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九十章:孤身犯险

剑霄 苦M瓜 2086 2013-09-01 12:51:08

  以百里炎的眼里,自然能够看出李巍之是不出世的将才。可是他也知道这样的人心高气傲,甘心蛰伏东海小城五年韬光养晦,必然有旁人看不透的意味。从李巍之的桀骜不驯的眼神中,百里炎看得出,他服气的是自己的三弟百里恩,而不是他这个百里氏名义上的嫡长子。

李巍之说的对,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一将功成万骨枯,日后他若要争霸天下,屠尸百万,流血千里,都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更何况此时百里城内区区百条人命。只要百里炎和百里恩两个人还在,那百里氏的血脉就不曾断绝。待他君临天下,百里氏的姓氏照样可以延续千秋万代!

可是百里炎在心里自嘲的想,那些人千方百计要把他推上高位的人有没有想过,作为始作俑者的他会作何感想?百里炎自幼就被严格的按照家主继承人的要求来培养。刀术战法、文韬武略,无一不要精通。年幼时稚嫩的肩膀就已经压上了家族的重担。在那些浑身疼痛的夜里,只有百里恩的叶笛可以催他入眠。后来更是为了家族的存亡而被当做人质送往帝都,名义上是去帝都求学,实际上是沦为阶下之囚。

百里炎是一个没有童年的人,在家族的期许与严苛中度过了幼年,在帝都的胆战心惊中度过了少年,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是为了别人而活。他生于这个江湖,江湖里的少年,还未出生就已经苍老!

百里恩在十年后的重逢对他说:“大哥,你生来就是百里氏的主人。在东海这片土地上,你才是真正的主宰!”

或许,在这个宛如女子的弟弟眼中,哥哥总是万能的吧!

如今,百里炎已是而立之年,本应该大展宏图继承诸侯之位,却不想又横生枝节,百里氏面临着夺嫡的局面。这次不管谁胜谁负,百里氏都必将元气大伤!

李巍之冷硬的声音打断了百里炎纷飞的思绪:“属下再请少主三思!两军对垒,从未有主帅孤身犯险之说!”

百里炎的眉峰如同叠起的峰峦,棱廓分明脸上阴晴不定,良久,沉声道:“李将军,我知道你是不出世的将才!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屈才在此,但想来也是我三弟的功劳!”

李巍之微微低头,嘴角抿起锋利的弧度,并不说话,形同默认。

百里炎的眼神中像是未开的混沌,满是深邃与怅惘,喟然长叹:“我在王域帝都被软禁了十年,我三弟就在这东海苦等了我十年!从小,我的父亲,家族里的宗老就日日夜夜训诫我,振兴百里氏。因为我是嫡长子,这是与生俱来的责任!所以阿恩他心甘情愿的为我做了这么多,建立了足以和九州府抗衡的力量,训练出了这精锐的三百黑炎甲,招揽将军这样的将才,几乎已经铺平的继承家主的道路!如今的确只差这一步,只要今夜拿下百里城,我就是新的百里公爵!”

这一番话说的气势雄厚,热血磅礴。就连冷厉的李巍之也不禁动容。良臣择主而事,他是个军人,一生的梦想无外乎就是求一明主,建功立业,然后马革裹尸!

百里炎的语调渐渐平复,声音低缓:“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被你们推着向前的我,是否愿意?”百里炎遥望夕阳中的百里城,那是他自小长大熟悉的城:“那城里,有我的父亲,长辈,和现在篡位的二弟!”

二弟?是的,就算那个人犯下天大的罪过,背叛了整个家族。可他仍旧流着百里氏的血,他们仍是手足!

百里炎冷笑一声,摇头自嘲:“手足相残,弑父篡位?也许我真的不是做大事的料!”说罢,纵身一跃下楼,直直的向百里城方向走去。

李巍之愣了一下,也跟着跳下小楼,这样的高度,对于两人的功力都不是难事。李巍之轰然下跪惊呼:“少主三思啊!”

百里炎头也不回的说:“将军不必担心,我没那么容易死!何况,我相信他们!”脚步越发沉稳,孤身犯险,义无反顾。

尚自单膝跪地的李巍之愣愣的看着百里炎离去,那个雄伟的背影被夕阳拉的很长,绚丽的光芒晕染下显得那么不真实。

李巍之蓦然发现,他也不曾看透过眼前这个人,如果给他机会,他也会成为一代霸主吧!

只是,李巍之情不自禁的把目光投向脚下的土地,心中喃喃,他相信你们,你们可以为他争取到这个机会吗?

……..

正在百里炎义无反顾的孤身犯险的同时,百里城内也是风云莫测。

在一处狭窄的小街,一处偏僻的商铺,做生意的人通常善于察言观色,看到城里势头不对,早就锁了铺子,举家迁到乡下避一避风头。

此时的商铺,木门虚掩着,门上的那把黄铜锁当中折断,断口光滑如镜,明显是利器斩断。

日已西斜,大部分的阳光被墙壁阻隔。这个偏僻的铺子显得幽暗而清冷,里面一个青年席地而坐,修长的身躯像是茂林里的修竹,俊逸而挺拔,赫然是刚刚突破了“九州府”四鬼封锁而逃出生天的安雨可。或者说,是原雪河。

原雪河盘膝而坐,病态的脸上满是如同酒色过度的苍白。突然,原雪河觉得真气上用,以手掩口,剧烈的咳嗽,像是要将整个肺都咳出来一样,修长的身躯在一瞬间摇摇欲坠。

咳了良久,原雪河低头看过去,掌中有着如同腊梅般的猩红,美艳的不可方物。原雪河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现在的身体…….你不应该再动用秘法!”暗影里面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作为深宫中的少帝,“龙之子”的首领和“黑鳞白羽”的主人,原雪河有许多个称呼,比如陛下、“龙”、安雨可,但是极少有人可以直言不讳的称呼“你”。

原雪河抹去掌中的血迹,继续闭目调息,淡淡的回答:“那个般若不好对付。”

角落的影子有片刻的沉默,原雪河如今不过二十岁,可是有着惊天的修为,功力深不可测,甚至以一人之力破了“九州府”“四鬼”的合围。但是代价,也是极重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