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五十五章:气势如虹

剑霄 苦M瓜 2010 2013-09-01 12:51:08

  包围圈渐渐缩小,蝗虫般的杀手却不急于上前,浓郁的杀气扑面而来。二十匹千鹤顿时惊慌失措,不住的悲鸣颤抖。唯独白牙例外,眼眸森然,一声嘹亮的怒吼,镇.压下了其余骏马的悲鸣。一队千鹤顿时也安静下来,在白牙身边围绕成一个圈,如同随从们横刀而立,将百里炎、云翳、林肃和付雪晴保护在中央一般。不愧是天下有名的神驹,只是这份灵性,就不愧是千金难求的白牙。

百里炎漠然对着蜂拥而来的杀手,朝云翳和林肃递出个询问的颜色,二人皆是点头。云翳瞥了一样一旁调息的付雪晴,皱了皱眉,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百里炎朗声道:“狭路相逢,朋友也不报上名号吗?”一个阴冷的声音从杀手群中传来:“可笑,杀人何须自报家门。”百里炎面色苦寒,这个声音飘渺,他完全无法锁定说话人的方位,可见这人的功力高深。

云翳见百里炎有迟疑,心中暗叫不好。好不容易搬回来的气势,一下子又落了下风。林肃更是直接,大喝一声,手臂抡起,巨刀风炎直接丢出去。庞大的刀刃,划过骇人的弧度,不偏不倚落在两方人马对峙的中间线,刀锋狠狠插入泥土中,发出轰隆一声,激起漫天尘土。众人都感觉到,脚下的大地狠狠颤抖了一下。林肃腾空而起,单脚点立在了风炎的刀柄。高大强壮的身躯点立空中,所有人都不得不仰望他。林肃抱着粗壮的胳臂,棱角分明的方脸如同刀锋般凌厉,火炭似的眼眸看的最前排的杀手瑟瑟发抖。顿时,己方的气势喷薄而出,而对面的杀手群则是一片寂然。

黑影闪动,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林肃面前,气势破体而出,竟然以一人之力抵御了所有的气势,压得林肃眼角抽搐。这个黑衣人虽然功力在林肃之上,但是无奈林肃站在风炎的刀柄之上,黑衣人也不得不仰望林肃仍然略带青涩的脸庞。

百里炎感激的看了眼林肃强壮的背影。这一下,林肃展现出的高超实力,让己方的战意达到高峰,同时逼出了对方的关键人物。战局渐渐朝己方有利的方向发展。

百里炎排众而出,沉声道:“阁下既然露面了,难道还不告知名号吗?”那黑衣人双手背在身后,依旧保持着仰望林肃的姿势,就像是夜晚山间的孤狼对着一轮皓月仰脖嚎叫,丝毫不理睬百里炎。而林肃则是双臂环抱在胸前,粗壮的手臂像是蜷曲的翅膀,林肃整个人就像一只空中的雄鹰,用火炭似的眼眸冷冷的注视着地上苍生。

百里炎见对方久久不答话,早已怒火中烧,可是自小培养的稳重告诉他需要沉得住气。这时候云翳闲庭信步的缓缓踱步而出,阴白色的瞳孔如同月光一般皎洁,雪姬在苍茫的夜色里泛着莹莹白光,更显得云翳飘逸绝尘。云翳缓缓的迈着步子,他脑海中不断浮现起一个中年人的身影,一袭湖水般青衫被晚风吹拂的猎猎作响。云翳右手缓缓挥动雪姬,不急不缓,一朵又一朵的剑花挽起,像是雨滴坠入湖水掀起的涟漪。云翳不断的挥舞,先前的剑花还未消失,又不断有后来者加入,层层叠叠,剑气交错纵横,竟然仿佛真正的繁花似锦,千朵万朵压枝低的景象。剑气掀动云翳的衣角,云翳一袭白衣被吹起,如同雾霭一般轻薄飘渺。

云翳依旧不急不缓的迈步、舞剑,在百里炎的眼里,此时的云翳不是催人夺命的剑客,更像是他在王域帝都的亭台楼阁里遇到的绝世佳人,遗世而独立,一曲轻舞,身影曼妙,长袖飘摇间羽化。又如同执剑的谪仙,漫步于山川林野之中。但是在黑衣人的眼里,那层层叠叠的剑花,虽然如同春日般繁花似锦,却蕴含无穷的杀机,洋洋洒洒的绽放出死亡的威胁。黑衣人的一身黑袍,也被剑气带动,黑衣人无暇再去仰望点立在风炎上的林肃,而是全身灌注的面对一步步挥剑而来的云翳。刺耳的摩擦声不绝于耳,云翳的剑气吹在黑衣人的黑袍上,就像是利刃切割钢板一样,发出令人牙酸的钝响。

蓦然,云翳不在向前,挥剑的速度骤然加快,快的即便百里炎也看不清楚。在旁人眼里,云翳挥剑的方向突然一变,从相反的方向急速画圈,一时间竟然分不清楚,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云翳在顺手挥剑,可是却有反手收剑的错觉。实际上,云翳自玉剑山庄比武大会后功力大进,对于中年人那一剑的领悟越发深刻,这里就是活用了中年人出剑时的威势,积蓄剑势,让拔剑如同收剑一般诡异莫测。

黑衣人顿时双拳凌空击出,涌动的剑气触碰到拳劲,顿时像暴风雨来临的大海一般暴怒,浪潮涌动,暗流横生。剑气如同洪水猛兽一般朝黑衣人呼啸而去。黑衣人身形暴退,双掌在身前连连击出,构成一道密不透风的气墙,挡住剑气,但是刺啦的声音连绵不绝,身上的黑袍却被剑气撕扯的惨不忍睹,裂痕纵横交错,隐隐可以看到黑衣人贴身穿戴的内甲。

逼退黑衣人后,云翳顿住身形,阴白色的瞳孔骤然闪烁,雪姬不住的嗡鸣。

黑衣人索性用功力震碎全身的黑袍,布帛的碎片腾空而舞却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耀武扬威。黑衣人露出里面的内甲,左臂上精致的“九”字纹饰金光闪闪、璀璨夺目。黑衣人的双眼死死盯着云翳,像是饿狼盯着猎物,舌头在嘴唇边上徘徊,似乎已经享受到了咀嚼的快感。黑衣人阴测测的说:“江湖传闻:剑圣之子携绝世云剑重出江湖。虽然你手上拿的不是那把神兵,但是应该错不了。一而再再而三得罪我九州府,如今剑王不在,你乳臭未干,你真以为剑圣的名头好用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