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剑霄

第九十三章:血河之宝(下)

剑霄 苦M瓜 2318 2013-09-01 12:51:08

  林肃保持着仰望穹顶的姿势良久,就像是雏鹰在细碎的蛋壳中第一次眺望天空,铁铸的苍穹在褐色的眼眸中有着血与火的味道。

在林肃长大的陆北,在那片苦寒的的土地上空和漫天的风雪中,翱翔着天下其他地方不曾有的巨鹰。陆北的巨鹰天下最威武的鸟类,是天空中的霸主,是鸟中的帝皇。巨大的翅膀伸展开足有好几丈的长度,成年的巨鹰甚至可以从高空中俯冲下来叼走牧民的牛羊,用刀锋般的利爪和鹰椽撕碎豺狼虎豹。巨鹰在雪峰山的千仞绝壁上筑巢,即便是刚出生的鹰,也不得不面对人类无法忍受的严寒与风雪,只有这样它们才能长出钢铁一般的羽翼,翱翔九天。

巨鹰被陆北人奉若神明,掌管着天空和风,守卫着绵延万里的雪峰山脉。每当陆北的孩子扬起天真烂漫的脸孔仰望天空,都会问自己的父母双亲或是爷爷奶奶,高空中那一个小小的黑点是什么?长辈们则会满脸肃穆的告诉孩子,那是陆北人的神明,来自天阙的使者。

每一个陆北的孩子,都梦想着成为巨鹰那样可以翱翔九天的英雄。陆北以巨鹰为神,即便如今,世代镇守陆北的诸侯吕氏的战旗上,仍绣着鹰击长空的图腾。一代又一代在陆北的严寒中长大的孩子,听着众人哼唱的陆北的国风,顶着风雪与亲人告别,从此闯荡天下,立志成为一只可以翱翔天下的巨鹰!

只是,年复一年,陆北苦寒依旧,风雪不息。每年的春季,新孵化的雏鹰在成年巨鹰的引领下学习腾空和滑翔。老的飞不动的鹰会从雪峰山最高的山峰跃下,用最后一次飞翔结束自己的生命,而灵魂则会被呼啸的山风托起,直到升上天国。年幼的鹰会取代他们的地位,接过世世代代的责任,继续守护冰雪覆盖的山脉。

天道往复,循环不止。离家的孩子却鲜有再踏上故土,更多的人在漂泊中终老,带着异乡人的称号,倒在了追逐梦想的路上。唯有耳畔的那首陆北国风,轻轻哼唱,高亢有力,徐徐不灭。

“为卿采莲兮涉水,为卿夺旗兮长战,为卿遥望兮辞宫阙,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等他们回家的时候,所有的亲人们都会站在路口迎接他们,就算老的牙都掉了,也会哼着这首歌为他接风洗尘。

可是那些人回不去,他们永远都看不到那样的景象。就像家中的亲人在歌声中青丝变白发,也等不回那个孤独落寞的身影。

林肃的手因为全神贯注而渐渐滑落,突兀的指节落在了黄金台上,神经末端微弱的触感,却将他从那遥远的沉思中拉回来。

“恩?”林肃惊异的回过神来,褐色的眼眸中光芒吞吐不定。

不对,我怎么走神了?林肃望向四周,云翳和百里恩还在一寸寸的搜寻线索。林肃伸手触摸自己的眼角,有晶莹温热的东西缓缓流下,少年稍有轮廓的脸庞一下子覆满心酸和惆怅。

林肃强行压下心中思乡的酸楚,微微叹息,一瞬间的恍惚,却像是一世那么久远。那铁铸的苍穹上,似乎真的有一双眼看着他一举一动。想起当初负气出走的时候,再如何嘴硬,心中还是会有不舍的吧!

林肃叹了口气,手无意间按到了黄金台上,想要借力起身。在林肃站起身的同时,腰间的佩刀撞上金光闪耀的黄金台,发出一声不同寻常的脆鸣,声音清冽,细碎如同琴弦。

林肃的脸色刹那间凝固了,心中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黄金台的不寻常。林肃微微蜷曲手指,用指节微微敲击黄金台,用力均匀而有节奏。黄金台如同有灵性一般回应着他,声音如同应银瓶碎裂,流水四溢,婉转悦耳。

林肃霍然站起身,朝云翳和百里恩挥手高喊:“你们来看,这个黄金台好像是空的!”

云翳抬起头,愣愣的看了他一下,阴白色的瞳孔里有片刻的迟滞,似乎没有理解林肃的意思。百里恩却已经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黄金台上,耳朵紧贴着那闪耀的金光,手指有节奏的敲击。

一阵过后,百里恩欣喜的抬起头:“恩对!这黄金台居然是空的!”

林肃裂开嘴大笑,露出满嘴白牙差点笑岔了气:“我就说嘛!天下上哪找这么大一块金子!”

云翳淡淡发问:“即便我们知道它是空的,可也不知道如何打开。”

百里恩不假思索的回答:“既然是空的就一定办法,地宫的建造肯定也是为了后人打开,让百里氏历代保守的秘密重见天日,否则先祖们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林肃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声音中有种欠欠的意味:“那等你启动了机关,这块金子就没用了吧!不如给我怎么样,放着不也是浪费么!”

百里恩微笑着回答他,饶有兴趣的扬起嘴角:“我们三人合力走到现在,地宫里的东西林兄弟大可予取予求,只不过林兄弟可曾想好怎么这个大家伙弄出去?地道可不好走!”

林肃想到这脸色忽的就黯淡,有些闷闷不乐的哼了哼。

云翳淡淡的说:“还是抓紧时间吧,我们时间并不多。”

百里恩点点头,快步登上黄金台。黄金台有九层,层层累叠,像是金字塔的形状。每上一层都在以下一层为底座,越往上面积越小。

登上顶端的百里恩眼神一亮,声音中按捺不住的欣喜:“有了!果然有玄机!”

云翳和林肃在好奇心的趋势下也快步登上顶端,发现黄金台的顶端只有一方桌面大小,但是上面却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马蹄菊。菊瓣金黄,用黄金为底再合适不过。那朵马蹄菊金光灿灿,雍容华贵,竟然与先前百里恩小楼中那副风华绝代的金线制成的马蹄菊刺绣有异曲同工之妙。

百里恩低声喃喃:“我百里氏以墨色马蹄菊为家徽,可是我自小在百里氏长大却不知为何?这地宫中的以黄金雕刻成的马蹄菊一定有深意!”说着,百里恩将整个手掌缓缓按在了那风华绝代的马蹄菊中央花蕾上,气沉丹田,微微用力。

“咔嚓”一声机括的暗响,雕刻着马蹄菊的那块黄金整个陷下去,某处的机关被引动,马蹄菊轮廓上的金线开始融化,原先的图案不复存在,细密的线条如同小鱼一般游动,组成了四个篆体古字

“血河之宝”

然后再三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黄金台的四面开始缓缓分离,唯独最顶上的一层在耀眼的金光中悬浮。三人身形闪烁,伫立在一旁空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么一大块金子自己分裂开来。中间被一团刺目的金光包裹,什么也看不到。

头顶上,青铜浇筑的苍穹也在悄无声息的移位,宛如一幅铁灰与铜锈汇成的画卷,血与火的味道渐渐浓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