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六十二章:破阵

剑霄 苦M瓜 2321 2013-09-01 12:51:08

  云翳挥舞着雪姬强行冲入敌阵,阴白色的瞳孔泛着令人心悸的森冷,雪姬闪烁着冷月般的寒光,月光般皎洁的剑锋笼罩了蝗虫般身着黑衣的杀手们,不断的割开一个又一个颈部的动脉,血液喷洒,如同娇艳的桃花般飘零。未央的夜,密林中的薄雾沾染上了血色,像是披上了精致的绫罗,带着凄艳冷厉的美。

云翳骤然孤身冲入敌阵,凭借雪姬来自雪峰山的锋锐,普通的杀手根本就不是一合之敌,仓促间就连黑衣人也无法阻止。云翳此时宛如催人夺命的死神,在辽阔无边的旷野和苍茫的夜色中疯狂的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可是,数量上的绝对优势依旧存在,那黑压压的敌阵宛如枯枝腐叶聚集的泥沼,伸出一条条阴黑的藤蔓,渐渐吞噬那个瘦削的身影。

黑衣人看着自己精心调教的手下不断的倒在雪姬的剑锋下,鲜血凝聚,遍洒荒野,不禁也目眦欲裂。默然一声低吼,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撕心裂肺,急速的扑向云翳,与云翳颤抖起来。拳劲与剑芒交错纵横,像是天边划过的两道闪电骤然碰撞在一起,激起无边的火花和声浪。九州府的杀手们唯恐被两人交手的余威波及,纷纷退让,给两人留出一个空旷地带,无法再保持先前完美的合围阵型。百里炎一群人的压力顿然轻松了许多,可是,云翳却在黑衣人一次又一次的重击下捉襟见肘,冷汗如同雨滴一般飘摇,只有依靠雪姬的锋利稳住局势。

林肃紧紧握住刀柄,手背青筋毕露,关节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眼神凌厉,眉头紧锁,巨刀风炎像是一只匍匐的巨兽,庞大的刀身里仿佛有无尽的怒火在流窜。百里炎极快的前冲几步,他的脸色同样凝重,并肩而立于林肃身边,艰难的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他是百里氏的世子,手下还有一众忠心耿耿的贴身侍卫,他的身份绝对不允许他以身犯险。云翳孤身冲入敌阵,为他们分担了许多压力,如果他们此时趁势突破,拼着损失惨重绝对有可能逃出重围。

可是,生平第一次,百里炎突然发现自己原来也有优柔寡断的一面,他痛恨这样的自己,他痛恨只是这样看着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如此的无能,如此的懦弱。他没有勇气拔刀冲锋,因为肩负百里氏无数人的期望,他更没有转身逃走,他丢不下那个瘦削的身影,他无法出卖自己的同伴。百里炎在帝都求学的这些年,醉心帝王心术,没想到,原来他的心,根本就不够狠!

林肃伸手拨了拨一头散乱的黑发,仿佛两军对垒时雄壮的将旗兵一把挥舞出飘扬的旗帜。林肃活动活动粗壮的双臂,关节发出一声声噼里啪啦的爆响,巨刀风炎似乎也察觉到了主人渐渐凝聚的战意,刀身渐渐浮现起肉眼可见的暗红,像是盛夏傍晚盛大的火烧云,刹那间渲染了整个苍穹。林肃露出了一口闪亮的白牙,明晃晃如同刀锋,声音低沉而威武,对百里炎说:“你看着就好了。”林肃默然沉下身体,双腿弯曲,肌肉间酝酿爆发的力量,他脚下的大地突然龟裂,几条细小的裂痕如同小蛇一般游走。一声巨响,那强壮的身影如同炮弹一般爆发出去,风炎巨大的刀身像是一只巨大的翅膀。林肃强力的一跃,像是陆北翱翔的苍鹰,陆北成年的苍鹰是天空中的王者,双翼展开的距离有几丈之多,遒劲的鹰爪甚至可以抓起成年的雄狮,带到高空中在将其丢下摔死,之后再用锋利的鹰椽享用新鲜的血肉。

林肃轰然落地,一声愤怒的狂吼,全身的肌肉都高高隆起,看着如同山岳般巍峨。林肃毫无花哨的挥舞风炎,绝对的力量配合风炎巨大的刀身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技巧。旷野上默然掀起一个狂躁的龙卷风,将九州府的杀手们一个又一个的击飞,抛入空中。人数上的优势荡然无存,血肉之躯在这样的风暴中显得如此不堪一击。杀手们嚎叫着冲向林肃,但是在绝对力量的轰击下,一个个身体凹陷,骨骼断裂的声音不绝于耳,惨叫声此起彼伏,半空中一口一口的鲜血被吐出,交织成无数血色的烟火。破损的身躯如同被撕扯的玩偶,短短时间内,就有十几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尘土里,双眼中满是不甘的空洞,死不瞑目。龙卷风急速旋转,朝着打的难分难解的云翳和黑衣人掠去,而林肃,就是这风暴的风眼。

百里炎怔怔的看着林肃像鹰一样在半空中腾跃,巨刀风炎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挥舞。百里炎刹那间自惭形秽,他狠狠甩了甩头,百里氏根本不会允许一个懦夫继承家主!百里炎悍然拔出佩刀,发出一声怒喝。他身后精锐的侍卫也纷纷效仿,悍然拔刀怒吼。百里炎拔刀前冲,在此起彼伏的怒吼声中不断加快步伐。他本来武功就不弱,一群侍卫也是他悉心调教多年,生死之际更是爆发无可匹敌的战力。百里炎就像是骄傲的头狼,率领着狼群冲入敌阵,用獠牙和利爪撕开对方的防御。

九州府的杀手历经了云翳和林肃两大高手的打击,阵型破碎,士气低迷,此时百里炎带着手下突然发难,他们一时无从应对,只能被动抵挡,完全无法发挥出人数上的优势。两帮人缠斗在一起,刀锋闪动,杀气如同潮水般汹涌,战局陷入胶着。百里炎一众凭借精湛的刀术和配合,无情的收割杀手们的灵魂。可是杀手们数量众多,仿佛永远也杀不完,而且前赴后继,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恐惧。死的同伴们越多,血腥味越浓厚,他们眼中就越发闪烁嗜血的红芒,如同野兽般,不畏生死。

付雪晴劈手夺过一名杀手的长刀,接着凌厉的斩开了对方的一条手臂,对方立马倒下抱着断臂痛苦的嘶吼。付雪晴毫不迟疑,一个转身又切下了另一个人的头颅,出手狠辣,就连百里炎也自愧不如。百里炎再无顾忌,放开手脚,不甘示弱的扑向了面前的敌人。付雪晴毒还未解,但是内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此时也有五成的实力,只要小心点,对方的阵营中应该不会有威胁到她的存在。

而战场的另一边,云翳本已经被黑衣人打的节节败退,可是林肃的巨刀风炎直接斩向二人的中间。两人骤然激射分开,一声巨响,风炎沉重的刀锋轰击在地面,带起冲天的尘土,地面裂开一道长长的裂缝,像是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三个人站成了个三角形,杀气交锋,纵横交错。

云翳冷冷的看着黑衣人,剑锋遥指,语气中满是威胁的杀机:“我再问你一遍!你说谁是剑圣之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