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六十章:黑鳞白羽

剑霄 苦M瓜 2321 2013-09-01 12:51:08

  李巍之用夕风凭空勾勒出一个无可挑剔的圆,将年轻人凌厉的双刀十字束缚在中心。年轻人手中的黑白双刀,就像是困在牢笼里的猛虎,咆哮着左突右冲,但就是冲不破那个牢固的圆。画地为牢,那个圆仿佛宿命中注定的囚牢,紧紧的束缚住了年轻人凌厉的刀锋。

年轻人惊异一声:“小曼陀罗阵?”年轻人默然收刀,身形如同一片流云般飘远,在李巍之不远处站定。左手的白鞘长刀低垂,刀锋内敛,右手的黑鞘长刀却扛在肩上。年轻人挑了挑英挺的眉毛,苍白的脸庞上已经看不到那一缕妖异的殷红,整个脸如同一张白纸般柔弱,气息平稳,突然发难,又骤然收招。李巍之根本就参不透他下一步要如何。年轻人的灰袍在之前的刀光中碎裂,满地碎裂的布帛就像是凌乱的羽毛,此时一身黑色劲装,将年轻人瘦削但是线条分明的身形包裹其中。年轻人身形瘦削,身上的肌肉并不如何夸张,但是却显得浑然天成,恰到好处,如同猎豹一般优美的线条,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李巍之就没那么好过了,他使劲浑身解数才堪堪自保而已。李巍之面色苦寒,胸膛剧烈起伏,仍在努力平息体内流窜的真气,夕风拄在地上来稳定微微颤抖的身躯。

李巍之用防御中最强的一式,才能和年轻人的“十字破灭杀”抗衡。“小曼陀罗阵”不是刀术,而是战阵。极致的圆可以抵御一切进攻,并用浑然天成的弧度来分散进攻的力量。战场上,真正由万人组成的曼陀罗阵可以抵御数倍敌人的进攻,以圆的精妙配合长兵器,甚至可以抵御骑兵的冲锋。真正将曼陀罗阵应用于武技上是原先世代镇守锁河关的萧家,萧家世代骁勇,家传的破虏枪震惊中外,杀的百万蛮族胆寒。萧氏先祖,将曼陀罗阵运用于枪术,创出枪术中最强的防御,借助长枪先天的优势造成极大的覆盖面,无可挑剔的圆足以护住全身,滴水不漏,取名“小曼陀罗阵”。

李巍之出生军旅世家,自幼对战阵无比的熟悉。退无可退之际,死马当活马医,强行用夕风使出这一招至强的防御。“小曼陀罗阵”并不适合刀术,即便是夕风这样的长刀也不具备枪的长度,无法造成足够的覆盖面,也无法达到全身防御的目的。但是此时在营帐中这样狭小的空间,而年轻人的“十字破灭杀”同样局限在狭小的范围内。“十字破灭杀”另一个致命的弱点就在于双刀力量的平衡,一旦无法维持这种微妙的平衡,两把刀刀气会自行干扰,这霸道的一招就会不攻自破。李巍之借助圆整的刀气,打乱年轻人黑白双刀的十字平衡,一时间刀势尽泄,年轻人这一招被对方险之又险的挡住。

年轻人此时满脸的闲适,自始至终他都没有以命相搏的狠厉,仿佛只是在集市上挑选中意的商品。就目前为止,李巍之依然和他势均力敌,几次精彩的破招不仅展现出刀术上极高的造诣,更表明他是战阵上的奇才。年轻人爱才心起,一时间也不免心动。

李巍之猛地吸了两口气,稳住气息,重新握紧夕风的刀柄。他虽然仍未落败,但是拼尽全力仍然处在下风。他确实是刀术和战阵上的奇才,屡屡奇招,但是仅仅如此还不能保证他今天全身而退。对方明显仍游刃有余。李巍之心中百般煎熬,苦思应对之法。

年轻人双手舞动,黑白双刀骤然在空中频频交错,黑为纵,白为横,黑白纵横,仿佛在空中舞出了一个巨大的棋盘,棋牌上方格明厉,带着森严的杀机。刀势笔直,带着一往无前的凌厉。

年轻人将双刀横亘在胸前,一如李巍之手握夕风般刀锋遥指:“黑鳞白羽,安雨可。”一个宛如的女子的名字,正好配上那一张苍白中带着女气的俊脸。

李巍之瞳孔骤然缩了一下,低声喃喃好似庄严的吟诵:“鳞凫水,羽翼天,黑白天下,纵横无常。原来真的有这传说中的刀!”语气虔诚的好像朝圣的信徒,这样不输于夕风的天下名刃,值得他肃然起敬。每一个刀客的心中都有对名刀无尽的崇拜。那双刀交叠,一黑一白,如同白天和黑夜般交替。

“是,双刀。”年轻人无所谓的笑笑,苍白的脸上却是春风般和煦的笑容,那笑容宛如阳春三月的暖意直击人心灵,李巍之刹那间的失神,可是黑鳞和白羽刀锋山森冷的寒光有让他打了个寒颤。年轻人随意的挥刀入鞘,黑白两色的长刀配在腰间。“再好的刀也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已,要是不称手,要来何用?”他确实是无所谓,以他的资源,拥有偌大的磨刀堂,天下名刃也很常见。

李巍之默然心惊,年轻人三言两语连消带打就让他的心理防线土崩瓦解。李巍之很难在凝聚起战意,原本他以为对方直奔夕风而来,可是对方言语却对夕风并不感冒。一时间李巍之进退两难,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人的词锋,远比刀术更加犀利,帝王心术,展露无疑。

年轻人转身就走,没有丝毫停留,一如他出刀般一往无前,慵懒而疲惫的声音响起:“私自调动三百守城军,真是好魄力啊!”

李巍之愕然的抬起头,目光急切的追寻年轻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却发现对方早已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脚步下意识的挪动,浑身的衣物骤然爆裂开来,仿佛被一只无形的爪子撕碎,露出了他贴身穿着的鳞甲,胸前墨色的马蹄菊家徽忽明忽暗。鳞甲上刀痕密布,宛如一道道沟壑般触目惊心。李巍之颓然跌坐在黑暗里,他自以为是刀术和战阵中的奇才,没想到今夜,他一再突破极限,还洋洋自得的以为是平局收尾,原来早就被对方打的体无完肤。最要命的是,他五年来的处心积虑,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不想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眼皮底下。这天下,他如何再去争?

年轻人出了军营,看准一个方向身形暴涨,风驰电掣般疾行。突然破风声响起,年轻人下意识的握住腰间的长刀,他已经将速度驱使到极致,如此还能跟住他的人,全天下都没有几个。不过很快,年轻人松开了双手,继续加速。

那人也是一身黑色劲装,且脸上带着黑色面罩,面罩的边缘却有一处精致的刺绣,栩栩如生的绣着人首羊身,眼睛在腋下的怪物,那妖异的双眼闪烁着无法满足的贪婪。

凶兽:饕餮!

年轻人继续保持高速的前行,头也不回的问:“情况如何?”

饕餮恭敬的回答:“一切再意料之中。”

“见到那个人了?”

“恩,不过他和想象中有点不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