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八十一章:鬼魅魍魉

剑霄 苦M瓜 2220 2013-09-01 12:51:08

  九州府的精锐埋伏已久,从天而降,势要一击拿下安雨可!清冽的刀光如同滂沱大雨,笼罩了那个高挑瘦削的身影。

威严的吼声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恍若洪荒中的巨龙睁开了如同太阳般耀眼的双眸,威仪滔天,无穷无尽。黑白双龙腾空而起,在空中交错盘旋,刀光斜刺,如同细密的龙鳞一开一合,冲破了如同渔网般漫天而来的刀光。龙尾横扫,安雨可将长刀的刀柄抵在自己腰间,整个人在空中靠着腰腹和背部的肌肉一起发力,强行扭转身体,像个巨大的磨盘般急速转动起来,长刀借助体势横斩出去。黑鳞白羽在空中各自斩开一个扇面,然后完美的拼接,形成了一个偌大的圆,黑白两色,泾渭分明。

这个圆就像是李巍之的“小曼陀罗阵”,弧度唯美到无可挑剔,但是不同的是,“小曼陀罗阵”是至强的防御阵,但这一招不同,这一招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斩!斩!斩!

斩断一切挡在面前的东西!

安雨可用黑白长刀画出的圆,如同首尾相接极速旋转的阴阳鱼,黑与白,光与暗,明暗分明的刀刃旋风腾空而舞,极端的纠葛造就出极端的威力。

“阴阳斩!”

安雨可用黑鳞白羽创出的招式,其威力几乎不在“十字破灭杀”之下,难度却有过之无不及。对内力和身体力量都有极高的要求,深厚的内力提气轻身,瞬间腾起,将自己强行挂到半空,用腰腹和背部的力量强行扭动身体,用身体的力量带动刀刃旋转,爆发出比手腕强过几倍的力量。

这一式的劈斩,用的不是握刀的手,而是整个人都在随刀起舞,人刀合一,舞出一场精妙绝伦旷世骇俗。刀是凶器,拿刀的人更是凶器。

埋伏已久的九州府精锐本想雷霆一击,所有人都拔刀而出,从天而降,精确的配合,密集的刀锋下目标绝对插翅难逃。可是默然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手腕不受控制的抖动,他们每一个人都握刀多年,却是第一次发现手中的长刀不受控制。那个黑白分明的圆爆发出难以抗拒的吸力。杀手们手中冷白的刀锋一齐偏转,刀势渐褪,如同双腿簌簌发抖的人惶恐的跪拜。黑鳞白羽,这两把传说中的长刀,黑白分明,是刀中的帝皇,这些精铁打造的刀只能不甘的俯首称臣。

安雨可强行压榨着腰腹和背部的力量,肌肉因为高强度的符合而浮现诡异的酡红,那是一部分血管破裂的征兆。安雨可用集全身之力舞出的“阴阳斩!”,霸道的刀劲形成急速转动的风暴,吸扯着从四面八方来的刀锋。金铁交击的声音铿锵有力,安雨可在一瞬间格挡住了所有刀锋,破了对方蓄谋已久的必杀之阵。

安雨可足尖点在一把被震飞的长刀,强行用力,身形拔地而起,如同扶摇直上的鹞鹰一般冲出了酒楼的房顶,从高空俯视,空空荡荡长街尽收眼底。凌厉的破风声从下方以更迅疾的速度冲上来,狂暴的气流冲击到他的脸上,就仿佛如同挨了一拳般沉痛。安雨可一声冷喝,双臂发狂的舞动,黑白长刀交替着斩出去。

“砰!”

“砰!”

“砰!”

三声闷响,安雨可在一瞬间劈出了三刀。下方的人影分毫不让,回击的力量也是势大力沉。安雨可虎口剧痛,双臂发麻,讶异的望下下方。“四鬼”之一的乌鸦,双拳轰出,竟然以双臂格挡,赤手空拳的接下了安雨可凌厉的三刀。以黑鳞白羽的锋利,别说是两双手臂,就是两根铁棍在面前都能斩断。

“护臂!”安雨可恍然大悟,乌鸦以藏在袖中的护臂出奇制胜。安雨可一时大意轻敌,错失先机,甚至还导致自己受伤。他是手持双刀的“龙”,龙之子的第一任,绝对首领,他本以为天下没有几个人能伤的到他。可是眼前的这个人,仅靠双拳,就击碎了他的自大与狂妄。

不过,乌鸦上冲的身形也被安雨可刀势遏制住,开始慢慢下坠。安雨可在反震之力下受了轻伤,调整身形,想借乌鸦的这股力量逃出重围脱困。安雨可在地宫中酝酿出宫念头的时候,绝对不曾想到有招一人自己会被人算计至此,连全身而退都是问题。

又一道破风声从背后袭来,偷袭的人阴毒的抓住了安雨可刚刚和乌鸦硬拼一记,就算伤势不重,可是也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连续应对两次偷袭。安雨可脸色冰冷的像是陆北万载不化的玄冰,翻身就是劈斩,连续五刀,简单,凌厉,霸道。这一次安雨可不敢在轻敌,每一刀都是用了十二分的力量,五刀宛如浑然天成,一齐劈出,好像猛兽的利爪。

手持长枪的夜叉手腕抖动,长枪如同毒蛇一般在他的双臂中舞动,水银泻地般朝安雨可攻来,劲气勾勒出一朵又一朵杀意凛然的莲花,但很快就被那刀气化作的利爪撕碎。他没有乌鸦那样的好运气,不得已的横过长枪,硬接住安雨可全盛的五刀,夜叉手中乌木的枪柄直接断裂成两截,身体不可遏制的倒飞出去,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安雨可脸色更加苍白,在半空中吐出一口鲜血。连续强行灌注内力,身体高负荷的运转,就算他的内力足够深厚,但毕竟是血肉之躯,不论是肌肉、经脉还是五脏六腑都承受不住这样消耗。

安雨可吐出一口血后没有丝毫迟疑,继续加速朝长街的尽头激射出去,连续逼退乌鸦和夜叉两大高手,他却没有丝毫的庆幸。“四鬼”中至强的二人,还不曾出手,安雨可甚至连他们在哪都不知道。但毋庸置疑的是,两个人绝对不会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离开。

安雨可双脚刚刚落地,双腿迅速发力,整个人像草原上的豹子一般窜了出去,一掠十丈。每一次发力,青石板上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一见如故,安先生为何不告而别?”毛骨悚然的声音如同阴风一般吹来,般若的难听的嗓音钻进了安雨可的耳朵,伴随着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像是女人丧心病狂的哭喊。安雨可身形一滞,面庞扭曲,长街上的青石板尽皆碎裂。无数鬼魂凭空出现阻挡在他面前,凄厉的嚎叫,衣衫破烂,满身血污,长长的指甲撕扯五官不全的脸庞,肌肤寸寸碎裂,露出白花花的骨头。

“音律幻术?”安雨可脸色大变,急冲的身形急刹,如同一块铁钉一样钉在了原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