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七十六章:地道入口

剑霄 苦M瓜 2414 2013-09-01 12:51:08

  脚下显现圆形的地道入口,幽深的如同黑夜中的瞳孔。云翳抿紧了嘴唇,苍白的脸上有种不自然的僵硬,指尖不自然的按住眼角,那片刻间袭来的晕眩,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云翳记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个梦,梦里他一直在下坠,一直在下坠,却一直都没有终点。折磨他的不是落地时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在下坠时难以言表的孤独。

面前的这个圆形的黑洞,黑暗如同藤蔓般在里面生根发芽,枝繁叶茂。云翳不怕黑,从小就不怕。可是他怕黑暗中没有人回应,怕那一份冰冷的孤独。

百里恩围绕着入口踱着步子,仿佛见到一个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般惬意盎然:“父亲告诉我地道的入口后,我就在这修了这座小楼。如今一晃眼就是十年。密道任何人不能打开,我就守着这个入口,等大哥回来,并且希望他永远不会打开。”然后倏地转身,面向云翳和林肃,身形潇洒的像是一株风华绝代的桃花,漫天的落雪都只不过是他的背景,璀璨的双眸才是真正的无暇:“密道曲折,凶险莫测,没有百里氏的人带路,你们不可能走的通!”

云翳和林肃相视一眼,那一双阴白色的瞳孔和火炭似的眼眸中各自爆发的光芒,在虚空中交织、碰撞,进而碎裂开来,像是夜空中纷乱的烟花。两张仍然稍显青涩的面孔,在百里恩的眼中看来是那样的熟悉,宛如十年前,百里城下,风沙寥落中两个长不大的公子。

百里恩低头而立,眼神似乎已经被那幽深的洞孔吞没,喃喃自语,语气中有种和他身上倜傥的风流格格不入的苍凉,多了些粗糙的意味,仿佛混杂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尘土,那是一种红尘零碎的味道:“其实,百里氏的世子只有一个,一直都只有一个!”说罢,身体飘然向前,纵身跃入地道的入口,白衣依旧舞动,仿佛深夜中盛开的一朵睡莲,渐渐没入冰凉的水波里。

百里炎怔怔的望着那个幽深的洞孔,仿佛不是百里恩自己跳下去的,而是被那洞口吞进去的。脑海里像是钟鸣一般不断回响着那一句话。

“一直都只有一个!”

林肃无所谓的耸耸肩,却在洞口处有些踟蹰。他天生怪力,生的强壮,手臂上的肌肉如同钢铁浇筑般隆起,要不然也无法挥动风炎那种如山般的巨刀,可是这么小的洞口,他光是下去就很艰难了,怎么能在带一把一人多长的风炎?

林肃无奈的挠了挠头,明知道不可能带上风炎了,可是又不能手无寸铁的跳下去。地道中的凶险不说,就算他们成功潜入百里城,也是一番恶战,他再勇猛,也总不能赤手空拳的撕开百里城的城墙。

百里炎从一时的愣神中回过神来,动作麻利的解下了腰间的长刀,双手托住,送给林肃。林肃顿时郑重起来,刀客是佩刀为生命,这种解刀相赠,是极为庄重的礼节,容不得丝毫的大意,双手托付的不只是锋利的长刀,更是信任,是果决,是对胜利的渴求。

林肃重重点点头,如同一只大鸟般,纵身跃入洞口。

此时小楼中只剩下百里炎、云翳和付雪晴三人,云翳回头看了看付雪晴,付雪晴识趣的没有多说话,低垂下玫瑰色的眼睑,略微点点头,云翳排除心中的担忧,轻轻松了口气。其实纵使此时付雪晴只有一半的功力,也不逊色己方的任何一位高手。可是这次她并没有耍小孩子脾气,如果不是对云翳的依赖,她依旧是雪谷老人最中意的弟子,江湖为之色变的女侠。只不过在云翳阴白色的瞳孔里,付雪晴将周身凌厉的剑气慢慢收敛,还原出了一个同样涉世未深的女孩模样。

云翳对着百里炎,一下子陷入了缄默,他本来就是个安静的孩子,不善言辞,从来也不怎么喜欢多说话,单独面对别人都会觉得尴尬,除了付雪晴。

百里炎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轻轻的说:“小心。”

云翳淡淡的点了点头,走向洞口的边缘,准备跳下去。云翳背对着百里炎,没由来的说一句:“我不知道这句话该不该说,但是我的感觉向来很准,小心你的弟弟,百里恩!”

百里炎茫然的抬起头,却发现云翳已经不再原地了。不大的一句话,却一石激起千层浪,百里炎的心中五味杂陈,翻江倒海。他看人同样很准,要不然也不会再荒野中一眼就发现了云翳和林肃的不凡。但是他却看不穿自己的弟弟,小时候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三弟,此时脸上却像蒙上了一层面纱,依稀可见当年的模样,如今更为英俊,更加的风华绝代。可是百里炎努力想从哪温和的笑意里看出点什么来,看出点除了亲情、思念、守候之外的东西。可是百里炎做不到,这个天赐的弟弟是那么完美,完美的到无可挑剔。

百里炎又想起了自己心中纠葛的问题,就像两个人分别占据了大脑的两边,划地为界,唇枪舌剑,三妹?阿恩?

“轰!”一声巨响,让心乱如麻的百里炎吓了一跳。百里炎急忙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却看见面色苍白的付雪晴此时正双手稳稳当当的举着有一人多长的巨刀风炎,像是碎大石一般拍断了一根柱子,失去了这根柱子的支撑,古朴典雅的小楼就像一个人崴了脚,身体倾斜,发出一声声疼痛的呻吟。整个小楼的一角倒塌,扬起一片灰尘。

付雪晴眼中光芒大亮,丝毫不理会背后的百里炎,双手舞动风炎,呼呼做声,一根接着一根的破坏,扫断了一大片木梁和红柱。百里炎忍无可忍的怒吼:“住手!你要拆了这座楼吗!”

“恩?”付雪晴缓缓的回过头来,冷冷的看着百里炎,玫瑰色的眼中满是不屑和威胁,脸颊锋利的弧度让怒吼的百里炎愣了愣,本来已经爆发的愤怒也是一滞,舌头打结,阻拦的话直接噎在了喉咙里,卡的他透不过气。他从来没有发现这张苍白的俏脸原来是这么英气逼人,或者说杀气逼人。

付雪晴冷冷的看了百里炎一眼后,就不再理睬他,低头喃喃自语说:“难怪那个傻大个会这么喜欢这把刀,原来这样的大家伙砍起来是这么爽的!”说着,劲风呼啸,她又将旁边一根碗口粗的柱子拍的粉碎。风炎这样的体格,比付雪晴的身体还要高,还要宽,可是此时却成了付雪晴手中极为称手的一件玩具,那如同泰山般沉重的刀身,在付雪晴的手中宛如一根细羽般微不足道。

百里炎的脸上布满黑线,嘴角不自觉的抽搐。望着付雪晴肆无忌惮的拆楼,他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眼神木然的转向那个幽深的洞孔,他第一想法不是担心那三人的安危,也不是考虑今晚和百里扬的交锋,而是在埋怨最后跳进去的那个瘦削的身影,你从来都没有告诉我,这个女人是这么凶残的!

还有,你们所有人都跳下去了,把我和这个女人留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