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七十九章:四鬼(中)

剑霄 苦M瓜 2132 2013-09-01 12:51:08

  这个名字若干年前就已经存在。“劫火之变”后的十五年中,他是原氏最后的血脉,他是深宫中任人摆布的少帝,他是摄政王手中把玩的傀儡。他是“龙之子”中地位最高的“龙”,也是刀王的传人。他是在刀尖上独舞的人,也是手持刀刃行走在黑暗中的人。复仇的种子在心中扎根,发芽,直到枝繁叶茂。于是才有了今天的他,他习惯被人叫作“少帝”、“龙”,就连原雪河这个名字都快被他遗忘,更何况安雨可这个名字,淡雅的像个女子。

原雪河,或者说安雨可,静静看着面前魅惑众生的女子,轻轻的说,语气温存好似问候:“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安雨可吗?”

修罗被红晕浸染的眉毛如同柳叶一般细细舒展开来,让那张狞恶的修罗脸谱也多了几分脉脉温情的味道,深邃眼眸中的那一点明黄明灭可见,嘴角饶有兴趣的扬起:“说来听听。”

安雨可声音清冽的说:“小时候村子里有一场大火,然后强盗闯进了村子,见人就杀,血和火混在一起,到处都是断手断脚和滚动的人头。我蹲在血泊里,被火围住,可是我自己都听不见自己在喊什么。背上的衣服被烧着了,火开始灼烧我的背。我想我就要死了,这么大的火没有能救得了我。”安雨可的声音如此平静,好像只是在叙说童年时偶然发生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夕阳的光芒渐渐爬上了他英挺的脸庞,像是一团火焰灼烧他的脸:“可是有一个人跳了进来,把我从火场中抱了起来,然后救了我。他把我交给赶来的另一个人,让他照顾我然后就走了。他临走的时候对我说,要好好活下去。另外一个人像对待亲儿子一样对我。村子里的人全部都死了,我们家也只剩我一个人,可是我不想再背负这个姓氏,所以我就对那个人说,我和你姓吧!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安雨可。”

眼前这个人叙述很平淡,也很简单,甚至冗长而啰嗦,可是修罗静静听着,没有打断,也没有不耐烦。修罗白皙的手轻轻伸出去,拿起了安雨可面前的那杯酒,放到自己的唇间,微微抿了一口,洁白无瑕的杯壁上印上了鲜红的唇印,那团红晕微微荡漾,似乎要晕开在淡淡的酒香里。

安雨可看着她做着这一切,眼里的戒备与敌意一点点散去,可是语气却变得森冷:“九州府最负盛名的四大高手,修罗、般若、修罗、乌鸦,最锋利的四把刀,只来了你一人,难道你真的这么有把握?”

修罗嗤笑了一声,反问:“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修罗吗?”

安雨可没有说话,眼神流露询问的意味

修罗轻声说:“修罗出自梵语。佛家的传说中,修罗有美女而无好食,诸天有好食而无美女,互相憎嫉,经常战斗。阿修罗道同天道是同样古老的种族,也一直与天道彼此仇恨。但阿修罗道一次次被天帝所击败,所有的荣耀似乎都已经散去,但阿修罗道中的修罗族却依然坚持,他们要持续那古老的一切,保持着这份战士的荣誉和对阿修罗王的忠诚,直到世界终结的一天。当战鼓响起的时候,修罗的热血便要沸腾,与天道决战的一日始终萦绕着每个修罗,哪怕修罗的血洒满大地,就算所有的修罗全部死去,与天道的仇恨也无法化解。一旦成为修罗,这样的使命与荣耀便要背负终身。”

修罗殷红的双唇中带着丝丝缕缕的悲凉,语气有种源自洪荒的沧桑,肃穆却充满悲意:“说什么四大高手?我们不过是摄政王手里的小卒子,这天下都是摄政王的棋局,我们这些兵卒,只能一步步向前,渡河过江,劈山开路。我们不能也不想回头,只能一步一步走到死。我就是那传说中的修罗,就算鲜血洒满大地,也无法后退一步,仇恨永远无法化解!”说罢骤然起身,直接向楼下走去。

安雨可静静看着她曲线曼妙的背影,那一袭红妆美艳的不可方物,这个女子的离去就如同她的到来一般出人意料。修罗走到楼梯处默然顿了一下,没有回头的喃喃自语:“你是第二个不怕我这张脸谱的人!”

安雨可云淡风轻的笑笑:“我想,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了。”他此刻还有兴趣思考谁是第一个?但是终究没有问出口。

修罗依旧在楼梯处喃喃自语:“第一个人就是教我画这张脸谱的人。然后他看着我的眼睛,就把剪刀戳进了自己的喉咙。不怕我眼睛的人,你倒是第一个!”修罗顿了顿,低声轻叹,不无赞叹的说:“惊才绝艳!摄政王大人说过,天下人才不知凡几,不为我所用,必为我所杀!”然后头也不回的迅速下楼,脚步没有之前的细碎,反而是大步流星的豪迈,行色匆匆好似逃离。

九州府“四鬼”中的修罗,又称双瞳修罗,天生双瞳,魅惑众生。这种罕见的瞳力历史上都极少出现,但是每次出世都意味着无尽的血河之灾。靠双瞳的瞳力魅惑人心,乱人心神,之前在百里氏的大殿上,修罗仅仅是简单的扫视,就令整个大殿上的人都丧失了行动能力,引颈待戮。她就是靠着这样的绝技才能位列“四鬼”之首,她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失败,更没有想到让她失败的是这样一个脸色苍白病态的年轻人。

安雨可缓缓举起面前的酒杯,在指尖中把玩旋转,夕阳的光芒将这个陶瓷的酒杯都染成了橘红色,但是之前红妆女子留下的鲜红的胭脂印却依旧如此耀眼,如同一团火焰在杯壁上燃烧。安雨可微微浅笑:“修罗?”他的脑海中一直回响着修罗口中的故事,阿修罗道和天道的仇恨,古老的种族在辽阔的大地上仇杀,混沌初开的神魔相互撕咬,鲜血抛洒也阻止不了兵败如山倒的颓势,最后的修罗族孤身奋战,长刀明厉,直到所有的修罗都战死,仇恨永远无法化解!

安雨可对准那殷红的胭脂印,将自己的双唇轻轻印了上去,仰脖一饮而尽,淡淡的酒意在喉中弥散,喃喃低声好似野兽的低吼:“你说的对,仇恨永远无法化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