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五十章:日已夕

剑霄 苦M瓜 1774 2013-09-01 12:51:08

  事已至此,他也无可奈何,只能妥协的说:“放了二公子,我保你们出城。”右拳平举到胸前,拳眼对着墨色马蹄菊的家徽,这已是军中严肃的礼节,以军人的尊严担保。云翳虽然不懂行军的一套,但是看着眼前人敬礼的气魄,也知道这个人可以相信,于是也抱拳行礼:“请将军带路吧。”

那个人大手一挥,严密的包围圈顿时露出一个缝隙。三人压着那百里氏的二公子沿着缝隙缓缓走出去,周围的士兵依旧目光森冷,漠然的看着他们,仿佛那被要挟的人与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林肃羡慕的叹了一声:“真是一只劲旅。”付雪晴取笑的说:“怎么,你也想学着人家带兵打仗啊!”林肃挺起胸膛严肃的说:“好男儿当马革裹尸还,总有一天,我也要去争天下。”云翳和那名军人并肩走在前面,感觉到那军人的脚步明显一滞。那军人对三人的气魄也是暗暗称奇,仅仅看着三人带的刀剑就知道不是易与之辈,他也不想拿手下的性命和这些人交恶。云翳淡淡的出声:“多有得罪了。”那人只是摇头苦笑不语。被压着向前踉踉跄跄走的二公子,宛如被牵着的一条狗,没有引起任何人在意。

有了那名军人的担保,三人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城门边。那军人还给他们备好了马,云翳不会骑马,看着那高头大马愣神。付雪晴想也没想就把他拉到了自己马上,看着身旁的林肃一阵羡慕。林肃翻身上马的时候,动作也是极为的娴熟,可是那把巨刀连带着他的重量却压的身下的马有些吃不消。连换了几匹马后,那军人无奈,找了军中最好的战马给他,才算完事。云翳朝那军人重重的点了点头,林肃则是招牌式的一脸微笑。军人右手五指并拢,举至齐眉处,气度沉凝,以一个军礼还礼,三人策马驰骋,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那浑身是伤的二公子看着三人远去,继而破口大骂:“你这个守城裨将怎么当的,眼睁睁的看着几个人跑了,你倒是上去追啊!”那军人不为所动,躬身行礼,不卑不亢的说:“二公子身受重伤,属下自会送二公子回城府休息。”说着两个面容冷峻的士兵就像提小鸡一样,把这二公子拎走了。二公子无助的乱蹬着悬在半空中的双腿,接着破口大骂:“李巍之,我要向爹参你一本,我百里氏,容不得你撒野。”

军人起身,静静眺望三人离去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这三个孩子还真是有意思,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心机,心中不禁回想起那双阴白色的瞳孔。旁边的士兵低声说:“将军。”“恩。”军人依旧眺望着方向。士兵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觉那是去王域的官道。士兵想了想还是说:“二公子臭名昭著,这次的事情恐怕会对将军不利。”军人面色如常,反问说:“我到这小城几年了?”士兵老实回答:“五年了。”军人继续说:“五年前,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向你们许诺过什么,不知道你们可还记得?”士兵面容突然肃穆起来,眼神向往,崇敬的说:“将军许诺带我们征战天下,立万世不朽之威名。”

军人自嘲的笑了笑:“你们很多人肯定以为我在说大话吧,五年来窝在这个小城,累你们也吃了不少苦。”士兵面色惶恐,连带着周围一众武士轰然下跪,铠甲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诚惶诚恐的说:“遇见将军是小人一生最大的幸事,将军雄才大略,小人……..”

军人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望着王域的方向,无声无息的笑了:“五年了,营中一百五十二人扩充到今日的三百人,日夜苦修,虽然比预想的时间要长了些,但是终究要来了。”他旋风般的转过身,对着他面前脸色冷峻眼神坚毅的士兵说:“我们终有一日,要在这天下驰骋。就先从这百里氏开始。”

说罢,军人抚摸着自己腰间的佩刀,那柄到并不同于军队中普通腰刀的制式,刀身较细,状如柳叶,是军中极其少见的柳叶刀。战场上极少见到这样的薄刃。因为两军对垒,千军万马,到最后比拼的不再是功力的高低,而是纯粹的杀人技巧,力与力的角逐,血与火的淬炼,每一个幸存者都会是下一具尸体。厚重的刀背,沉重的铠甲,是普通人唯一生存下去的机会。

军人满是老茧的手一遍遍的抚摸着刀柄,喃喃的说:“五年了,我知道你很渴,再等些时日就好。”暮色渐深,夕阳柔和的光晕渐渐笼罩了他。这个平凡的小城在暮色里披上了红妆,显得诗意而唯美。军人的手握住刀身,大拇指缓缓的推开刀镡,露出一小节清冽的刀锋,轻薄的刀刃上显现精美的雕刻,线条简单却意蕴非凡,好像文人寥寥数笔的涂抹,满含诗意,细密的纹路栩栩如生,仿佛日暮清澈的晚风。军人像称呼一个多年的不见的老友,满含风霜的脸刹那间柔和,声音轻柔的吐字:“楼宇风临晚,不觉日已夕。夕风,这些年你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