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八十九章:日暮

剑霄 苦M瓜 2176 2013-09-01 12:51:08

  第八十九章:日暮

青铜门缓慢却坚定的一点点开启,门板间的缝隙慢慢扩大,像是一只倒竖的瞳孔,吞吐清幽的光芒。时间在这一眼间凝固,一瞬的凝视,化作永恒。

呼啸的风从门板间的缝隙席卷而出。云翳觉得手中的雪姬一下子就空了,像是被看不见的丝线扯歪。云翳暗叫了一声不好,没有赖以生存的雪姬,顿时全身上下都是破绽。可是奇怪的是,无孔不入的镰铀并没有趁这个空荡撕扯他的血肉。

相反的,所有的镰铀似乎都被定格,渺小的身体悬空凝固,任由粘着薄膜的翼如何奋力挥舞,都无法前进分毫。那些镰铀流淌着暗金色的眼眸,牢牢锁定在三个伤痕累累的人身上,那样深沉的颜色慢慢的都是渴望和不甘。不论镰铀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那无形的力量。“吱吱”各种不甘的咆哮被呼啸的气流撕碎。

成群的镰铀就在眼前被定住,近在咫尺的威胁一下子被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一旁白衣如雪百里恩也满是疑惑的看向那扇缓缓打开的大门,零碎的白衣在风中鼓荡,宛如修长的柳条,蘸血如画的折扇在空中片刻的迟滞。云翳和林肃脸上戒备的神色却没有丝毫放松,可是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刀剑。消耗殆尽的体力和颤抖的双手甚至都不足以承受血积刀柄的重量。

传说中的妖魔在他们的眼前的咆哮,锋利的獠牙和利爪近在咫尺,可是他们有种劫后余生的释怀。

缝隙中清冷的微光不断的在扩大,呼啸的风力在不断的加强,两侧墙壁的土层不断的被剥落。那些黑暗中嗜血的妖魔再无法抗拒来自门后的力量,那种力量甚至可以压过传说中的妖魔,让人不得不敬畏。门后的光芒,代表了另一个云翳他们无法理解的世界,以及无法理解的力量。

镰铀还在空中徒劳的挣扎,可是却再也品尝不了近在咫尺的血肉。带着无法满足的饥渴,镰铀被越来越强的风力吹的倒飞出去,吸进了黑暗深处的漩涡。一如它们出现时一样突然。

云翳看着所有的镰铀被狂风掠夺而去,脑海深处的眩晕一次又一次冲击他仅有的神智。云翳本就在苦苦支撑,巨大的消耗让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手腕一软,雪白的雪姬跌落尘土,若有若无的蔚蓝光晕渐渐消散,只剩下寒霜般剑身还有点点微光。

云翳的视线慢慢模糊,阴白色的瞳孔缓缓闭合。晕倒之前,云翳只觉得一个坚实的臂膀托起了自己全身的重量,面前的青铜门渐渐爆发出愈发刺目的光芒…….

当地底三人终于经过艰苦的血战打开了通往地道深处的大门时,百里氏的少主百里炎,独倚危楼,凭栏远眺。天边那一抹玫瑰色的红晕渲染了漫天的红霞,此时的天空如同王域帝都里的壁画一般壮观。

百里炎手里仍然拿着那一封翻来覆去看过多变的书信,百里氏家传的“五蠹”火漆是那么耀眼,耀眼的刺痛他的双眸。

百里炎刚毅的脸上倏然流露出不忍的神色,弑父杀兄,次子夺嫡,为了权力和欲望,二弟,你真的要如此吗?

日暮降临,晚霞像是大戏前的幕布,华丽不可方物。约定的时刻也在不停的逼近,百里扬以百里氏全族的性命要挟他日暮孤身赴会。百里炎自己也知道,既然百里扬已经篡夺了百里氏的宫殿,就更加不会顾惜手足之情。百里炎这一去,必定是九死一生的局面,野心勃勃的二弟,虎视眈眈的“九州府”精英,每一个都恨不得除他而后快!

可是百里炎必须去,他才是嫡长子,东海百里氏的家主继承人。自小就被宗族内长辈灌输了无数家族的观念。事事都以家族为先,就算权柄在握的家主,也只是百里氏的一员。在家族的利益面前,任何人,任何事情都必须做出牺牲。

现在是百里氏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要有一个人站出来,那么必定是嫡长子的百里炎!

楼下是枕戈以待的三百黑炎甲,那些细密的冷锻鱼鳞钢在橘红色的日光照射下,反射出绚丽的光芒。这些人都是李巍之耗费了五年时间训练出来的精锐,准备了举世无双的防具——冷锻鱼鳞甲。就算王域帝都,原始皇宫的殿前侍卫也不过如此吧!可是这三百铁甲,真的敌得过守城的一万守备军吗?

身后按刀而立的李巍之仰望天空,玫瑰色的晚霞将他笔挺的身躯变得柔和,却抹不掉脸庞上的冷硬。

自从云翳、林肃和百里恩进入了密道,百里炎就一直在此凭栏而望,眼神中满是怅惘。古人说,独自莫凭栏。军旅世家出生的李巍之向来觉得那是文人骚客的消遣,配不上他们这些手握刀剑的人。手中握着刀,才能握住自己的生死。李巍之甘心在东海的一个小城蛰伏五年,一个是看准天下即将打乱,还有一个便是为百里恩的人格所折服。这个以文章而闻名天下的百里氏三公子,相貌俊美更胜女子,可是武功高深莫测,纵横捭阖间的豪情几乎可以媲美李巍之所知的任何一位天下名将。百里恩对他有知遇之恩,亲手将手上的三百冷锻鱼鳞钢托付给他,要他训练出冠绝天下的虎狼之师。

李巍之也的确不负所托,五年时间,终于有了现在的家底。可是这神秘莫测的百里氏三公子似乎并不在乎名利,苦等十年,所做的一切努力,似乎都是为百里炎铺平道路。他终究是次子,难道他要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辅佐百里氏这个名义上的嫡长子吗?

虽然心中有所低估,李巍之嘴上却不敢过多非议。李巍之尝试了很多次,最后终于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属下以为,少主不宜孤身犯险!三军不可夺帅!少主此次去凶多吉少,如果留在军中,我们还有反.攻之力!”

百里炎面色沉静,丝毫不为所动:“我若不去,百里氏的上下老小估计会被九州府屠戮殆尽!”

李巍之脸上闪过一抹狠厉,不卑不亢的答道:“属下以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少主还在,百里氏的血脉就不曾断绝!”

百里炎的脸色突然就变了,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李巍之,声音中有隐隐的咆哮:“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全家上下被杀而无动于衷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