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八十三章:以幻破幻

剑霄 苦M瓜 2503 2013-09-01 12:51:08

  安雨可挥舞着长刀迎上了那一团怨灵聚集的阴云,刀锋清冽,像是两只白皙的手臂,拥抱爱人。

铿锵的金铁交戈声像是一串铜铃叮叮当当的声响。安雨可冷笑:“抓到你了!”长刀倏地加速,刀芒带出道道虚影。安雨可双臂舞动,双刀交替斩出,发出一拨又一拨清脆的嗡鸣声。

那是轰击在一处金属硬物上的声音,根本不是割开血肉发出的钝响。安雨可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刀光上撩,卷起一阵飓风,本就被刀光劈碎的怨灵,一下子就被那一阵飓风吞没,丝丝缕缕,湮没于尘埃。视线一下子没了阻碍,还是那空荡荡的长街。安雨可的长刀顿在空中,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人。

没有人可以在被他砍了那么多刀后还可以安然无恙的站着!

安雨可脸色突然就变了,他面前的是确实是站着个人。先前凌厉的刀锋在他的身上撕扯出一个又一个口子,刀痕之深,如同谷中沟壑。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却没有一丝的血液溢出,那个人脸上的般若面具惨白依旧,头上巨大的犄角被斩断,露出了光滑如镜的断口。

下一刻,那惨白的般若面具上浮现出小蛇般细密的裂纹,而后蛇身蜿蜒,不断蠕动。裂纹蔓延分叉,很快就爬满了整个面具。整个面具如同落地的瓷器一般片片碎裂开来。令人牙酸的粉碎声在长街上回荡,整个人也四分五裂,轰然倒塌,如同一堆碎肉一般堆砌在青石板路上。

但是自始至终,这个人一滴血都没有流!

安雨可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傀儡术?”突然间背心传来一丝胆战心惊的凉意。安雨可倏地转身,手臂横过长刀!

但是已经太迟了!一把小巧的短刀如同毒蛇一般悄无声息的逼近了他背心,在他转身的瞬间插入了他身侧,轻薄的刀刃割着肋骨前进,恐怖的气劲从短刀的刀刃喷吐出来,宛如毒蛇的鲜红的蛇信,一下子就重创了安雨可的五脏六腑。

安雨可长刀横扫,对手已经如烟雾一般杳无影踪,只留下那把短刀还插在他的肋骨缝隙中。安雨可猛吐出一口鲜血,五脏六腑灼烧渐渐侵袭他的神智。安雨可咬牙拔出短刀,刀刃闪着诡异的淡紫色,好像一朵荒野中的小花。

安雨可立马封住伤口的穴道,可是脸色越发苍白,就算他止住了血,可是刀刃上的剧毒仍然会如同毒蛇一般沿着他的经脉攀爬,最终会用毒牙咬穿他的心脏。安雨可捂住伤口,面庞抽搐。无力的蹲了下去,黑白双刀散落在脚边,如同猛兽折断的獠牙。

面色惨白的般若缓缓从街角的暗影处走了出来,长舒一口气:“千红哭,傀儡术,再加上我九州府奇毒。出道十五年,这还是我般若第一次使尽浑身解数,安先生觉得如何啊?”

安雨可没有抬头,脸上冷汗淋漓,打湿的头发凌厉的贴在脸上,如同雕刻一般的五官被阴影吞没,身躯颤抖,像是一个被打的孩子。

般若脸上猖狂的神色像是一朵大丽花一般绽放,配着那张惊悚的面具,更加的摄人心魂:“任你再厉害又如何?我九州府奇毒,多少高手饮恨于此!你也不会例外。你现在的功力不到全盛时的三成,受死吧!”

