

原雪河冷笑了一声:“十五年了,师父难道还不知道这锁神链的厉害吗?”老者身形像旋风般转动,卷的乌金铁链哗哗作响,于是重新盘膝坐下。原雪河循循善诱道:“已经十五年了,我今年二十,师父却已经年过古稀,何苦在冥顽不灵?弟子只要拿到夕风,师父要是想走,弟子不阻拦。要是想留,弟子自然会尽心孝敬师父。”

“呸!”老者突然张开嘴,一口浓痰像利箭一般迅疾的吐向原雪河的脸上。原雪河脸色平静的闪过。那浓痰狠狠击中了石壁,坚硬的石壁硬是被撞出一个小坑。老者脸上第一次有了惊讶的神色,也许是太久没有说话,发音变得艰涩难懂:“想不到,一年的功夫,你功力又精进了这么多。看来我真的是老了。”原雪河轻笑:“师父春秋鼎盛,何故显老啊?”老者冷哼一声:“内功深厚者,脉象仍如壮年,可延年益寿。倒是你,如此年轻,就酒色过度的脸色,怕是没我老头子活的长。”

原雪河的脸色突然变了,面色苦寒。这是他一生的禁忌,为了报仇,他不惜动用皇族秘法提升功力,用十年时间,达到了常人一生也无法企及的高度。原雪河日夜苦练老者在他幼时传他的刀法,然后遍览皇宫中珍藏的各式武功秘籍、刀法剑谱,武功一日千里。可是秘法的后遗症,即便以皇宫的资源,搜罗库存的天材地宝也帮不了他。秘法的代价不可小觑,原雪河不近女色,却有张酒色过度苍白病态的脸,就是气血不畅,经脉混乱的征兆。现在,原雪河的武功已经达到瓶颈,想要再突破也要靠契机,他极少在动用秘法。即便如此,他这一生,注定是活不长的。

老者心头也是唏嘘不已。当年他也是江湖成名已久的刀客,为了荣华富贵受了先皇恩惠,留在宫中,教导各皇子。那时原雪河贵为太子,自小就被立为太子的人岂会是凡品?天资纵横,三岁拜师,两年不到,就已经通晓他一招一式,这样的天赋,他都为之惊艳,这个曾经是被他誉为一生荣耀的弟子。五岁劫火之变那年,老者也在宫中奋战,可是高手太多且早有预谋,他只能堪堪自保。之后,一系列朝堂上的明争暗斗,让他有了退隐之心。刚刚即位的少帝声泪俱下求他留下来,可是老者把心一横,决定不再趟这趟浑水。少帝不再规劝,只求摆一桌谢师宴,以尽弟子孝心。

老者心中内疚,也是极为感动,抛下五岁的徒弟也是于心不忍,于是喝干了少帝原雪河敬的酒,却没想到,中了皇宫中的奇毒,被安隆打晕,搜遍全身也没有找到他赖以成名的宝刀“夕风”。于是将他囚禁在这地宫中。一晃眼就是十五年。老者这些年来,心如死灰,原雪河五岁就有如此心机,令他胆寒。

原雪河平复心中怒火,淡淡的说:“十五年了,师父我也不愿意在为难你。不如打个赌如何,你若能在我手下撑过十招,我便不在为难。否则的话,交出夕风,我仍敬你为师长。”

老者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他也是成名超过二十年的高手了。当年的名望也只是比剑圣、剑王的人物相差一筹而已。即便是剑圣亲来,也未必有把握说出十招之内败他的豪言壮语。没想到,今日这曾经的弟子却说要在十招之内败了自己。老者心中顿时涌出了,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无力之感。

原雪河从怀中掏出钥匙,随意的丢给安隆。钥匙在空中划过潇洒的弧度落在了安隆的掌心。安隆一言不发,拖着肥胖的身躯,默默的解开了老者全身铁链。老者心中大喜,花了很久时间适应,十五年的束缚,一下子解脱,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原雪河显然是一副好耐心,静静看着老者活动手腕脚腕,丝毫没有催促的意思。老者心中更加戒备,脸色凝重的看着原雪河,气势开始缓缓提升到巅峰,也许这是他唯一一次逃离的机会,他必须全力以赴。如今的原雪河今非昔比,深不可测。旁边还有安隆这个一等一的高手虎视眈眈,老者心中清明,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就算自己强行打破二人联手,出去也是迷路的结果。想到这,老者极其重视原雪河的十招之约,君无戏言,只要自己能招架住十招,日后天高任鸟飞,他自有办法脱身。

原雪河轻轻一拂袖,淡淡的说:“师父,准备好了就出招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