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六十六章:陆北国风

剑霄 苦M瓜 2796 2013-09-01 12:51:08

  百里炎在小楼前勒住马缰,一行人纷纷驻足,跟随他下马而行。四名精锐侍卫拔刀守住上山的路口,经历过昨夜的前车之鉴,他们现在如同惊弓之鸟,生怕再出差错。百里炎往前几步,双手浮在背后,扬起坚毅的脸庞,十年后复归故乡,这十年的风霜仍历历在目。没想到堂堂百里氏世子,荣归故里时没有华丽的仪仗,没有成群的仆从,在百里氏世代相守的土地上提心吊胆如履薄冰。东海之大,如果还有一个地方能让他百里炎心安,那就只剩下面前这绿树掩映间的小楼了。

狂乱的马蹄声随着惊起的宿鸟渐渐淡去,但是杳杳琴音依旧未决,铿锵有力透漏着杀伐决断的果敢,仿佛两军对垒,战鼓轰鸣,金铁交戈,士兵的喊杀声和着战马的嘶鸣。百里炎的身影在这雄壮的琴音中渐渐凝固,仿佛一尊雕塑,非同寻常的安静。面色渐渐柔和,漂泊在外的游子,跨过肆意横流的血泊,最终站在故乡的门槛上。十年后,沧桑了旧物,变了人心,唯独这座小楼风雅依旧,琴声依旧。

“琵琶大曲,《十面埋伏》!”林肃低喝一声,对着云翳和付雪晴喊道:“功力灌注双二,守住心神,千万别被琴音夺取心智!”说罢屏气凝神,面色沉凝的如同一块钢板。云翳虽然不懂但是依旧照做,并且立刻挡在付雪晴的身前。付雪晴的功力还未恢复,在猛烈的琴音中如一片孤叶般无力的颤动。就算云翳挡住了绝大部分琴音的冲击,她应对起来依旧很辛苦。云翳的眼神倏地转冷,阴白色的瞳孔开始闪烁,右手攀上了背后的雪姬。付雪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抹红晕在惨白的俏脸上蔓延,如同山谷间摇曳的红雨。云翳横眉冷对着这座古色古香的小楼,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如果琴音伤到付雪晴,那么他不介意将那古琴砍成一具棺材,给琴师送葬。

这时候,百里炎突然一声长啸,仿佛一个醉酒的诗人登高望远,纵情高歌。

“为卿采莲兮涉水,为卿夺旗兮长战,为卿遥望兮辞宫阙,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抑扬顿挫的吟诵声与铿锵的琴声如同刀剑般骤然交锋,爆出激昂的火花,一时间厮杀的战场寂静无声,交战双方所有的人一刹那间定住,如同木偶般怔怔的扔掉手中的兵器,万千兵器坠落在地上发出一阵轰鸣。然后,他们各自两眼无神的转身,面向自己家乡的方向,张开开裂的嘴唇,发出无声的呼唤,颓然的伸出双臂,温柔的将一团空气搂在胸前,好像拥抱血肉至亲。那些人满布血丝的双眼饱含泪水,身躯竖立在这边血液浸染的焦土,像是无数飘扬的战旗,又像是肃穆的石碑。琴声,诗句,净化战场上的罪恶,超度空中盘旋的亡魂,消磨人心中的杀意。那是对生的希冀,对死的敬畏。

付雪晴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玫瑰色的瞳孔,欺霜赛雪的手捂住红唇,浑身颤抖。云翳急切的看着她,却不想身后传来一声声嘶哑的哽咽,蓦然回首,发现身材魁梧的林肃此时早已涕泗纵横,两行清泪在那还略显青涩的方脸上汇聚,如同铁塔般的身躯微微颤抖,抑制不住的悲痛如同背后的风炎一般沉重。

一曲终了,百里炎一甩身后的长袍,信手推门而入,转身寻到木梯,拾级而上,走入小楼深处,身影被浓厚的古韵和诗意淹没。三人被留在原地,谁都没有跟上他脚步的打算。付雪晴渐渐平复了心情,胸膛仍旧起伏,但是俏脸渐渐有了血色。林肃仍旧呆立在原地,泪水流干了,可是满脸悲戚依旧。云翳大惑不解,可是对付雪晴的关切胜过其他,轻声发问:“怎么了?”