般若缓缓走到安雨可身边,低首拾起地上黯淡的黑白双刀,双手交错,虎虎生风。般若赞许的点点头,微微叹惋:“鳞凫水,羽翼天,黑白天下,纵横无常。真是绝世的好刀,可惜不再属于你了!”般若不得不承认,黑鳞白羽,天下名刃,就算他精心锻造的傀儡,也被双刀切割的体无完肤,寸寸碎裂。不过,般若满足的笑笑,从此以后,我就是这黑鳞白羽的主人了。

安雨可仍旧捂住伤口,半跪在地上颤抖。般若缓缓的将双刀架在他的后颈上,就像是架上了一把巨大的剪子。般若的动作很慢很轻,唯恐惊动了安雨可。般若在享受这个过程,尽心尽力的想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得尽善尽美。用刀客视为生命的刀,砍下刀客自己的头颅,般若一生杀人无数,但是这个可能是最有意思的一次。

般若走到安雨可背后,握住双刀,只要他双臂微微交错一下,安雨可俊美的头颅就会被双刀剪下来,九州府创立十五年来的首次“四鬼”齐出,就可以宣告收工了!

般若双手缓缓加力,刀锋已经在安雨可的脖颈上割出了血线。般若控制自己的声线,回复了女子般娇媚无骨的魅音,好像女子斜倚着撒娇:“告诉我,安先生。你可曾有喜欢的相好,我定会让她去见见你!”

安雨可吃痛哼了一声,抬起了被乱发覆盖的脸庞,身首分离的瞬间,他的眼神却依旧如同刀锋般清冽,五官英挺,说不出的俊逸。想不到死到临头,安雨可也只是淡淡的说:“九州府四鬼,果然名不虚传。”

般若画着脸谱的面庞浮现出丝丝如缕的悲戚,双手骤然交错。安雨可的头颅轻轻的滚到地上,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摆弄,滚动不止。

那种声音般若在熟悉不过,刀锋割裂血肉,肌理被割开,血管断裂,筋肉凹陷。般若砍下的人头远比他认识的人要多,他从来没有想过什么因果报应,这一世手上沾染的鲜血,足够灌满一个百里城这样的大城池。但是这么多年来般若义无反顾,不杀人,就活不过这一世。这一世都活不过,还想什么下一世?

安雨可这样惊才绝艳,再过几年,恐怕不亚于当年的剑圣吧?一个用剑,一个用刀,也不知道到时候谁更厉害一点。可惜,死在了自己手中。

般若缓缓站起身,目光扫视空空荡荡的长街,心中疑惑,本来就制定好的伏击策略,为什么他都和安雨可缠斗这么久了。乌鸦和夜叉怎么还没有赶过来?

不对!想到这,般若不禁狠狠打了个冷战!“四鬼”共事多年,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不按计划行事的情况。当计划不再是计划,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事出有变!

般若全身绷紧,做足守备的态势。般若面前是安雨可的无头尸体。就算尸体已经没有了头,却依旧没有倒下。那尸体的四肢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扭转,双臂和双腿都极力的向后伸,正常人的关节绝对不可能允许肢体这样的翻转,扭动的四肢如同绳索一般束缚住了般若。

般若目眦欲裂,恐惧发不出一点声音,一双无形的手从他的口中伸进去,卡住他的喉咙,堵住他的食道,直接捏住了他的胃。

“不!”一声凄厉的怒吼仿佛要刺穿整个长街。

安雨可看着在地上抱着脑袋不停打滚嚎叫的般若,长舒了一口气:“还好和嘲风那个家伙学过幻术,要不然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说到这又不禁想,嘲风的任务到底完成的怎么样了?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若是嘲风再不能完成任务,那他们这次真的要无功而返了。

安雨可缓缓抬头嘴角浮现淡淡的微笑,冷清的长街尽头,出现了一抹晚霞般的亮色。短短的时间,安雨可尽然发现他对重逢有着如此的期待。

那一袭红妆如同火焰般璀璨,女子用一支金簪挽起了瀑布般的长发,精致的修罗脸谱带着惊惧的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