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九十六章:双剑相鸣(下)

剑霄 苦M瓜 2345 2013-09-01 12:51:08

  云翳的身上形成奇异的循环,背上的雪姬和左臂上的云影成为了两个喷吐剑气的心脏,不断的释放出各自的剑气,在吸收云翳丹田中满溢的冰清诀功力。三者相连,生生不息,循环不止。云翳整个人此时通透的如同一块玉珏一般,光晕流转,如霜雪白、炫目的亮蓝和淡淡的天青色在全身萦绕,整个人显得如梦如幻,衬托的他如同天上谪仙一般出尘绝世。

一旁的百里恩不由的看的呆了,以诗文闻名于世的百里氏三公子,自小就有让女子也黯然失色的美貌,俊逸绝美的五官几乎可以媲美帝都最华贵的公卿女眷。可是此时,百里恩在这个不大的孩子面前居然有一种自惭形秽的错觉。世有桃花,美人何处,美人再美,不过是陌上的花,终究是凡间的美,无法和翩翩云端上的来客相比。

云翳保持这样的循环很久,气息渐渐平稳,眼睑上的睫毛渐渐开始微微颤动。剑气渐渐透体而出,在他的身边掀起一个个漩涡。一时间地宫中暗流涌动,飞沙走石,像是绝世的兵器即将出世,天地异象。

似乎是受到了云翳身上剑气涌动的影响,那一团闪耀的金光也开始如同篝火般微微抖动,招摇的火舌如同水中的青草一般柔美,藤蔓般的攀附林肃的身体,金光闪烁,明灭可见。林肃的身体也开始轻微的颤动。黄金台开启的刹那,同时陷入昏迷的两人,此时却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同时有了复苏的征兆。就像两把利剑,剑气交错,啸声和鸣。

剑气肆虐的风暴以云翳为中心急速旋转。劲风如同利刃一般呼啸着冲向了百里恩,百里恩脸色不禁变了变,足尖连点带起一道道幻影,迅速躲过了几道锋锐的剑气。以他的功力和身法,这样的剑气自然对他够不出威胁,可是剑气的锋锐还是让百里恩吸了口冷气。

云翳和林肃两人继续入定,一个灵动如云,一个沉稳如山,两人的气势你追我赶之间节节攀升。

突然,地宫里所有的空气都如同砂砾一般不安的躁动起来。百里恩觉得空气中那些粗糙的砂砾不停的在摩擦着他裸漏在外的皮肤,又似乎有一万只蜜蜂在嗡鸣,不断的冲击着他的耳膜。疼痛,耳鸣,各种难受的感觉迫使着百里恩不得不盘膝坐下,运转功力抵御全身。

蓦然,云翳静静的睁开了阴白色的瞳孔,面容沉静,双目微凝,并没有如何惊天动地的异象。肆虐的风暴,暴动的砂砾,嗡鸣的蜂群,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先前锋锐的剑气,一瞬间都隐没入了云翳的体内。雪姬和云影一齐沉寂,收敛光芒,好似一种臣服。

“圆融如意,收发由心!”百里恩低声沉吟,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云翳晋级了不止一个层次,如果说先前对云翳的评价是惊异于云翳对剑的理解和惊人的天赋,那时的云翳只是渐渐摸到了剑术的边缘,还在一流高手的边缘徘徊,功力甚至不如重伤未愈的付雪晴。可是现在,云翳在地宫中原地突破,已经成为了一个足以让百里恩正视的对手,真正步入了剑术的道路。

最令百里恩惊异的是云翳自然散发的气质,这个不大的孩子,并不是他仗剑而立时的锋锐。这是一个安静的孩子,安静的好像消失了一样。看着他阴白色的瞳孔,那一点若有若无的阴翳如同雾气一般缭绕,百里恩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时间静止,一眼倾心,此生不转。

云翳捏紧了左袖中的云影,那种经过精致打磨抛光的皮革,微凉而温润,就像是把手伸进了一盆凉水中一般。“谢谢你,云影。”云翳喃喃的说:“第三重了!”

在那团金光乍起的时候,云翳清晰的感觉到是云影突然涌动的剑气帮助他冲击体内“冰清诀”的瓶颈。一般功力刚刚入门的时候,修习的速度都会比较可观。可是“冰清诀”却不是这样,受制于体内羸弱的经脉,为了达到第一重的入门,云翳足足用了十年时间,于是才在偏僻的山谷里发现了重伤的付雪晴。短短几日后,在玉剑山庄的比武大会上几经生死,爆发出了非凡的潜力,最后在庄主玉辛轩的帮助下突破了第二重。如今,离他下山也不过两个月时间,虽然也经过了几次生死间的考量,功力一直稳步进步,但是离突破还是有一段距离。

这一次能够顺利突破到了第三重,一个是受到地宫中那团闪耀金光的影响,一个是来自云影的帮助,二者引动了他体内的“冰清诀”功力和雪姬自身的剑气,最终助他突破!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既然我“冰清诀”已经达到了第三层,去王域帝都找那个人也会更有把握。这乱世中也多一份自保的力量。

云翳很快回过神,脸色仍然是有些营养不良的苍白,不过双目璀璨,那一抹阴白也熠熠生辉。云翳看到不远处仍被金光笼罩的林肃,如画的眉毛默然跳了跳,在一声长啸中,背上雪姬好像有灵性般一跃而出,森严的寒气迅速封锁了地宫,一记劈斩如同长虹贯日一般惊现。

百里恩在云翳剑气涌动时立马一会,折扇婉转,钢骨铮然刺出,身形激射出去。凭借更为深厚的功力和对时机精准的拿捏,百里恩的动作丝毫不比云翳慢。

“轰!”在两人全力合击之下,那一团金光终于无力抵抗,偏偏碎裂,斑斓的光点如同坠落的星辰,四散飞扬。林肃身上的金光逐渐融入他的身体,小麦色的皮肤满是明亮的光泽,散发着健康阳光的气息。

“喝!”蓦然一声大喝,凝重的气势山呼海啸般袭来,不同于云翳的风轻云淡,林肃突破之后的气势满是刚猛霸道,像是在山中奔驰而下的猛虎,引颈长啸,怒吼声震得苍穹也为之颤栗,掀起无数沉重的如同铁板般的劲风,飞沙走石。

百里恩暗自皱眉,两相比较,云翳和林肃的功力同型不同质,就好像苍狗海鸥的流云和壁立千仞的山岗,孰优孰劣,真的很难判定!

云翳淡淡的笑笑:“你突破了?”

林肃咧嘴一笑,一口白牙明明晃晃:“你不也是!”说着偏转向先前那团金光的中心,目光灼灼。那是一把兽牙形状的短刀,悬浮在空中却不平静,仅仅是看了一眼,林肃就觉得浑身汗毛颤栗。

二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把刀形如兽齿,古朴大气,并不长,却有种洪荒中的沧桑气息,如同扑面而来的尘埃,让人呼吸一滞。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把兽齿形状的刀是如何的桀骜不驯,就像是刀身封印了一个灵魂,在百年的黑暗中变得暴躁,迫不及待的宣泄着自己倾世的怒火!

“貘?”百里恩一声惊呼:“第一代百里家主的佩刀!怎么会在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