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六十八章:夺嫡!(上)

剑霄 苦M瓜 2354 2013-09-01 12:51:08

  鹤黎在百里氏华美的宫殿中兜兜转转。他摄政王原擎宇麾下的第一谋士,是原氏皇宫的常客,长年呆在天下的中心,看尽了帝都的繁华。可是即便如此,鹤黎仍然不得不感叹百里氏宫殿的华美。东海富庶,重商轻武。漫长的海岸线和密布的河道,导致商贸发达远超天下其他诸侯国。民间甚至传言,东海的富庶即便是王域也无法企及。

百里氏自原氏开国以来就镇守东海,世代累积的财富数也数不清。百里氏的宫殿并不追求如何宏伟壮观,但力求每一个角落都尽善尽美。宫殿内清一色的上等红木,百年也不会腐朽。每一个木头上都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花鸟鱼虫。花坛水榭,亭台楼阁,浸染着丝丝如缕的书卷气,丝毫看不出是世代经商的家族。鹤黎曾经也是个文人,就连原擎宇都称赞他的才华。置身这样的宫殿中,鹤黎仿佛觉得自己置身浩瀚的书海,他想起当年名不见经传时,在一个小小的书院读书,对那些文人墨客别致的雅居有着非凡的向往。

鹤黎独自在华美的宫殿中穿行,感叹归感叹,一个看惯帝都繁华的人,终不会为了一方诗意的栖居,而放弃囊括天下的豪情。鹤黎默然摇摇头,年少时向往的一方别致的雅苑已经被他自己纵火烧掉,如今的他,是原擎宇麾下的第一谋士,绝对的亲信,绝对的死忠。常言道: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他遇到了天下最好的伯乐,就会为他一直奔跑下去,直到死!

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摄政王原擎宇放着雄才大略的百里氏世子和风流倜傥的三公子不用,偏偏将赌注压在平庸的二公子百里扬身上。鹤黎起初也不懂,就好比去一个人丢掉了长刀和利剑,偏偏选了根木棍征战天下。等到亲自到百里城安排一切时,鹤黎明白了。原擎宇已经只手遮天,坐拥天下,只要他想,随时可以将少帝从龙椅上赶下来。如今的原擎宇要的不是称手的刀剑,而是要一只傀儡,一只听话的狗,替他看好百里氏的门足以。

百里炎是一只未长成的老虎,绝对不甘心屈居人下。就算如今不够健壮,但是养虎为患,终有一天这只老虎会亮出锋利的爪子。原擎宇当初席卷王域的时候就说过,世上的人才不知凡几,不为我所用,必为我所杀!

鹤黎走到百里氏的宗族祠堂,脸上渐渐泛起肃穆的神色。当年百里氏先祖跟随开国皇帝打下原氏江山,受封东海,世袭公爵,位极人臣。这样闪耀的光辉,即便过去多年仍然震古烁今。而百里氏宗族祠堂就是最好的见证,历代子孙都要瞻仰祖先的伟岸。

鹤黎凭吊完了,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祖宗的阴德,想来你后人也该享够了!推门进入祠堂。祠堂两侧点着一排排的蜡烛,无数烛火连成的光墙驱散阴影。精致的贡品安放在的台案上,祖宗的牌匾层层叠叠,如同肃穆的石碑,彰显百里氏历代的荣耀。

鹤黎双手合上,轻轻拍出一声响。一道黑影闪过,单膝跪地行礼,沉声道:“鹤先生!”。声音清丽,竟然是个女子,可是带着数九寒天的冷冽,散发致命的锋锐。这个人全身黑色劲装,手臂上却没有华丽的金色纹饰。显然这个人已经超越的兵卫的档次,在九州府中的身份绝对不会低。

鹤黎沉声道:“昨晚的行动失败了,无一幸存。”

那黑衣女子依旧是半跪的姿势,甚至连头也不曾抬高一分,鼻中轻蔑的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鹤黎继续说:“东海是天下最富庶的地方,又是天下粮仓。摄政王大人对此事极为关注。十五年来,九州府横扫天下,可是短短数月间,历经了玉剑山庄和昨晚的两次失败。作为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墨梅。”如果百里扬在这里一定会大失所望,鹤黎的身份在九州府中仅次与原擎宇,可是他竟然都不是此次东海行动的负责人。

那名为墨梅的女子冷冷的回答:“请大人放心,十日内,必取百里炎项上人头。”

鹤黎满意的点点头,他相信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从未让九州府失望过,她敢说的话,必然有绝对的把握:“我今天来时告诉你,明面上的工作我已经做完了。深宫少帝走失,帝都乱成一锅粥。摄政王大人此时又处于紧要关头,急召我回帝都主持大局。东海的行动由你全权负责。不过摄政王大人对你倒是很信任啊!”

墨梅骤然蜷缩了下身体,她明白在九州府中,那最后一句话绝对不是夸奖,而是深刻的威胁,寄予厚望的同时意味着失败后的粉身碎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鹤黎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话,哈哈大笑几声,转身迈开步子离开,笑声中丝毫没有谋士文弱的书卷气,反而充斥着野心家的阴险狡诈。

墨梅轻叹一声站起来,黑色劲装覆盖了她的脸庞,却勾勒出她窈窕诱人的娇躯。墨梅重重跺脚,脚下宗祠里的石板微微颤动,一处狭窄的入口缓缓显现,墨梅纵身跃入地道,仿佛坠入无底的黑暗。

…….

百里炎舔了舔嘴唇,艰难的开口:“恩….阿恩…..”

“恩?”百里恩展颜一笑,那一张英俊的脸上满是流水般温柔的笑意。

百里炎目光扫过那副精密的战图,各种兵力对比都明确无比。百里炎深吸一口气,开口发问:“如果我们和二弟开战,胜算有几成?”

百里恩不假思索的答道:“十成!”

百里炎蓦然心惊,仿佛心弦被眼前这个俊美的琴师肆意的撩动,惊讶的说:“怎么可能?二弟占据百里城,肯定已经掌握了守城军,何况还有九州府的高手!”

百里恩不可置否的笑笑,那一张俊美的如同女子的脸渐渐浮现出逼人的英气,脸颊的轮廓锋利如刀:“百里扬如何?九州府又如何?大哥,你生来就是百里氏的主人,在东海这片土地,你才是主宰!”

百里恩如遭雷击般愣在原地,作为百里氏世子,这一代家族的继承人,未到即位,他都不曾有过这一番唯我独尊的想法。可是,这个想法却像是在他三弟的心里落叶生根,以至于随口一说都显得如此自然,如此理所应当。百里炎偏转过头,像是一个陌生人一般打量百里恩。

百里恩低垂下头,英挺的脸上泛起一阵酡红,连带着低垂有长长睫毛的眼睑,百里炎看不到那一双似醉非醉的眼眸,却猜得到里面会有怎样深邃的红晕。

“大哥。我们是兄弟啊!你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是一把刀,有谁拦着你,我就替你杀了谁!九州府吗?杀了便是!这世上,只有我是和你一起的!”

一声雷鸣般的巨响冲击着百里炎的耳膜,百里炎的心仿佛在万千雷鸣中颤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