付雪晴低下头,玫瑰色的瞳孔里乡愁如同潮水般起起落落:“那琴曲原是琵琶曲,名为《十面埋伏》。十大古曲里最重杀伐的一首。楼中人以独门指法和深厚内力弹奏,一般人根本无法抵御琴曲音律间的肃杀,只会陷入无尽的杀戮不能自拔,沦为杀戮的怪物。百里炎为了冲淡《十面埋伏》的杀伐,也用深厚内力吟出了这首思乡情最重的国风,出自锁河关的长河深谷。用这首思乡情重,最为温情的古诗,中和《十面埋伏》的杀伐实在是再好不过。”云翳依旧是一头雾水,继续追问:“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何会这样呢?”付雪晴颓然叹了一口气:“音律幻术,早已失传。原氏天下间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还能使出。想不到百里氏一下子就出了两个,借助音律蛊惑人心,达到兵不血刃的效果。可是若是听者像你这般,根本就不知道曲子为何物,就如同对牛弹琴,自然没有丝毫的杀伤力。”云翳脸上蓦然浮现愧色,一刹那间闪现与他实际年龄相应的腼腆。

林肃毫不犹豫打断付雪晴,低沉的嗓音响起:“这首是锁河关国风,取自世代口耳相传的民歌,由帝都的乐府官员采集收录。说的是一男子对女子一往情深,为了她采莲,为了她从军征战,为了她辞去名利归隐,为了她白发,唱着一支淡淡的歌。这首歌沿着天下第一大河白河流传,传遍白河两岸,甚至传入陆北。在北方是流传极广的曲调,任何一个在锁河关和陆北长大的人听到,无不动情。陆北苦寒,民风彪悍,夜晚所有人以篝火围成圈,壮年的男子拉起胡琴,少女载歌载舞,整个村落唱的都是这首歌。”说着,林肃脸上悲戚如同密布的阴云,仍未散去。

付雪晴再叹一声:“每一个走出陆北的人,亲人都会给他唱这首歌送行。等他回来的时候,再唱着这首歌接他回来。就算他回来的时候,牙齿都掉光了,不能动了,也会在心里将这首歌唱给他听。”

云翳心中不忍,一只手揽过付雪晴。付雪晴摇了摇头轻声说:“没事,也许我只是想家了。”

云翳淡淡的说:“等百里氏的事情完了,我陪你回去!”

付雪晴脸上雀跃着无尽的欣喜,苍白的脸庞像一个小女孩般娇嫩,如同瞬间被点亮,声音也瞬间变的清亮:“你不是要去王域的吗?”

云翳满脸的云淡风轻,轻轻回答:“我还是太弱了,王域卧虎藏龙,九州府现在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如果那个人没骗我,那龙家发布的什么星璇令也是真的。一旦暴露身份,江湖上多的是要杀我的人。我根本寸步难行。还不如好好修炼,四处游历,等到准备好了再去不迟,你想家,我就先陪你回家。”

付雪晴渐渐贴上了云翳的身体,面容恬静,温顺的像一只猫,心中默念,师父,我马上要回去了,和这个人一起。她知道这个不大的少年有多危险,没有仍敢同时开罪九州府和龙家,这两大巨头,可是她丝毫不害怕,和云翳一起,她什么都不怕。

“咳咳!”林肃无奈的声音响起,这个铁塔般的汉子也克制住了悲戚,大大咧咧的说:“话说我们的世子进去了就不出来了吗?难道我们就在外面干等着?”

“怎么会是干等呢?”一个清朗的声音默然从他们身后响起。三人大为警惕,从声音听来,这个人离他们最多只有几丈,可是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三人迅速转身,发现一个人身着黑色鳞甲的人,腰佩长刀,龙行虎步的走来,满头凌乱的黑发让他看上去就像只狮子般威武,边走边朝着那四名把守路口的侍卫点头致意,满脸的意气风发。

云翳无声的笑了,林肃的火炭似的的眼睛也亮了,像是一颗暗红色的星球。因为他们都看到了那人胸膛上印刻着墨色的马蹄菊,象征身份的百里氏家徽旁悬挂了一柄短剑。腰间的长刀拥有柳叶般优美的线条,就算仍在刀鞘中,依旧如晚风般如泣如诉

注:文中的诗取自江南的大作《九州志》中的《天下名将》,苦瓜很崇拜江南,也很喜欢他的大作,更喜欢这首诗,所以借用一下,写到自己的故事里面来。再次感谢所有支持的朋友,苦瓜会很用心的写下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