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八十二章:“千红哭!”

剑霄 苦M瓜 2446 2013-09-01 12:51:08

  夕日欲颓,空寂的城池,长街的尽头,鳞次栉比的楼阁是行色匆匆的路人,对正在上演的扑杀视若无睹。

毛骨悚然的尖啸声刺穿暮光的帷幕,如同一粒石子打碎了平静的湖面。空气中泛起阵阵涟漪,那阴测测的声音转瞬间又像是女子独自凭栏时的低语,红唇掩映,贝齿轻启,满满的都是脉脉温情。

“千红哭!”般若赖以成名的幻音术。

红颜千丈,哭冢成殇!

般若本是传说中鬼怪的名字,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种怨灵,据说是因女人强烈的妒忌怨念形成的恶灵。女子因为无可抑制的妒火而导致生灵出窍,化为厉鬼去害人。

般若自创的“千红哭”,源自快要失传的音律幻术,用音律影响人神智,乱人心神,达到兵不血刃杀人于无形的奇效。“千红哭”的精义在于女子熊熊燃烧的妒火,形成强大的怨念,魅惑人心,轻者神智受创功力大损,重者疯癫如魔拔刀自尽。般若之名由此而来,更是借此在所有九州府高手中位居第二,仅次于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罗瞳。

安雨可一动不动的伫立在长街的中央,身形挺拔,衣袂飞扬的像是一只白鹤。他已经运功封住了自己的听觉,想借此抵御般若无孔不入的音律。但是音律幻术借助空气的震动,就算不通过耳膜,也可以直达人的大脑,起到乱人心神的效果。如果不是如此,幻音术也不会被江湖上的亡命之徒奉若绝学。

安雨可剑眉斜斜的刺了出去,眉梢处满是令人心悸的冷意。眼前满是凄厉嚎叫的怨灵,一会是全身衣衫破碎累累伤痕的人型,一会又如烟如雾般漂浮在半空中。但是她们的脸一直都是黑色,纯粹的漆黑,没有五官,一会毛骨悚然的哭泣,一会含情脉脉的低声呢喃,一会悲痛欲绝的嚎叫,一会兴高采烈的高呼。空空荡荡的长街,默然变得拥挤不堪,因为无数怨灵层层垒叠,围绕着安雨可形成一个又一个圈。

安雨可的视线被这些数不尽的怨灵阻挡,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怨灵垒砌的高墙。除了没有脸的怨灵,他在看不到其他东西,他就这样被困在了幻音术之中,画地为牢,只等他自乱心神。

“我已经小心再小心,却还是中招。”安雨可苦笑着摇摇头,握刀的手却没有一刻的松弛,他低声喃喃自语:“千红哭,领教了。”

其实这也不怪他,修罗、般若、夜叉、乌鸦,任何一个人在江湖上都是血雨腥风中最妖冶的那朵红云,更何况“九州府”历史上第一次的“四鬼”齐出。对方明摆着设好了陷阱,循循引诱,如今只等着收网挥刀,一劳永逸,永绝后患。

幻音术,无形无踪,一切皆是虚幻。可是明知如此,心神不坚者也会不自觉的沉溺于幻境,受到术者的诱导自行了断,或者是在幻境中被术者悄无声息的靠近,一剑封喉。

安雨可在连连逼退夜叉和乌鸦两大高手后,踏入了一旁埋伏许久的般若为他精心准备的陷阱。

再凶猛的野兽,也会忌惮猎人设下的陷阱。更何况陷阱一连三个,环环相扣,避无可避。

安雨可冷眼看着那些凄厉的怨灵在他面前张牙舞爪,心神强大坚定如他,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些不过障眼法而已。可是那些凄厉的嚎叫没有通过他的耳朵,而是直接在他的脑海里回响,像一只只蝙蝠,钻进了他的脑子里,横冲直闯,亮出尖细的牙齿啃食他每一根神经。安雨可如今能做的,也不过是握紧手中的长刀,牢牢的握住,竭力克制着源自脑海深处的颤栗。

面前无数凄厉的怨灵一次又一次扑击到他的面前,然后又从他的身体穿过,再从另外一个方向冲击过来,如同潮水坚持不懈拍打着沉默的礁石。此时的安雨可正是如同那海岸边岁月侵蚀的礁石,一动不动,坚忍不拔。

突然,一群怨灵又如同先前一样冲击到他面前,烟雾缭绕一般的虚幻的身体中带着星星点点的寒芒。安雨可心中警兆大起,本能向右翻滚,长刀警惕的扬起刀锋,可是他的左臂已经被撕裂,肌肉翻卷,伤可见骨,神经末梢传来火焰一般灼烧的痛觉。安雨可对肩上巨大的伤口看都不看一眼,双眼环视四周,露出狮子一眼的凶狠。般若借助“千红哭”隐匿身形,将自己和刀锋藏在怨灵身后,他一直在旁虎视眈眈,寻找时机发动突袭。

又是一群怨灵潮水般袭来,阴风恻恻,不寒而栗。安雨可舞动长刀,直接迎了上去,却扑了个空,刀锋划过那些虚幻的怨灵却直直穿过,如同抽刀断水,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拦。安雨可愣了愣,继续警惕四周,脸色严峻。老奸巨猾的般若,看到安雨可严阵以待便放弃了进攻的势头,如同猫捉耗子一般戏耍。安雨可在明,他在暗,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安雨可不可能长时间的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般若却在一旁以逸待劳。一旦安雨可有丝毫的放松,般若就有机会一击毙敌。

安雨可的嘴角溢出一丝冷笑:“红颜千丈,哭冢成殇。千红哭别这么无趣才好!”

他无从分辨时间的推移,在幻境中时间的流逝由术者而定,幻境中数载,可能事实上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不过持续时间越长,对术者的消耗越大,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维持幻境的消耗不容小觑,再厉害的术者也承受不起长时间的消耗。

这是一场拉锯战,比的不是谁更快更狠,比的是谁的心神更坚定,谁更有耐心,谁更能坚持到最后。这对双方的心神,都是一场考量。

安雨可挥舞长刀严阵以待,每一次成群的怨灵袭来,他就舞动长刀将其绞碎。般若的刀并不十分凌厉,否则也不需要借助幻音术这样的旁门左道。也有几次般若意图偷袭,可是都被安雨可一一挡下。般若一击不中立刻隐匿,根本不给安雨可发现他的时间。双方就这样此消彼长的消耗,清越的刀鸣在无数怨灵的嚎哭中显得如此羸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般飘无定所。

蓦然,满街的怨灵呼啸着汇聚在一起,层层叠叠如同一堵灰色的高墙,这一次攻势浩大,胜过了先前所有的试探。看来般若耐心耗尽,要使出最后的杀招。

“哦?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安雨可横握双刀,气势澎拜而出,那无尽的怨灵似乎都面露惧色,逡巡着不敢上前。一声断喝从前方传来,一个恐怖的般若的虚影形成,张开血盆大口,头顶两个巨大的犄角闪烁妖异的血光。

“千红哭奥义,万鬼齐哭!”

所以的怨灵嚎叫着冲向着安雨可,长长的指甲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撕扯,嘴巴却张开匪夷所思的弧度,朝着安雨可撕咬。安雨可冷笑一声,纵身一跃,刀光如练,一个又一个怨灵在刀光中破碎,却有更多的怨灵补上,密密麻麻如同觅食的蝗虫。

安雨可沉浸在刀光中,双刀舞动,虎虎生风,却不曾发现,一个身体近乎透明的怨灵从身后渐渐逼至,十指骇人的长指甲如同刀锋一般冷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